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酒、媒介、化冰(上)

高大楼叹息道:“哎,算我倒霉吧。小时候,是我老爹教授我魂导师能力的。我们这一脉都是单传。有点类似于宗门,但又没有宗门的实力。老爹自认为以他的能力足以教导我了,就没有让我在最初去上初级魂导师学院。但是,在我十四岁那年,刚刚突破到了三级魂导师层面的时候。老爹突然莫名其妙的死了。等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就连内脏都不见了。死的极为惨烈。我老爹是个守财奴,家里的财物他放在哪里都不放心,平时都带在身上的储物魂导器之中。这下可好,他一死,我们家就清壁坚野了。我娘死得早,家里本有几个仆人,可没钱给人家,很快,我就成了孤家寡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高大楼说的很平静,但从他的表情中就能看出,他完全是那种哀莫大于心死的状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后来,为了生存,我只能先放下修炼,开始在城里找一些零活儿干干。本来我是魂导师,找工作并不难的,但每当我提出让对方供应我进行练习的稀有金属时就会被对方骂出来。无可奈何之下,我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力气活儿了。赚点小钱,维持生计的同时按照老爹留下来的那些典籍自己修炼。十几年了,这才勉强达到五级魂导师的水准。不过,我现在也是山穷水尽了,到了我们这个级别,没有足够的稀有金属就不能进行不断的尝试,也不能制作出更多、更好的魂导器。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听着他的讲述,脸色顿时变得怪异起来,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一位五级魂导师居然会被贫穷所约束。尽管他心中另有想法,但还是忍不住问道:“高兄,难道你制作的魂导器就没有成品?以你的能力。就算是材料差一点,制作出的魂导器也应该能卖个不错的价钱吧。供你修炼应该足够才对。咱们魂导师什么时候会缺钱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高大楼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这个……,实话实说,我也不怕兄弟你笑话我。我们家的人,都有一个臭毛病,那就是吝啬。我充分继承了我老爹的吝啬本性。我作出的那每一件魂导器都不舍得卖啊!那可都是我的心血结晶。咳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嘴角牵动了一下,本来听高大楼说着他悲惨的人生时心中充满了同情,但听他说道竟然吝啬至此,这才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果然没有无缘无故的悲惨啊!他这副贫穷的模样完全是自己找的。好一个吝啬魂导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略微停顿了一下,霍雨浩道:“那高兄之后准备怎么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大楼叹息一声,道:“还能怎么样?好歹我现在也是一名五级魂导师了,和当初不一样了。无非就是找一家肯收留的宗门投过去,看看能不能混点稀有金属用来练习。兄弟,我看你制作魂导器的能力那么强,起码也是五级魂导师的水准,而且手法又那么正统规矩。应该是出身大宗门的吧,不如,你介绍我去你们那里吧。我也不要求别的,只要给我提供足够的材料,然后我制作出来的魂导器都归我所有。我就给你们卖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眼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向身边的王冬儿道:“小冬,告诉刚才那服务生,不用上酒了。我们走吧。”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是。”王冬儿答应一声,强忍笑意就要往外走。她知道,自己这位另一半又要开始忽悠人了。不过,这高大楼也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可怜,这家伙心思深沉的很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别走啊!兄弟,酒还没喝呢。就算他们会黑一点,但面对你这样的金主,酒也不会上的太差的。”高大楼赶忙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在这时,服务生已经走了进来,托盘里放着一瓶粉红色的酒,还有三个杯子和一桶冰。 daocaorenshuwu.com

“先生,您的酒来了,给您打开吗?”服务生向霍雨浩问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霍雨浩扭头看向高大楼,高大楼道:“开、开,当然开了。赶快的。”一边说着,他已经开始在吞咽唾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霍雨浩微笑道:“高兄,酒精会令我们的手麻痹,喝多了甚至会发抖,很影响状态的。你可要注意啊!”

daocaorenshuwu.com

高大楼毫不在意的道:“没事、没事,偶尔为之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服务生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开了酒,每个杯子里加了三块冰,再倒上刚刚漫过冰块的酒液,这才恭敬的退了出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高大楼拿起自己面前的杯子,将里面刚刚被冰块降温不多的酒一饮而尽。顿时,脸上完全变成了一副陶醉的模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酒,真是好酒啊!好久没有喝过这么好的玫瑰酒了。真是太美味了。兄弟,你赶快尝尝。”一边说着,他已经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霍雨浩端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酒确实不错,一股淡淡的玫瑰香伴随着酒液入喉,香气就像是会自行蒸发一般,很快随着酒液的下滑而传遍所有感官,一阵阵暖热的气息也随之从胃里散开,令人有种全身毛孔都张开似的舒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