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劫持!(下)

橘子道:“这些大道理你就不用跟我说了。在这方面,我们没有任何共同语言。我自己对权力并没有太大的欲望,我当初选择跟随徐天然,实际上就是为了报仇。但这几年,实际上我对报仇都已经看得淡了。可是,我有儿子,我要为了我的儿子做好铺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也看到了,徐天然对我儿子是什么态度。上一次,小云瀚就差点死在外面。如果不是你将他送回来,我根本无法想像他会怎么样。所以,我要变得强大,我也要让我儿子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我打天下,并不是为了徐天然,而是为了我儿子。将来,我儿子是要成为这个世界真正主人的。这一点,谁也阻止不了我。除非,你现在就杀了我。如果你能下定决心杀我,那么,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愣了一下,“用生命来交换秘密?是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橘子微微一笑,看着霍雨浩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一个你无论如何也猜不到的秘密。不过,想知道,除非你下定决心能够杀我。当你的刀插入我心脏的时候,我就告诉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苦笑道:“你已经把我看的太清楚了,你就是因为知道,我不可能对你下杀手,才如此沉稳吧。是,我杀不了你。甚至现在也不能继续囚禁你。但是,你也看到我这个独立空间了。如果我要蓄意破坏,对你们日月帝国的打击也绝不会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橘子淡然道:“那就试试呗,看看是我统一大陆的速度快,还是你破坏日月帝国的速度快。”

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皱眉道:“你就一点也不担心?你别忘了,徐天然可曾经伤在我手中。”

www.daocaorenshuwu.com

橘子沉声道:“雨浩,如果你能做到一件事,或许,我倒是可以延缓对斗罗大陆侵占的速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霍雨浩好奇的看着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橘子认真的道:“帮我杀了徐天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霍雨浩万万没想到,橘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是你的丈夫啊!你、你竟然要谋杀亲夫?”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橘子冷然一笑,道:“丈夫?他从来就不是我的丈夫,我也不是她的妻子。我只是他的利用工具而已。或者说,他身边所有人都是他利用的工具,这其中也包括我的孩子。原本,我对他多少还有一丝感情,没有他的培养,就没有我的今天。可是,当那天他决定放弃我的孩子时,我就再也不欠他任何东西了。不久的将来,我一定要杀了他。只有他死,我的孩子才能继承皇位,所有的问题才不成为问题。所以,如果你想要让我延缓侵占斗罗大陆的速度,那么,就一定要杀了他。杀了他,我才有理由撤军。当然,他死之后,我还要对付圣灵教。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暂时腾不出手来统一大陆。怎么样?如果你能做得到,那么,我至少可以保证,十年之内,不再发动战争。你也可以帮助星罗帝国和斗灵帝国趁着这十年时间好好发展,看看能不能追上我们日月帝国的步伐。如果你们能做到,这天下,就还是三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霍雨浩仿佛是第一次认识橘子一般,定定的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橘子竟然让他去杀徐天然,这样的橘子,在他眼中真的很陌生。现在的橘子,似乎只有在提到她儿子的时候,才有真心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橘子,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竟然会变成这样。再怎么说,徐天然也是你孩子的父亲啊!虽然我也很想他死,可是,你不应该。我不希望你成为一个冷血动物。”

daocaorenshuwu.com

橘子笑了,她笑的很冷,“我孩子的父亲?如果真的是这样,你以为我会对他动手吗?我橘子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也是有血有肉,是个真正的女人。可徐天然,他却根本就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他当年被自己亲弟弟暗算,失去的可不只是双腿,还有他做男人的能力。我的孩子,只是我的,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为了能有太子,让自己的统治更加稳定,甚至逼迫我去借种,你知道吗?你可知道,我这些年受了多少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泪水,在冷笑中流淌。橘子的全身都在颤抖着。

稻草人书屋

霍雨浩也呆住了,他当然不知道,橘子竟然承受了这么多。

稻草人书屋

徐天然和橘子,竟然只有夫妻之名,却没有夫妻之实,更是让橘子去借种,这件事,绝对可以算得上是日月帝国最大的秘辛了吧。要是传出去,对橘子和徐天然,都将会有巨大的打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此时,霍雨浩想的却不是这些,他这才明白,为什么橘子会那么恨徐天然。一个男人,自己的丈夫,竟然让自己的女人去向别的男人借种。这是何等的残忍啊!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尤其如此。 daocaorenshuwu.com

“对不起,橘子,我不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橘子上前几步,来到他面前,抬头看着他,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一尺,橘子身上的清香清幽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