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天龙马与胭脂软筋蟒(上)

这三只魂兽的种类全不相同。其中,匍匐在最中央的,是一只通体洁白的骏马,这批骏马样子十分奇特,它的身体像马,但头部却是龙形,白色龙鳞从额头一只向颈后延伸下去,延伸到整个背脊,虽然已是迟暮,却依旧反射着传灵殿内的光明气息。最引人瞩目的是它额头上那一块菱形的淡金色宝石,光芒虽然暗淡了,但却依旧璀璨。

www.daocaorenshuwu.com

身长大约在四米开外,高也有两米五左右,如果不是眼神暗淡,全身肌肉有些松弛,绝对是极其神骏的存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匹白马魂兽左侧,是一只通体灿金色的乌龟,三只魂兽中,它的体型是最小的,大约直径有两米开外,金色的龟甲不但醒目,而且看上去角质层十分厚重。匍匐在那里,头部和四只都缩在龟壳之中。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白马魂兽右侧,则是一条巨蟒,巨蟒通体竟然呈献为粉红色,身长足有十几米,粗如水桶。但在它头部后面一直向下延伸一米左右,有一道巨大的伤口,伤口泛红,里面隐隐还有液体渗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只魂兽中,这条粉红色巨蟒是唯一一个生命力流逝不是因为时间的存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碧姬道:“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吧。中间的这位,是一匹万年修为的天龙马。天龙马哪怕在我们星斗大森林之中,也是极其稀有的存在。在它身上,有着光明圣龙的血脉,它虽然是马形,但龙脉却极为纯正。只不过,这匹天龙马因为幼年时候曾经遭遇过重创,血脉虽然纯净,但在进化到万年层次时,龙翼未能生出,从而导致生命力开始下滑,到了两万年修为后,就每况愈下,渐渐走到生命尽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贝贝,在你的武魂中,也有着浓郁的光明圣龙气息,与它融合,让它成为你的魂灵再合适不过了。说不定,能够促进你们各自都完成变异。只要你们两者之中有一人彻底完成向光明圣龙的变异,都将令你们的实力很大程度的提升。你可以和它先熟悉一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谢谢您,碧姬前辈。”贝贝恭敬的向碧姬行礼,眼中满是喜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光明圣龙和绝大多数龙族一样,早已不存在了,贝贝之前所有的魂环获取,都只能是从亚龙身上,以地龙为主。刚才他一看到这匹天龙马,就仿佛感觉到天龙马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呼唤他似的,仔细去感受,顿时发现,这天龙马身上的光明圣龙气息虽然微弱,但却极其纯正,甚至比他武魂中蕴含的还要纯正的多。只不过天龙马已经没有能力去激发这份纯正了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缓步走到天龙马面前,贝贝看到的,是一双已经没有生气的垂暮眼眸。对于他的到来,天龙马并没有什么反应,更多的是麻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贝贝在天龙马身边蹲下身来,深吸口气,缓缓的释放出自己的武魂,蓝电霸王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蓝电霸王龙的魂力是十分霸道的,尽管在释放武魂的时候贝贝已经尽可能收敛了,但当武魂释放出来后,天龙马还是身体微微一震,一股柔和的光明气息从它体内释放出来,下意识的抬起头,警惕的看向贝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贝贝蹲在那里没有动,身上的第五、第六两个魂环交替闪耀,顿时,在他身上已经出现的蓝色龙鳞上,电光渐渐消失,蓝色也渐渐向金色转化,低沉的龙吟声随之响起,仿佛是巨龙在轻吟一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天龙马愣了愣,看着贝贝的眼神中多了几分疑惑,就像贝贝从它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一样,它从贝贝身上,也感受到了那份只属于光明圣龙的血脉气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贝贝轻声道:“天龙马,你好。你不用紧张,我没有任何恶意。在我们的身体里,都具备着光明圣龙的气息,现在,可否让我们彼此呼唤,彼此去感受这份气息的存在呢?我愿意做你生命的延伸,或许,和你们魂兽相比,我们人类的年龄太过短暂。但至少,我可以保证,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里,你一定是充满活力的,不会像现在这样,迟暮无力。让我帮你找回青春和强大的感觉,好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贝贝的声音虽然很轻,但他却说的很认真,在说话的时候,目光始终都凝视着天龙马的双眸,声音中充满了真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传灵之前与魂兽交流,这是霍雨浩制定下来的规矩,经过这份交流之后,魂兽是否接受与它传灵的人类也就能看出个大概了。这很重要。如果魂兽无法接受要与它传灵人类的话,失败的成功率就会很高。而一旦失败,对于生命力已经很微弱的魂兽来说,很有可能就是致命的。

稻草人书屋

看着贝贝,天龙马呆滞的眼神渐渐有了一份生气,它仿佛在回忆着自己年轻时候的强大与力量,感受着身体的极度衰弱,再看看贝贝眼神中的那份真挚,它终于轻轻的点了点头,并且把龙头伸到贝贝面前,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贝贝顺势搂住它的大头,轻轻的抚摸着它的侧脸,将自己的善意传递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