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手下留情

士兵和机甲同时向他行礼。

“长官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如恒和司马金驰一脸无语的看到,士兵们在看着唐舞麟的时候,眼中的光芒完全可以用狂热来形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是啊!几乎每一位血神军团的士兵们都亲眼见证了唐舞麟是如何力挽狂澜,拯救了整个军团,封闭深渊位面的。尤其是唐舞麟当时以一人之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场景。早已深深的烙印在他们心中。在他们心里,这位就是一代武神啊!并不是所有人都明白当时唐舞麟是借用位面之力的,有关于血神大阵的奥秘,在血神军团中也只有最高层才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是在深渊暴动的时候出现的奸细。军团长下令要执行死刑,血一首长经过,去给他们求情了。”士兵们简单的把情况说了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舞麟一脸的古怪,张团长和血一前辈什么时候这么冲动了?他们就算是再怎么警惕邪魂师,也不可能这样草菅人命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在这时,他脑海中响起了曹德志的声音,“这是给你准备的护卫。你告诉他们,为他们求情,然后到老张的办公室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唐舞麟何等聪明,立刻就明白了几分,赶忙道:“大师兄,还有司马兄,你们别着急。我立刻去问问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如恒一脸悲催的道:“师弟,你可要快一点啊!我都快冻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我马上就去。”唐舞麟一边说着,把自己的军装外套脱下来,披在阿如恒身上。

稻草人书屋

阿如恒顿时感动的眼圈都红了,旁边的司马金驰则是瞪大了眼睛,那意思似乎是在问,我呢、我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舞麟向他歉然道:“抱歉,我就这一件外套,不过我很快就会回来。你们等等。”说完,他一闪身,就飞速朝着张幻云的办公室方向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哈,得救了。”阿如恒大笑一声,生死危机总算是解除了啊!他相信,有唐舞麟出面,这都不是问题了。

稻草人书屋

司马金驰一脸的悲愤,凭什么啊!那个家伙壮的像头牛,我身体素质不如他,我更冷啊!衣服为什么不给我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如恒瞥了他一眼,得意洋洋的道:“看到没,这是我师弟的衣服,将军军装,穿过吗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大、爷!”司马金驰终于忍不住了,向阿如恒爆了粗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阿如恒此时却是心怀大畅,“哥是孤儿,没大爷。啊呀,这军装还真是不错,暖和。心里也暖和。哈哈哈哈!”

daocaorenshuwu.com

唐舞麟可不知道阿如恒和司马金驰这两位又较上劲了。他此时已经来到了张幻云的办公室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团长,血一前辈。这是怎么回事儿啊?”唐舞麟忍不住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曹德志微笑道:“他们是那天深渊暴动时候来的。当时被当做奸细抓了起来。你既然要离开,身边总要有些可靠的人手。这两个家伙都是桀骜之辈,有了这份救命之恩,总能让他们在你手下安生一点。你也不要多问了,反正坏人我们当了,这好人还是你来当。老张,该你出马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幻云呵呵一笑,站起身,道:“走吧。我跟你过去一趟。”说着,他拍了拍唐舞麟的肩膀,就率先走了出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舞麟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但心中却是暖融融的,他怎能不明白以军团长和血一前辈两位上将的身份,如果不是为了自己,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啊!

daocaorenshuwu.com

当正在对骂的司马金驰和阿如恒看到肩扛三颗金色将星的张幻云时,顿时闭嘴,大有几分噤若寒蝉的味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张幻云阴沉着脸,冷冷的看着他们。隐约中,眼眸还有杀机闪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不是明知道眼前这是一场戏,唐舞麟都要信了。心中暗叫,这张团长不会是也在魔鬼岛上深造过吧,这简直就是影帝级别的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和阿如恒、司马金驰都交过手,当然知道这两位是何等桀骜的人物。可这二位在张幻云面前,此时此刻却都是一副大气不敢喘的样子,是真怕了这位啊! daocaorenshuwu.com

张幻云冷冷的道:“舞麟,这个真是你师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舞麟赶忙点点头,“是真的。军团长,他修炼的是和我一样的功法。我不会认错的。他是我们本体宗的大师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幻云点了点头,“好吧,那就暂时解除他奸细的嫌疑。但是,擅闯血神军团军营,本身也是死罪,看在你的份上,可以饶他不死,但惩罚必须有。否则的话,我血神之威严岂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能触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阿如恒和司马金驰吞咽了一口唾液,阿猫阿狗,我们都已经沦落成阿猫阿狗了? 稻草人书屋

两人对视一眼,敌意不见了,大有几分同命相连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把他放下来。”张幻云指了指阿如恒。 www.daocaorenshuwu.com

士兵立刻上前,将这位从金属柱上放了下来。然后张幻云看向司马金驰,向唐舞麟道:“这个人和你没什么关系吧?”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啊?”唐舞麟愣了一下,他和司马金驰还真没什么关系,顶多算的上是惺惺相惜的对手。所以他被张幻云这话问的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