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钱多多与仙琳儿(中)

“你、你说什么?”言少哲瞪大了眼睛,一把就抓住钱多多的前襟,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daocaorenshuwu.com

“砰!”仙琳儿一掌劈飞言少哲,怒吼道:“你敢碰他。你再碰他一下,老娘就跟你拼了。”

稻草人书屋

言少哲被劈的撞在一旁的城垛上,以他的修为,根本不至于如此狼狈的倒地,可此时的他,却像是丢了魂儿似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仙琳儿一只手搂着钱多多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另一只手握住他的手,泣不成声的道:“你跟他说这些干什么?这还有什么意义?”

稻草人书屋

钱多多突然变得苍白起来,血色迅速褪去,强烈的虚弱感令他的眼皮有些无法支撑一般,缓慢的闭合,声音也变得微弱起来,“因为……,我现……在不……说,就再也没有时间……说了。你……为了他,内心受……了这么多年……的煎熬,怎么能……不让他……知道?琳儿……,如果、如果……你还爱……着他的话,就跟他……在一起吧。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拦阻你。……这些年来,我们只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你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其实,我不止……一次想……要……鼓足勇气问你,有没有哪怕……是一丁点的喜欢……过我。可是,我……不敢,我怕会连每天……看到你的……机会都失去。真的,……你知道吗……?这些年来,我……最担心的就是……有一天你突然……跟我说,结束……我们这段婚姻。虽然它……本质上……并没有……真正……的存在……过,可……在……我心中……,却……依旧是……最大……的……寄托。我……要走啦……,琳……儿,好好……照顾自己……,我……有句……话一直……没有……勇气说……,现在我……终于……有……啦……,……琳儿,我、我爱……你,好……爱你……,胜过……爱我……自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这番话,钱多多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头歪在仙琳儿怀中,气息全无。

www.daocaorenshuwu.com

“多多、多多……”仙琳儿急声高呼,可是,怀中的钱多多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多多,你好傻,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傻啊!我为什么要爱那个混蛋?在我心中,早就对他绝望了。你对我的好,其实我都知道,只是,在我心中那道坎也始终无法迈过去,我们都太傻了,为了内心的那份矜持,我让你等了这么多年,多多,对不起、多多,你醒过来好不好,我现在就回答你的问题。在我心中也是有你的,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可是,人都是有感情的,你陪伴我这么多年,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我怎么会不知道?我也有心,我的心,早已被你默默的感化,只是我自己不愿意去承认而已。我不知道那感觉是不是爱,但是,我真的不能没有你,不能离开你,多多,你不要死,你醒过来,只要你能醒过来,我就做你真正的妻子,永远陪伴着你。多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仙琳儿哭的如泣如诉,言少哲依旧呆滞的坐在那里,脸上除了呆滞就是沮丧,他默默的低下了头,甚至不敢去看仙琳儿和钱多多,他知道,在感情这个问题上,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缓缓站起身,言少哲走到钱多多和仙琳儿面前,喃喃地道:“老钱,你赢了。在实力的比拼上,我赢了你一辈子。可是,在感情上,你赢了。我输了,输的彻头彻尾,你用你对感情的执着令我输的体无完肤。你说得对,我不配,我根本不配琳儿的爱,更不配和她在一起。老钱,我敬佩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边说着,他郑重的向着钱多多弯下了腰,鞠躬九十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咳咳。”正在这个时候,一个有些不和谐的咳嗽声突然响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庄老站起身,走到仙琳儿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好啦,别哭了。送多多回去休息吧。” daocaorenshuwu.com

“啊?”仙琳儿一呆,抬起头来看向庄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庄老旁若无事的道:“他失血过多,武魂又自爆了,伤得挺严重的,不能太消耗精力,所以我让他睡会儿。回去再吃点药,以他的体质,再休息个十来天就应该没事儿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仙琳儿眨了眨眼睛,美眸中还有泪珠外溢,可眼神却完全呆滞了。这一下峰回路转,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您、您刚才不是说……”仙琳儿有些不敢置信,嘴唇嗡动颤抖着问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庄老微笑道:“你真是关心则乱。他虽然昏睡过去了,但脉象最多只是微弱,却并没有消失啊!我是说过,他伤得重,比较难。可我又没说治不好。行啦,赶快送他回去吧。魂兽攻城越来越强势了,我去救治其他人了。你也赶快回来投入战场,切记不可再大意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说完这番话,庄老飘身而起,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