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死神斗罗!(下)

期间,史莱克学院众人想要出手营救,但他们所使用的一切魂技碰触到那血光都滑落在一旁,根本无法起到任何作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极限斗罗,谁都知道是当今人类能够所能达到的极致。但是,只有真正面对极限斗罗的时候,才能感受到她有多么强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十二位封号斗罗一起出手,竟然没能阻止这神秘女人的一抓,还是硬生生的被她抓走了霍雨浩。

daocaorenshuwu.com

反倒是霍雨浩明智的很,明知道自己没办法抵抗,索性也就根本不抵抗了,任由那神秘女子将他抓到面前。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并不是说一位极限斗罗的魂力就能够和十二位封号斗罗相比了。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在这十二位封号斗罗中还有两位超级斗罗的存在。论魂力总量,肯定是凌驾在她之上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但是,如果真的打起来,这十二位封号斗罗却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刚才这一下,这位极限斗罗根本就没有跟他们产生任何直接的碰撞,只是利用巧妙的力量轻而易举的卸掉了他们全部攻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碎星斗罗感受最为深刻,他本身就擅长空间之力,可是他却明白,刚才这女人所施展的能力可不是什么邪魂师力量,而是对时间、空间的精妙掌握。其掌控能力,还远在他之上。

daocaorenshuwu.com

这个人,真的是太可怕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你怎么知道我姓叶。在这个世界上,认识本座的人应该没几个才对。”神秘女人冷冷的说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霍雨浩此时就悬浮在她面前,谁都知道,只要这神秘女人一动手,霍雨浩立刻就是灰飞烟灭的局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霍雨浩此时竟然在笑,而且笑的十分平和,淡淡的微笑显现着他此时并不如何激动的心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前辈,您的芳名应该是叶夕水,我没有说错吧。”霍雨浩的这句话,再次完全吸引了神秘女人的注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到底是谁?你是怎么知道的?”神秘女人右手猛然收紧,顿时,箍住霍雨浩身体的血光骤然向内收束,霍雨浩全身骨骼都开始“咔咔”作响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眉头微皱,但却并没有痛呼出声,淡淡的道:“我叫霍雨浩。我的老师,名讳上穆、下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穆恩?龙神斗罗,穆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这个名字,众位星罗帝国的强者们也是如雷贯耳。史莱克学院上一任海神阁阁主,极限斗罗,龙神斗罗穆恩,黑白双圣龙之一,大陆最顶级的强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穆恩这个名字,他们首先是吃惊,然后是崇敬。穆恩曾经为大陆和平做出过卓越贡献。一直守护着史莱克学院直到死亡,是魂师界当之无愧的前辈宿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穆恩这个名字,停在神秘女人耳中,却令她如遭雷击一般,身体猛地颤了颤,红光溃散,霍雨浩跌落在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是他的弟子?可是,你怎么可能认得出我?就算是他,面对面的站在我面前,也不见得认得出我。更何况他已经死了、已经死了!”最后几个字,她几乎是喊出来的,声音歇斯底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她这番话也无疑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叶夕水。曾经被黑白双圣龙共同追求过的女人,曾经和龙神斗罗穆恩,有着缠绵悱恻爱情,并且最终走向毁灭的叶夕水。他们之间的恩怨情仇,一直到穆老临死之时都念念不忘,引为平生憾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站起身,道:“叶前辈,我当然不认识您,也不可能见过您。我之所以能够猜到您的身份,是因为你的修为。试问,当今之世,又有几位能够达到极限斗罗这个层次的呢?哪怕是玄老和本体宗宗主毒不死,都还差着一线。只有老师和龙皇斗罗龙逍遥前辈,才是极限斗罗。而您既然是极限斗罗,而且从气势上看,甚至修为还在老师之上,那么,我能够猜测的范围就很小了。当您说出自己是邪魂师那番话的时候。再联想到龙皇斗罗龙逍遥前辈也在圣灵教,那么,您的身份就已经呼之欲出。能够说服龙逍遥前辈为圣灵教所用,恐怕只有您了,也只有和老师、龙前辈同一时代的您,才有可能以邪魂师的身份成就极限斗罗。只是我没想到的是,您竟然还是日月帝国的死神斗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番分析,听的远处星罗帝国诸位封号斗罗们脸色都变得更加难看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和龙神斗罗穆恩、龙皇斗罗龙逍遥一个年代的人物,以邪魂师成就极限斗罗。这样级别的存在,又岂是他们所能抗衡的。难怪人家不怕他们十二人,甚至还让他们会聚在一起,这是要一网打尽的意思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叶夕水的情绪激动的快,但平静的同样也很快,“小家伙,你很聪明。难怪,你小小年纪,却已经能有现在这样的成就。竟然是穆的弟子么?好,很好。虽然我恨他,但我同样也很爱他。看在他的份上,你走吧。今天,我不杀你。不过,以后你最好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今天我心情比较好,想到的都是他的好,如果下次见到我,我脑海中全是他的不好时,那么,你的小命就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