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开始行动(中)

被关押的这些人质普遍素质果然很高,感受到霍雨浩的精神意念之后,不少人都是身体微微一僵,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只有彼此之间交流着的惊异眼神。 稻草人书屋

“如果你们听到我的声音,请首先保持原本的样子不要动。我是来救你们的。”霍雨浩又一次重复了自己先前的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次,他传递的意念就要清晰的多了,至少可以让众人肯定,他们不是突发臆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果然,人质之中一些较为年轻的,情绪已经开始变得兴奋起来。被关押在这里几个月的时间,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他们早就受够了。甚至也认为再无自由之日,这突然传来的声音,就像是久旱甘霖一般浇灌着他们痛苦的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的情绪都变得兴奋,那些年纪较大,身为战队领队或者是老师的魂师强者们,更多的就是保持着警惕。谁能肯定,这不是敌人的阴谋呢?这些邪魂师,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冷静,请大家冷静。如果你们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就必须要保持冷静。否则的话,我也救不了你们。想要离开这里,必须要依靠大家齐心合力才能做得到。”霍雨浩再次传出精神意念,这一次就已经是完全清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些年长者们也渐渐开始动容起来,如果能离开这如同人间炼狱的地方,他们谁不希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质们在长者们的眼神作用下,情绪都渐渐平静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也暗暗松了口气,他最怕的就是自己与他们的交流被邪魂师发现,那样的话,虽不至于前功尽弃,但至少也会让邪魂师们警觉,后面的行动必然会更加艰难。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大家应该发现了,你们中的毒已经被逐步解开。这是因为,我在浸泡着你们的水中放入了解药。按照毒性判断,最多明天,你们体内的毒素就将被完全解除。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们能够努力的恢复自己的魂力和身体状态,后天晚上,就是我们行动的时刻。到时候,还请大家与我配合,才好一举冲出去。明天我会在水中加入更多固本培元的药物帮助你们恢复。你们一定要振作起来,能否活着离开这里重获自由,机会只有这一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霍雨浩把自己的计划和鼓励全都说了出来。他在说前面那些话的时候,就一直通过精神探测关注着所有人质,如果在人质之中有奸细的话,情绪波动一定会出现不同。事实证明,没有人会愿意被浸泡在水牢里,奸细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daocaorenshuwu.com

“好了,大家安心休养,在恢复魂力的时候一定不能被这里的看守发现,否则,一切都要前功尽弃了。请长者们看好身边的年轻人。也注意掩饰他们。我要走了。外面我们已经布置妥当,再给你们吃一颗定心丸,我来自于史莱克学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唐门的名声还远不如史莱克学院那么响亮,所以,这时候霍雨浩说的是史莱克学院,也更容易令人安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水牢内原本死气沉沉的情绪,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精神意念悄然开始发生着变化,那一双双原本没有生气的眼眸重新亮了起来。早已感觉到体内魂力开始恢复的强者们,更是不懂声色的开始运转起他们的魂力。那一直对他们来说是痛苦深渊的河水,此时却成为了他们最好的掩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精神探测收敛,但霍雨浩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悄然把自己的精神干扰魂技释放开来,笼罩了整个水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以他现在的精神力,如果是钟离三兄弟或者那两位封号斗罗级别的长老在,精神干扰释放这么大面积肯定瞒不过他们,但只是修为中低阶的邪魂师,只要不是特别关注,想要从中发现什么还是很难的。

稻草人书屋

霍雨浩这也是未雨绸缪,万一有他遗漏的奸细或者是有哪位魂师的情绪失控,有精神干扰的存在,还都来得及补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这些来自于各国学院、宗门的魂师、魂导师们,整体素质足够高,在短暂的震惊之后,他们很快都在年长者的带领下平复下来。有水牢内浑浊之水的掩饰,他们虽然眼中有了生气,但情绪上还算都能控制。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足足观察了半个时辰,霍雨浩才安下心来,悄然撤出水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场大拯救行动的序章也由此开始。唐门众人的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稻草人书屋

固本培元的药物很快就被霍雨浩融入水牢之中。按照马小桃告诉他的消息,灭魂散毒性很强,大约每半个月才会添加一次,而这段时间刚好是真空期,再有五天才会再次添加。所以,霍雨浩的拯救计划刚好是卡在这个时间点之前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唐门众人都在准备着救人,而第二天夜幕降临时,日升城却又迎来了一位客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是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色大斗篷中的人,在那宽大的斗篷掩饰下,根本看不出她的性别和年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