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南秋秋与南水水(下)

而霍雨浩也有信心,在未来五年内,唐门必然会高速发展。五年后唐门会变得如何强大他不敢说,但留住南秋秋,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才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南秋秋此时也有些发呆,她同样也没想到妈妈竟然就这样就把自己给放弃了。那两个条件似乎也没什么意义啊!五年,自己就这么成为了唐门弟子,并且要持续五年之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南水水深深的看了霍雨浩一眼,点了点头,道:“好。那秋秋我就交给你们了。只要你们不是刻意欺负她,对她严厉一点也没什么。这丫头自幼被我宠坏了。这次,也算是让她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受一些教训。对了,你们唐门的宗门在什么地方?等这一届比赛结束之后,我将登门拜访。”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霍雨浩微笑道:“欢迎之至。我们唐门坐落于史莱克城。只要您到了那里,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唐门历史悠久,但曾经一度衰落,我们正在重建唐门,也有信心将唐门发展成为一个强大的宗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在史莱克城?”南水水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心中顿时打消了一些念头,扭头向南秋秋道:“好了,你从现在开始就加入唐门吧。五年后,下一届大赛开始之时,你自己做主是不是回来。就这样。”说完这句话,这位地龙门门主竟是十分洒脱的转身就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南秋秋虽然刚才心中有过要通过加入唐门来逃避责罚的念头,可就这么被妈妈交给了唐门,她心中也不禁一阵委屈,这眼泪可就又流了下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王冬儿主动走上前,道:“秋秋,我们唐门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加入我们唐门,对你未来的发展绝不会有坏处的。欢迎你的加入。”一边说着,她主动向南秋秋伸出了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王冬儿自从跟了霍雨浩之后,实际上就已经从女扮男装的心态中走了出来。所以,她在很多时候都已经把自己当女孩子,却忽略了女扮男装后她自身的杀伤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南秋秋听着王冬儿的软语安慰,再抬头看看他那完美无瑕的俊俏面庞,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不但眼泪止住了,还主动伸出手与她相握。被王冬儿拉着来到休息区坐了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冬儿这一牵着南秋秋不要紧,某人可是瞬间就打翻了醋坛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她居然敢拉王冬的手。我要杀了她……”梦红尘咬牙切齿的就要从凉棚休息区冲出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冷静!妹妹,你一定要冷静啊!”笑红尘赶忙一把抱住她,脸上满是无奈之色,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每次妹妹一提到王冬,这智商就瞬加下降几个层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南水水回到地龙门那边坐下来,嘴角处流露出一丝笑容,“唐门。好一个唐门。史莱克学院的唐门吧。正是适合秋秋锻炼、锻炼的地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地龙门有一门神秘的绝学,传自千年前的第一代门主。能够通过面相来看人性格。她刚才只是略微一看,就看到了唐门众人脸上的正气。否则,身为母亲,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将女儿交给陌生人呢?再加上她听霍雨浩说到唐门乃是在史莱克城之中,就更加放心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些年轻人中有两个都是魂帝,这意味着什么?为了这次参赛,南水水特意调查过历届大赛。能够拥有一名魂帝级队员,在历届比赛中至少也是带队进八强啊!而这种级别的魂师,又是在史莱克城中建立宗门,要说和史莱克学院毫无关系,说出去有人信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正是因为这几点判断,才让南水水此时大为放心。原本打算带人上门踢场子的念头都淡了。当然,唐门她还是一定会去的。总要去看看女儿跟随的这个宗门是否有前途才行。当妈的,不都这样么?就算嘴再硬,对孩子的心都是柔软如棉的。

daocaorenshuwu.com

唐门的比赛虽然结束了,但霍雨浩并没有和伙伴们返回酒店,而是继续观战。他在等,等待自己想要看到的宗门出战。

www.daocaorenshuwu.com

很快,他就等到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当日头接近正午,这第二天上午的比赛即将画上句号的时候,最后一场比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圣灵宗对天都学院。双方队员登场。” 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本来还在闭目养神,当他听到圣灵宗这三个字的时候,眼睛顿时重新睁开,目光朝着凉棚休息区那边看去。 daocaorenshuwu.com

果然,他立刻就看到一名身穿黑色劲装的青年走了出来,脚尖点地,人就上了比赛台。其装束正是和唐雅一模一样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圣灵宗,圣灵教。果然是他们。他们真的参赛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的眼神一下就变得凝重起来,牢牢的盯视着上台参赛的黑衣青年。 daocaorenshuwu.com

王冬儿坐在他身边,此时却是有些烦恼了。刚才带着南秋秋坐下来之后,她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又犯错误了。那南秋秋之前的情绪波动显然已经平静了下来。然后一边向他询问着唐门的情况,就一边又想她问着她自己的情况来了。这毫无疑问是有目的的啊!这种事儿,王冬儿已经遇到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