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黑暗圣龙的故事(中)

“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好,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直到有一天,我们又碰到了叶夕水。”

稻草人书屋

“叶夕水年轻的时候真的很美,一点也不比你差哦,小丫头。”说到这里,龙逍遥这么大年纪了,眼神中居然流露出几分迷醉之色。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时候的她,青春年少、活泼可爱。很快我们三个就成为了好朋友,一同游历大陆。夕水性格很好,我们两个又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很快,我们就都喜欢上了她。那时候,我和穆恩私下里谈过这件事。我们既然都喜欢她,那就各凭本事。看她能够真的喜欢上谁。对此,我还是很有信心的,毕竟,我的相貌比你们老师强了不少,能力也不比他差。我有信心能够获得夕水的芳心。那时候我还对穆恩说,无论夕水选择了谁,我们之中,另一个人都要坦然面对,大家都还是好朋友。穆恩也同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了不因为彼此吃醋而破坏我们的感情,有一天,我和穆恩一起找到夕水,将我们对她的爱慕告诉了她,希望她能够做出一份选择。这样说在明处,总比我们内心之中受到煎熬要好得多了。夕水那时候似乎是被我们吓到了,她犹豫了半天,才最终做出了抉择。”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苦涩浮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轻轻的摇了摇头,龙逍遥一脸无奈的道:“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信心十足地我,最后却是被放弃的对象。夕水选的是穆恩。我现在还深深的记得当时穆恩脸上浮现出的狂喜之色。那是没办法掩饰的。他猛的扑过去,一把抱住夕水,抱着她,在空中足足转了三圈之多。”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虽然之前都已经说好了,大家还是朋友。但那一刻,我真的有些崩溃。头也不回的走了。等穆恩来追我的时候,我就全力跑掉,他因为还要照顾夕水,终究没有追上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忍不住道:“龙老,您等一下。我怎么听说,当时叶夕水没有直接选择你们其中的一人,而是让你们一年之后决战,谁赢了她就跟谁啊!然后你们都没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逍遥笑骂道:“听玄子说的吧,他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后来我和穆恩确实是又打过,那时候,夕水却早就跟他在一起了。只不过,他们一直在保密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叹息一声,龙逍遥道:“我的内心,其实是十分骄傲的,我自己一直都知道。那一次,是我有生以来受到的最沉重的打击。我茫然的一个人走在街道上,不知不觉的出了城市,走入荒野,就那么一个人默默的走着,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那时候走了多久。我的心好痛好痛,失恋的痛苦,令我痛不欲生。那时候,我心中恨穆恩,甚至也恨夕水,我不明白,为什么夕水会选择穆恩。我有信心,不只是因为我长得比穆恩好,从夕水平时的眼神中,我能看得出,她是喜欢我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或许你们会笑话我,但我真的有这份信心的。可是,夕水却终究选择了穆恩啊!难道说,就是因为,他是来自于史莱克学院的吗?我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可是,我不能回去。当初我已经向穆恩承诺过,无论她选择谁,我们都还是好朋友。我已经不能再去争取什么了。于是,我走了,这一走,就是整整一年的时间。一年来,我在大陆纵横,锄强扶弱,遇到事情,下手要比以前狠辣许多。而实际上,我一直都在倾听着他们的消息,光明圣龙穆恩和叶夕水这对情侣纵横大陆,成为魂师界年轻一代翘楚人物的消息不断的钻入我耳中。” 稻草人书屋

“时间并没有让我心中的情绪得以平静。最终,我还是决定去找他们。我要亲眼看看,他们现在究竟有多幸福。我知道,自己想要从这份感情中走出来并不容易,我的性格太执拗了,也太过执着。所以我总想去看看,无论会发生什么,我都要去看看。” daocaorenshuwu.com

“道左相逢,我见到了他们。他们在一起的样子很幸福。穆恩见到我的时候,有些尴尬,说了好多安慰我的话,还和我喝的酩酊大醉。但我却发现,那时候的我,出奇的平静。当我看到穆恩的时候,我就已经不怪他了。你们的老师是个好人,是个很好的人,我完全相信,他在追求夕水的过程中,没有耍任何花招。喜欢这种事,确实不是能够以人的想法而转移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那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能够放下了。这让我很开心,能够放下就好。至少,不会再伤害别人,也不会再继续伤害自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夕水看到我的时候,也显得很平静,少了一年前的那份亲热,那时候的她,变得十分温婉,似乎她已经做好了随时成为穆恩妻子的打算。我祝福了他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当时心中充满了不平之气,就向穆恩提出挑战,我希望能够通过战胜他来抚平我内心的创伤。当着史莱克学院一群人的面,我和穆恩打了一场。那一次,我输了,输得很惨、很惨。一年时间,穆恩进步之大,令人咋舌,或许是因为爱情的缘故吧,他的整体实力比我高出了一大块,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那一年我太过颓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