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还要过我爸爸那一关(上)

唐舞桐伏在霍雨浩怀中,静静的感受着他炽热的心跳,两人就这么相拥着,在皎洁的月光下,拉出了两道长长的身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良久,唐舞桐轻轻的推开霍雨浩,从他怀中站直身体。 www.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低头看向她,看着他的目光,唐舞桐不禁微微有些心悸,他的目光实在是太灼热了,仿佛能够融化金铁一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雨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霍雨浩双手依旧揽着她的腰,一点也没有放松,仿佛只要一放松,她就会立刻离开他似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唐舞桐柔声道:“给我点时间,好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微微一愣,道:“冬儿,你怎么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唐舞桐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我说过了,我是唐舞桐,不是王冬儿。真的,我是唐舞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嗯?”霍雨浩惊讶的看着她,不解的道:“冬儿,难道你今天前来海神缘相亲大会与我重逢,不是因为你已经恢复了记忆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唐舞桐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准确的说,应该是恢复了属于王冬儿的那份记忆才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更加不解了,疑惑的看着她,“冬儿,到底发生了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舞桐柔声道:“以后都叫我舞桐吧,这才是我的真名。冬儿,只是当初的化名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立刻点了点头,对她来说,名字只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唐舞桐这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舞桐眼中流露出几分迷离之色,苦笑道:“坦白说,今天在海神湖上与你相见,我是思前想后才决定的。因为,我知道我自己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听我讲讲,好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霍雨浩眼神中顿时多了几分紧张,他虽然因为和冬儿的重逢十分激动,但从此时唐舞桐的表情来看,一切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他怎能不紧张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唐舞桐拉住他的手,拉着他走到旁边一块平坦的地面上坐了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天,还记得吗?我们在龙皇斗罗龙逍遥的逼迫下,你为了救我,九刀十八洞。”唐舞桐说到这里,声音中多了几分颤抖,哪怕是已经过去了很久,每当她回想起那天的情况时,还是不禁心神俱颤。

daocaorenshuwu.com

“那天,当我看到你表情淡漠的为我一刀插入自己身体的时候,我只觉得自己整个心都揪痛了,好痛、好痛。那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心痛的无法呼吸。那种感觉,我永远也忘不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时,我对你其实已经有着一些好感了,只是,我也无法认清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但我却知道,你为我插下那一刀时,绝对不是因为你喜欢我。而是因为我是你的伙伴,或许,还有一些是因为我和王冬儿长得很像、很像。而且,那时我从你眼中看到的不是痛苦,而是解脱,是的,就是解脱。那时候我突然觉得好恐惧、好恐惧,不只是因为你承受的痛苦,更多的是因为你那充满解脱一般的眼神。直到那时我才真正看清楚,你对王冬儿的爱究竟有多么深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每一刀插入身体,对我的刺激就加深一分。很快,我的情绪就有些崩溃了。当我眼看着你最后一刀插入自己身体,已经是必死无疑的时候,我只觉得在自己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瞬间破裂了一般。那种痛苦,无法形容。也就在那时候,我仿佛揭开了一道封印,脑海中涌现出无数的东西,我昏了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我醒来的时候,看到你就在我身边,而且,你并没有死,似乎情况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我有些茫然,因为那时候我的脑子里多了很多、很多记忆,这些记忆,令我惊慌,令我整个人都混乱了。我不喜欢那种感觉,但似乎又很喜欢那些记忆的回归。于是,我背起你,带着你回到了唐门,送你回唐门之后,我会返回了海神岛,以闭关为名,来梳理这些纷乱的记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渐渐的,我明白了,是的,你一开始的判断并没有错,我就是王冬儿,或者说,我曾经是王冬儿,你的王冬儿。可是,在我的记忆中,并不只是有王冬儿这段记忆。难道你没有发现么?当我还是王冬儿的时候,和你在一起那段时间里,从来没有和你过多的说过有关我童年时候的事情。因为,那时候的王冬儿是记不起童年发生过什么的。而现在的我,是唐舞桐,不是王冬儿,是一个完整的我,王冬儿的那段记忆,是和你在一起那几年的,除此之外,我还有幼年时候的很多记忆,甚至还有一些来自于王秋儿的记忆碎片。”

稻草人书屋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就目前来说,王冬儿的记忆在我的全部记忆中处于主导地位,幼年时的记忆和王秋儿的记忆碎片,似乎也已经和这份主导记忆融合在了一起。我有些茫然,有些不知所措,但我知道的是,我不能失去你,对我来说,你是那么的重要。可是,我不能骗你,我不能对你说,我就是纯粹的王冬儿,我是唐舞桐。曾经是王冬儿的唐舞桐。除了幼年记忆,和王秋儿的记忆碎片之外,我还有在和你分开那段时间中,属于唐舞桐的记忆。这些,让我混乱,让我惊慌,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受一个这样的我,而我自己,也没能将这所有的一切完全理顺,我还需要时间,需要时间让我看清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