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炽热心血,生死之间(中)

全身充满了极致之冰天地元力的他,就像是能够引爆定装魂导炮弹的引线一般,双掌入湖的一瞬间,炽热阳泉轰然炸响,炽热的泉水冲天而起。那恐怖的气息,甚至将冲过来的王秋儿都掀了个跟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霍雨浩全身都冒起了浓郁的水雾,那是极致之冰与极致之火在对抗的结果。而此时此刻的他,却如痴如醉,对这一切都完全没有感觉似的。就用他的双手,缓缓掬起一捧炽热阳泉的泉水,送到自己面前。

daocaorenshuwu.com

大量的水雾,不断从他双掌中蒸腾而起。尽管有极致之冰护体,可此时的他,根本没有半点保护自己的意思,他的双手迅速起泡,就像煮熟了的虾子一般通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冬儿!我对你的爱,绝对没有任何杂质。我一定会成功的。”跪在阳泉旁边的他,就在幽香绮罗仙品以及万千仙草、毒草的注视下,就在王秋儿只差一步就能抓住他的瞬间。仰起头、抬起手。将那一捧炽热的极致泉水送入了自己口中。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股火红色瞬间从霍雨浩的头部向身上蔓延,一层浓重的冰雾瞬间从他身上爆开,将王秋儿抓来的手弹开在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没有停顿,他的脸色已经是一片通红,他整个人就像是喝醉了酒似的。但他却依旧猛然回转过神,激发了自己左腿魂骨的瞬间转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光一闪,他竟然超水平发挥的传送出远程距离,重新来到了那黝黑色的大石头面前。来到了那相思断肠红的面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双眼此时都已经变成了一片红色,他整个人脸上却有着一种满足的微笑。只是这份满足在他那通红的面庞上,显得有些诡异,但是,也有些神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要,你会死的。”王秋儿悲呼一声,她也激发了瞬间转移,可她终究没能像霍雨浩那样突破自我的传送到那么远。一切都来不及了。她眼睁睁的看着,霍雨浩的右手,第二次拍击在自己胸膛之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眼看着那一口因为吞入炽热阳泉而变得滚烫的心血从他口中狂喷而出,喷洒在面前的相思断肠红之上。

稻草人书屋

这一瞬,时间似乎已经定格,那么强悍的王秋儿,居然扑倒在地,泪水已经布满了她的面庞。在这一刻,她已经完全无法想象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但也同样在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心,碎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霍雨浩啊!”王秋儿轻声悲呼着,悲呼着闭上了双眼。 www.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的眼睛却瞪得大大的,瞪视着面前那株白色的小花,瞪视着自己的鲜血。

www.daocaorenshuwu.com

冰、化了。两次喷吐的血液悄悄的融合在一起,在悄悄的渗入到那小花之中。一层圣洁的光芒,静静的从那小花中散发出来,将霍雨浩笼罩在内。它轻微的颤抖着,轻微的向上挣扎着。花瓣上那一抹代表着伤心的血丝居然敲敲褪去。

稻草人书屋

尽管它看上去依旧是那么的纤弱,但是,就在它挣脱了乌绝石飞起的那一瞬,山谷之中,冰火两仪眼周围所有植物的花朵,包括幽香绮罗仙品、烈火杏娇疏、八角玄冰草、奇茸通天菊这些仙品草药在内,全部闭合,全部低垂。就像是臣子们在向着自己的君王行礼一般。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朵小花,那朵白色的小花,静静的漂浮到了霍雨浩面前,静静的贴合在了他的面颊上,就像是找到了自己的爱人一般,散发着如玉光泽。 www.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痴了,他的眼神痴了。尽管他的双手已经布满水泡,并且正在溃烂。尽管他的口鼻甚至是七窍都在不断的流出血液化为冰屑飞散,但他依旧笑了,满足的笑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张开嘴,想要说话,可是,他的喉咙,却已经被那炽热阳泉烫坏,只能发出沙哑的“呵呵”声,只能勉强从他的嘴型上辨别出,他似乎在说。 daocaorenshuwu.com

“冬儿,我成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朵白色小花就静静的贴合在他的面庞上,没有掉落,如玉的光泽悄然闪烁,就像是要安慰着他充满创伤的身体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的身体晃动了一下,险些摔倒。他勉强扭过头,将目光看向了王秋儿。眼神中,充满了恳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秋儿刚刚从地上爬起来,在这一刻,无论她的内心有多么孤傲和悲伤,也完全说不出半句拒绝他的话语。 daocaorenshuwu.com

“我、我答应你。”王秋儿泣不成声的说道。 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的嘴唇动了动,一大口鲜血从他口中涌出,他的身体,终于缓缓倾倒,跌落在地。但哪怕是在倒地前的一瞬间,他依旧能够勉强扭转自己的头,不让有相思断肠红的那一面落地,生怕压坏了那看似孱弱的小花。不,应该是怕压坏了王冬儿生的希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王秋儿一步一步,缓缓的走到霍雨浩面前。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身体,不规则的倒在地上,鲜血依旧从口鼻处不断的流淌而出。他的生机,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失着。他的双手溃烂,已经渐渐能够看到骨头。一股股浓烈的寒气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在他体内膨胀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