第一百九十六章 神火重塑

一个接一个的金色符文融入雪丹内,雪丹本身的狂暴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小了,但它的体积却开始逐渐变大。 www.daocaorenshuwu.com

刚出现的时候,它有樱儿拳头大小,而此时却逐渐变成了苹果大小,再逐渐扩张到西瓜大小,原本规则的圆形也开始变得不规则起来,似乎里面有东西在蠕动着似的。 稻草人书屋

伊莱克斯脸上始终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但他的身体却是变得越来越虚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雪丹则渐渐演化成为了奇异的一幕,能够看到,金色透明的薄膜内,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如果仔细看去,那竟然像是一个人类的胎儿似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雨浩,血!”伊莱克斯沉声喝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霍雨浩双眸大睁,一口鲜血猛然从口中喷吐而出,正好落在那雪丹胚胎之上。顿时,原本胚胎内还有些狂躁的能量骤然变得平稳下来。化为一团金光缓缓朝着霍雨浩的方向飞去。在伊莱克斯的示意下,两大宗主放开了对它的限制。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最后一个金色符文也终于从伊莱克斯手中飞出,准确的落在那吸收了霍雨浩血液却渐渐变成乳白色的雪丹之上。金光一闪,那雪丹缓缓漂浮在霍雨浩面前。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伊莱克斯手中法杖化为一道金光脱手飞出,直接命中在霍雨浩那一直开启着的命运之眼上,一个小小的金色漩涡顿时出现在那命运之眼中,金光外扩,轻而易举的将那雪丹胚胎笼罩在内。光芒一闪,雪丹消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师。”霍雨浩身体一震,七窍中同时有血液渗出,脸色更是一片苍白。在刚才整个过程之中,他一直都承受着庞大能量的冲击。此时一切结束,伤势自然也就爆发出来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伊莱克斯微微一笑,道:“虽然我的神识碎片中并不能储存我过去所有的记忆,但我却依旧知道,你并不是我唯一的弟子。但是,你很优秀,我对你也很满意。记住,以后做事,不可偏激。心正则人正,无论什么样的力量,在心正之人手中用出,都只会是正确的用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师,您快回来啊!”霍雨浩急切的呼唤着,想要去够伊莱克斯,可却一下从寒冰玉髓床上摔了下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伊莱克斯轻叹一声,“痴儿啊痴儿,难道老夫白教授你一场么?难道你感觉不到,我是用什么力量才能帮助雪帝重生,重回胚胎的么?可惜,她没有了本体,不然的话,说不定会给她一份真正的重生。就像我之前说过的那样,我也不知道这么做之后她将会变成什么样子,会失去什么、又会得到什么。但至少你们安全了。雪帝也会和你有着密切的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师。”泪水从霍雨浩眼中狂涌,尽管此时的他五内如焚,七窍之中更是不断有血液流淌而出,但他却依旧艰难的向伊莱克斯爬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霍雨浩当然知道伊莱克斯动用了怎样的力量,那两点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的金色火焰,乃是伊莱克斯的神识之火啊!而作为燃料的,就是他的那块神识碎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死灵圣法神、亡灵天灾伊莱克斯,用自己最后的神识救了他们。而在做这些之前,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稻草人书屋

伊莱克斯微微一笑,道:“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能走到那一步,以这个世界可以真正有神存在的条件。说不定,你还会在别的地方找到我的神识碎片,或者是利用我们之间微妙的联系,还原我的神识之火。老师等着那一天。不要难过,对于我来说,早已不是第一次死亡了。死有什么可怕的,我们不是刚刚完成了创造,并且创造了一个新形态的生命体么?我很高兴。两位,麻烦你们帮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后一句话是对两位宗主说的,大宗主一抬手,将霍雨浩从地上抓了起来,也未见他如何动作,霍雨浩眼前一黑,就陷入了昏迷之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神的力量,你刚才使用的,是神的力量?”二宗主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此时,这个房间之中一切都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有那寒冰玉髓床失去了原本的寒意。变成了一块真正的石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伊莱克斯轻轻点了点头,“在你们身上,我也同样感受到了神的气息。还有那份浩然正气。我没有时间再多说什么了。请二位相信我的眼光,我这个徒弟心地善良、至情至性。必为良配。二位就不要过多的难为他了。帮我多多安慰他吧。或者,你们可以从你们的角度去告诉他,如何才能让我‘复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说到这里,伊莱克斯淡然一笑,缓缓漂浮到窗前,苍老的眸光凝望向远方,昊天峰周围的云海,在失去了先前那恐怖气息的冲击之后正在缓慢的恢复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着这瑰丽的景色,死灵圣法神、亡灵天灾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注视这个世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房间内很安静,所有的一切都归于了正常,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什么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