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黑白双圣龙(中)

“叶夕水在临走之时,留给穆老的,是一个怨毒的眼神。而自那之后,穆老也是心中郁结。他不明白,为什么叶夕水会变成这样,不但自己成为了邪魂师,还和一群邪魂师混在一起。而师祖受了重伤,也导致穆老对叶夕水的最后一丝幻想彻底破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穆老一直陪伴着师祖,直到师祖伤势康复之后。他就迫不及待的去寻找龙逍遥,他要向龙逍遥问个清楚,为什么自己将叶夕水让给他,叶夕水却会变成这样。当时,穆老心中是满怀怒气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穆老找到龙逍遥的时候,压制已久的怒火终于爆发,没等龙逍遥解释,就已经发动了攻击。黑白双圣龙大战一场,最终双方修为依旧在伯仲之间。穆老虽然略胜一丝,但差距终究太小。念在兄弟之情的份上,穆老最终留了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伤疲之后,穆老才和龙逍遥聊起了这十年别情,两人这才吃惊的发现,十年前他们竟然做出了同样的决定。穆老也突然明白为什么叶夕水会跑到史莱克学院去挑战他。他们都很了解叶夕水的性格,内心之中顿时对叶夕水充满了愧疚。可是,因为叶夕水的原因,师祖受了重伤,虽然伤势好了,但也留下了病根,想要痊愈几乎已经是不可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穆老和龙逍遥在仔细商量之后,决定去寻找叶夕水,无论以后如何,总要将事情解释清楚才行。于是,黑白双圣龙再现大陆,那时候他们都已经是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凭借着强大的实力和武魂,一时间名声鹊起,双圣龙的称号也是在那时候才确立的。才有了他们各自的封号。龙神斗罗穆恩,龙皇斗罗龙逍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听穆老说到这里仿佛有种回到了过去的感觉,他完全能够想象,两位年仅三十几岁的封号斗罗,在大陆上将刮起怎样一场旋风。什么时候,我也能成为封号斗罗啊!那几乎是所有魂师共同的梦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声叹息将霍雨浩从遐想中拉了回来,玄老眼中流露着几分怅然,“他们在大陆上寻找数年,终于找到了叶夕水。当他们再见叶夕水时,几乎有些不认识她了。这位曾经英姿勃发的巾帼魂师,竟然已是头发灰白,才不过三十多岁的她,却如四、五十岁的妇女一般。不但面容枯槁,更是全身都充满了凌厉的邪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师祖当年的担忧成为了现实,叶夕水的实力远远超出了穆老和龙逍遥的判断。再见他们二人,叶夕水不由分说,立刻向他们发起了全力攻击。震惊大陆的双圣龙在她那一身邪魂师能力的攻击下,竟是节节败退,合二人之力居然都有些力所不补。他们骇然发现,叶夕水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超级斗罗的层次。试想,超级斗罗层次的邪魂师,会是怎样的强大啊!光明与黑暗两大圣龙,竟然完全不是她的对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最终,穆老和龙逍遥败了,败的很惨。叶夕水将他们重创,却没有杀死他们。而是质问他们,当年为何要那样羞辱于她。叶夕水的性格太要强了,在她看来,当年正是穆老和龙逍遥将她抛弃了。那份羞辱,才有了她后来的变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穆老和龙逍遥相视苦笑,两人这才将当初的想法说了出来。叶夕水刚开始不信。可穆老和龙逍遥那时候都已经重伤欲死,两人最后已经根本不可能说谎。叶夕水当时的情绪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救活了穆老和龙逍遥。三人相隔近二十年之后,又一次坐在了一起。但是,这个时候,他们却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友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夕水告诉穆老,当初,去史莱克学院救她的,是她的丈夫。而她那丈夫回来之后。就伤重不治去世了。这是杀夫之仇啊!她那丈夫在临死之前,将一身修为大半以邪魂师的法门灌注给她,这才有了她现在这一身超级斗罗层次的邪魂师修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穆老万万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一时间说不出话来。阴差阳错之间,当初的一点误会竟然演变成如此模样,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时,龙逍遥就问叶夕水,为什么她会成为一名邪魂师。叶夕水告诉他们,当初没等到二人任何一个前来,她心中羞愤欲死,就决定刻苦修炼,然后再找二人报那羞辱之仇。但因为操之过急,在一次修炼中走火入魔。正在这时,她碰到她后来的丈夫。她丈夫是一名强大的邪魂师,复姓钟离。救下她之后,却强行和她发生了关系,并且以自身强大的邪恶之力引导叶夕水自身武魂发生了变异,从而成为了邪魂师的一员。叶夕水恨穆老和龙逍遥,也同样恨她的丈夫。在她看来,是这三个男人毁了自己的一生。而实际上,她所面临的一切,更多的,是因为她自身性格上的那份高傲所造成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事已至此,穆老和龙逍遥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叶夕水已经不是当初的叶夕水,他们之间的那份感情也已经出现了变化。叶夕水没有杀他们,却让他们立下毒誓。从那一刻开始,他们不得再以兄弟相称。十年之后,让他们在当年约定的地方决一死战。只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否则的话,就去杀死他们的家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