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金龟脱壳(中)

她先轻轻的咬了一口烧饼。酥脆的烧饼在口中发出轻微的破裂声,浓郁的香气混合着酥脆的口感,再加上略微滚烫的温度,瞬间冲入口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唔,好香。”唐舞桐略微张着小嘴,忍不住轻呼出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确实是她吃过的,烤制的最好的烧饼了。嘴里的烧饼温度降低,三两口就吃了下去。暖暖的、香香的,说不出的舒服。

daocaorenshuwu.com

再咬上一口烤鱼,酥脆的鱼皮微咸,更增添了本身的鲜味儿,咬破鱼皮,顿时一股浓郁的肉汁混合着鲜嫩的鱼肉滑入口中。那鲜美的味道,令唐舞桐一双粉蓝色美眸瞬间就亮了起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好吃,太好吃了,怎么会这么好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舞桐当然不知道,这条烤鱼和这个烧饼,霍雨浩用了多大的心思。江楠楠这边在排顺序的时候,霍雨浩又怎么可能听不到呢?是冬儿要吃,他花费的心思可想而知。 www.daocaorenshuwu.com

为了将味道达到最理想状态,他几乎是用入微境界的精神力完全覆盖了这两个普通食物的内部结构,在烤制的时候,控制的精细程度简直就像是在制作魂导器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唐舞桐没有再称赞,但看着她不断加快的咀嚼、吞咽速度,其他几女看的也是食指大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接下来的动作明显也加快了,一条条烤鱼和烧饼,快速的送到她们手上,大家围着篝火吃的不亦乐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作为先前曾经捣乱的某人,自然是最后才和霍雨浩一起吃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骨衣坐在篝火旁,吃着第三条烤鱼,她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很平淡,但如果仔细注意,就能发现,在她眼底深处,有一丝淡淡的伤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或许是因为心思细腻,心有牵挂,她在吃烤鱼的时候,分明能感觉到在这鲜美的鱼肉中,蕴含着一份浓浓爱意。而这份爱意,显然不可能是针对她而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南秋秋则要直白的多,她虽然没有叶骨衣感觉那么敏锐,但一边吃,却一边向叶骨衣小声说道:“以前也没看他这么好,给我们做吃的。不过,这家伙手艺真好,就算不当魂师,当个厨子也能混的不错。” www.daocaorenshuwu.com

南秋秋另一边坐的是荆紫烟,听了她的话,不禁扑哧一笑,道:“你竟然让史莱克学院未来的希望,传灵塔创始人去做厨师,真亏你想得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刚刚做完最后几条烤鱼走过来,听到荆紫烟的话,不禁笑道:“做厨师很好啊!做饭的时候,其实我心里是难得平静的。等我以后把我想做的事情都做了。就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开个小饭馆,和喜欢的人一起过一些田园生活。饭馆后面,开辟一片菜地,自己种菜自己吃。再养些家畜。你们干嘛都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话还没说完,就发现所有人看着他的眼神都变得十分怪异起来,史莱克学院海神阁成员,要找个地方开饭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在这时,一向寡言少语的季绝尘突然道:“听起来,似乎不错。”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霍雨浩笑道:“季兄,一起吗?”

daocaorenshuwu.com

季绝尘摇了摇头,“不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徐三石故作紧张状,向霍雨浩道:“小师弟,你可不要当着玄老这么说。不然的话,他老人家非跟你拼命不可。他还指望着你未来继承海神阁主的位置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顿时苦了脸,可不是么?对他来说,有很多责任是没办法回避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鱼汤这时候也煮的差不多了,霍雨浩又添加了一些调料,纷纷递给众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坐下的位置,正好是唐舞桐身边,而这个位置也是大家很自然让给他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舞桐因为是最先吃的,吃的着实不少,四条鱼,两个烧饼。此时手里就捏着半个烧饼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唔,好饱。吃不动了。”接过霍雨浩递过来的鱼汤,唐舞桐俏脸上满是满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烧饼,我帮你吃吧。”霍雨浩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唐舞桐的眼神瞬间就变得警惕起来,扭头瞪了他一眼,道:“想占我便宜,没门。就算是撑着我也吃下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霍雨浩微笑道:“不要浪费粮食。不如,我给你讲个烧饼的故事,你再决定需不需要我帮忙吧。”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烧饼的故事?”唐舞桐疑惑的看着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前,有个五岁的男孩儿,他是一个身材瘦小的孩子。他和妈妈相依为命,寄人篱下。每天妈妈都只依靠着微薄的收入养活着他。为了生计,哪怕是在寒冬腊月,妈妈也要在外面洗衣服。她的手上,满是血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妈妈很爱男孩儿,她总是说,他是她生命中的唯一。记得那天,天色已经很暗了,妈妈突然兴冲冲的从外面跑了回来。因为生活的操劳,平时是很难看到她脸上挂起笑容的,但那天,妈妈却笑得特别开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那天妈妈在厨房做工,工作完成后,厨房的厨师给了她一个烧饼。烧饼是刚出锅的,热腾腾、香喷喷的。妈妈一想到可以不让她的孩子吃窝头,有一口白面吃了,所以她才特别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