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耀凌的机会

唐舞麟苦笑道:“我也有日子没见老师了。很抱歉,耀会长,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所以不能久留,下次来时,再与您交流。”

daocaorenshuwu.com

耀凌一脸的遗憾,“那真的是太可惜了,原本还想和你交流一下,我刚刚感受了你的魂锻,很有想法,在一些细微之处,我也有所不如。还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能否将这两件成品转让给我,任务价格不变,我会自行再做两件任务要求的魂锻金属给买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舞麟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很显然,耀凌这是要留着自己这两件魂锻作品进行研究了。这到是也没什么,只能是证明人家对自己的看重,也不是坏事。

www.daocaorenshuwu.com

“没问题,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耀凌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跟唐舞麟留下了联络方式之后,就匆匆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身为明都分会会长,耀凌虽然和慕辰一样都是圣匠,但实际上,他在锻造师协会的地位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锻造师协会如果没有震华在的情况下以他为尊,距离神匠层次也只是一线之隔罢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以他的身份,能够为了一件魂锻作品找过来,可想而知唐舞麟这件魂锻对他的触动有多大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任何一位圣匠的到来,对协会都是大事,工作人员在确认了唐舞麟的圣匠能力之后,第一时间就将他的成品送到了耀凌面前。听到有圣匠前来,耀凌也没有太多的惊讶,毕竟,明都作为大陆第一城市,还是偶尔会有圣匠到来的,但当他看到唐舞麟的作品之后,却是大吃一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作为一名资深圣匠,他对于金属有着远超常人的感知,他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件作品十分了不得。别的不说,单是其中蕴含的意境,就超越了绝大多数圣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他看来,锻造的手法相对还有些生涩,可是,对于金属的理解,尤其是在魂锻赋予生命智慧的过程中,这个金属生命的活力明显要超过绝大多数圣匠。比他也相差无几了,这是八级圣匠的标志啊!更重要的是,这种赋予生命的方式,和他平时所用的方式是不一样的。这就越发的难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此,耀凌才第一时间赶过来,想要看看,究竟是哪位圣匠能有如此能力。更重要的是,这块魂锻金属对他自身停滞了多年的瓶颈竟然有所触动,观之让他隐隐感觉到自己似乎已经摸到了一丝神匠的门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圣匠想要踏入神匠层次,其艰难程度就像是魂兽在度过十万年一次的凶兽天劫一样,甚至更加艰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灵锻是赋予金属生命,魂锻是赋予灵魂与生命本能的低等智慧,而神匠的天锻层次则完全是让一个智慧生命为之进化,进化到拥有着不逊色于人类智慧的程度。而这种层次的智慧,再加上绝对的忠诚,其作用可想而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为什么四字斗铠那么强大?那就是因为,四字斗铠本身的自我调整和不断完善,其整体实力足以相当于另一个宿主啊! 稻草人书屋

极限斗罗的四字斗铠,几乎就是相当于另一个自己。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当世第一机甲,毫无疑问就是震华那台,但红级机甲的数量却没有那么稀缺,一些大势力都有供养。同样是神级机甲,为什么震华的机甲最强?就是因为,他制造自己那台机甲用了无数心力,完全是以天锻金属铸造而成,那已经不是一台简单的机甲,甚至可以说是他的生命守护者一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耀凌在八级圣匠这个层次已经很多年了,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提升到神匠层次更重要的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他才迫不及待的跑过来找唐舞麟,一个是看能不能近一步交流一下,另一个则是希望唐舞麟同意自己拿走他这两件作品。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卡上直接多了一笔巨款,唐舞麟离开锻造师协会的时候,脸上自然而然的带出了笑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或许是因为小的时候为了攒钱买魂灵实在是太苦了,所以,他这贪财的毛病,直到现在也改变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天色已经很晚了,唐舞麟没有直接回住处,而是找了地方先吃了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正在这时,魂导通讯器响起。唐舞麟一看好吗,打来的是唐门明都分部负责人纪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心中一动,接通魂导通讯,“纪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是。联系上墨蓝议员了,把您留下的话转告后,她同意见面。明天中午,在议会附近的一家咖啡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地址告诉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挂断魂导通讯,唐舞麟心中不禁有种恍如隔世般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实际上,从时间上推算,他和墨蓝分别的时间也不算特别久,几年而已。可是,这几年时间来,却如沧海桑田一般,他们都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每一件事情都极大的影响着他们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