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宴袭杀(中)

霍雨浩沉默了一下,“希望你会遵守你的诺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橘子看不到霍雨浩,她的目光在这一瞬,突然变得深邃起来,然后用沉凝的声音道:“我会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雨浩道:“一言为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徐天然这些天一直很焦虑,自从那天原本认为是天衣无缝的行动竟然出了纰漏之后,他的心情就一直非常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乎所有明都的高端战力现在全都用于防卫这临时行宫,人的权力越大,就对自己的生命越是看重,这也是为什么历代帝王年纪大了之后,都会很容易的想去追寻长生是一样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天然很怕死,他想做斗罗大陆历史上的千古一帝,他要统一整座大陆,他当然不能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尽管包括孔老在内的众多九级魂导师都为他分析过,那两位极限斗罗活下来的可能无限接近于零,就算活下来,也必然是受到了不可逆的重创,用不了多久就会死去。可是,在徐天然心中,却依旧充满了担忧。他会想,如果那两位极限斗罗只有最后的一击之力呢?那么,他们毫无疑问的会将这份攻击作用在自己身上啊!所以,他不惜一切代价的进行防御,就是为了防备这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想要成为千古一帝,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身上携带着十一件九级魂导器,包括穿着一身人形魂导器,哪怕是在睡觉的时候也不脱掉,就能够显现出现在徐天然的心态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每天任何时候,他身边都会至少有超过六名以上的九级魂导师守护着,而且,这些天,他从未出过行宫一步,整个人的焦虑越是越来越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状态要保持多久,外面根本没有任何关于那两位极限斗罗的消息传回来,越是这样,他心中的焦虑就越是严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陛下,您该用膳了。您邀请的诸位大人已经到了。”一名内侍恭敬的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徐天然点了点头,掀起头上的面罩。走出了房间,来到用餐的大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哪怕是在这个餐厅周围,都有小型的魂导护罩布置着,随时做好应变准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六位九级魂导师已经来了一会儿了,他们的任务除了陪徐天然吃饭之外,更重要的任务自然是保护他,当然,在这六位九级魂导师看来,更重要的其实是让徐天然安心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那种程度的攻击之后,那两位极限斗罗又怎么可能活的下来啊!但谁也不回去说徐天然杞人忧天,最近这位焦虑的帝王,已经先后击杀了十几名内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都是自己人,大家不要客气,用餐吧。”徐天然的脸色有些木然,晚餐很丰盛,摆满了一桌子,但对他来说,哪怕是珍馐美味,现在也是味同爵蜡一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六位九级魂导师也显得很沉默,也不客气,各自吃喝起来,和一位焦虑的帝王一起吃饭,绝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事情,他们也只想吃完饭之后,早些离开。九级魂导师的生活是非常忙碌的,制作魂导器、试验魂导器、设计魂导器,还有他们掌管的其他事情,都需要他们去掌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喝了几杯酒,徐天然原本严肃的表情总算是放松了几分。可能是因为年龄的增长,再加上掌控权势的增加,他现在越来越嗜好这杯中之物了。尤其是最近,每天晚上,总是要依靠酒精的麻醉才能睡个好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内侍又为徐天然倒了一杯酒,徐天然端起酒杯,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道:“来,各位供奉,让我们共饮一杯,预祝我日月大军早日荡平星罗、斗灵两国,一统大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饮胜!”六位九级魂导师赶忙端起酒杯齐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着他们哄然应诺的声音,徐天然的心情更好了几分,六位如此强大的九级魂导师,不是一样要听从自己的命令吗?这就是掌握天下的好处啊! daocaorenshuwu.com

酒杯送到唇前,和其他六位九级魂导师同时举杯共饮。这本来是饮宴之中再正常不过的情况了,但是,没有人注意到的是,就在他们将被子送入自己唇前的一刹那。每个人的酒杯之中,都悄然多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漩涡,这个小漩涡是深蓝色的,今天的餐酒是葡萄酿,在那暗红色的酒液之中,根本就看不到其中端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葡萄酿酸酸甜甜,味道醇厚甘美,当六位供奉和徐天然共饮此杯的时候,酒液入喉,他们却都有种奇异的感觉,这一杯葡萄酿,似乎格外的清凉,喝起来份外沁人心脾,说不出的舒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陛下请酒,这杯酒喝起来滋味儿真是不错啊!”一位年长的九级魂导师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天然却在突然之间脸色大变,猛然扭头看向旁边的内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同一壶酒,怎么可能前一杯和后一杯的味道有所不同呢?他记得很清楚,并没有换过酒壶。在这风声鹤唳的时刻,徐天然对于一切风吹草动都是分外敏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