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全面发动(下)

而一旦魂兽突破瓶颈极限,晋级二十万年修为之后,那么,本身的能力就足以与超级斗罗相媲美。

daocaorenshuwu.com

之后的每十万年,对于魂兽来说,都是生死考验,但毋庸置疑的是,每一次突破生死极致之后,魂兽的实力都会得到天翻地覆的变化。

daocaorenshuwu.com

像当初霍雨浩遇到冰帝的时候,冰帝所拥有的恐怖能力,就足以和九十七级左右的封号斗罗媲美了,如果是在极北之地,哪怕是玄老那等实力,都未必能够胜得了她。而冰帝在十大凶兽之中,只是排名第七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至于雪帝!雪帝为什么会产生否极泰来的情况,险些在霍雨浩体内发生恐怖自爆,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因为雪帝自身的修为实在是太强大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魂兽突破五十万年境界之后,自身就相当于极限斗罗的存在了。也就是说,雪帝本身,乃是和龙皇斗罗龙逍遥一个层次的存在,如果是在极北之地,龙逍遥见到她都要绕着走。

稻草人书屋

在魂兽世界中,包括雪帝在内,已知的十大凶兽里,有五位达到极限斗罗境界的存在。这五位在魂兽世界中,都有着极其超然的地位。也就是十大凶兽中排名前五的这几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此时,在这星斗大森林核心圈大凶之地内,就有着十大凶兽中排名第一、第四、第五、第六、第八这五大存在。它们都是魂兽中的王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要进入大凶之地生活,十万年修为是最起码的,因此,这里也一度成为过超级斗罗们冒险的第一选择。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到了超级斗罗那个层次,他们显然已经不需要魂环了,但是,千万不要忘记,所有的十万年魂兽被猎杀后,不只是会出产十万年魂环,更重要的是,它们还必然会产出一块魂骨啊!一块附带两个魂技的十万年魂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对于魂师来说,财帛已经不算什么,可是,他们之中又有多少人能够拥有全部六块魂骨呢?而一旦超级斗罗能够拥有一块十万年魂兽出产的魂骨,那么,他们自身的实力必定会产生质的飞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因此,大凶之地曾经被不少超级斗罗光临过,也成功的猎杀过一些十万年魂兽。最终引起了星斗大森林凶兽主宰者们的怒火,发动了一次史无前例的恐怖兽潮。而那一次,首当其冲的就是史莱克城。也正是那一次,吓坏了所有魂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尽管史莱克城在史莱克学院的带领下,在史莱克学院召集了桃李满天下的弟子们救援,又有本体宗出面帮助,才终于顶住了兽潮的侵袭。但最终妥协的还是人类。

稻草人书屋

史莱克学院牵头之下,由一共二十七位封号斗罗代表人类发下誓言,只要十万年以上修为的魂兽不出大凶之地,人类也绝不进入大凶之地,这才令星斗大森林的魂兽主宰们暂熄怒火,结束了那次震惊大陆,险些带来生灵涂炭的大兽潮。

daocaorenshuwu.com

从那以后,星斗大森林内的大凶之地就真的成为了人类禁区,再也看不到人类的存在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些修为超过十万年的恐怖凶兽们,也大多数都进入了沉睡,积蓄力量以便于在自己的下一次大劫难中完成突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在这灵气最为充裕的大凶之地内,居然端坐着一名女子,又怎能不令人震惊呢?难道说,人类当初与魂兽之间的誓言已破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突然间,那端坐在属下的女子娇躯轻轻的颤动了一下,紧接着,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在她额头正中,一个金色光点悄然亮起,紧接着,这金色光点延伸成一道长约寸许的光线,灿金色的光线徐徐向两侧裂开,居然变成了一只眼眸,一只看上去宛如无尽夜空,却呈献为淡金色的眼眸。

稻草人书屋

当这只眼眸亮起的那一瞬间,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失去了颜色,虫鸣鸟叫之声也随之嘎然而止,仿佛只有那只眼眸才拥有着生命力,而其他所有的一切,在它面前都只能被审判似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金色眼眸朝着远方注视,渐渐的,那淡金色的眼波开始了清晰的波动,一层柔和的金光也随之从这少女身上散发出来。 daocaorenshuwu.com

光芒一闪,少女已经由静到动,站了起来。这一站起身,更显得她那娇躯修长动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额头上的金色眼眸瞬间闭合,一双有着长长眼睫毛的粉蓝色美眸随之睁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的目光有些呆滞,喃喃的自言自语道:“为什么?为什么我就忘不了他?我掌握着命运的力量,却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何其可悲?他的命运,为什么会……”

稻草人书屋

说到这里,她眼中的呆滞渐渐变成了焦虑,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开始变得不一样了,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也随之不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开始在原地踱步,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也开始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俏脸上忽而流露出焦急,忽而流露出愤怒,忽而决绝、忽而温柔,表情的不断变化也显现着她此时内心的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