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说服

唐舞麟沉声道:“如果是里应外合呢?如果是不惜代价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里应外合?”瞳孔收缩,陈新杰目光冰冷,“哪里来的里应外合?难道你们血神军团有内鬼不成?”

www.daocaorenshuwu.com

唐舞麟摇摇头,“军团之中当然没有内鬼,每一位能够进入血神军团的军人都是经过严格审查的。但是,有些想要毁灭整个位面的人,却用各种办法来挑动这场大灾难。如果深渊潮汐冲破了我们血神军团的阻隔,必然会造成生灵涂炭,而一旦生灵涂炭出现,从中有可能得利的,也就只有那些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是说?邪魂师?”陈新杰对唐舞麟的情绪明显出现了一定的缓和,显然是对他的话信了几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唐舞麟点了点头,“就是他们。我们也不知道这些邪魂师是如何潜入的,但深渊通道内部封印被他们破坏了一点,而深渊位面方面,也正是借助着这一点破绽,不惜代价的强行突破,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这场大战联邦方面并不清楚,可实际上,当时的情况非常危险。不只是血神大阵全面启动,我们还要面对圣灵教强者的偷袭。危急关头,我们得到了来自于位面的眷恋,才勉强抵挡住了这次潮汐,将他们压迫了回去。但也正因如此,军团却有了不小的损失,更重要的是,那些圣灵教的邪魂师存在,就像是一柄悬在空中的利剑,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就会再来一次和深渊位面的勾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等一下。”陈新杰打断了唐舞麟的话,“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要有目的性,那么,你告诉我,深渊位面如此不惜代价的想要攻击我们,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如此的急切?深渊位面应该也知道,想要攻占整个斗罗大陆没那么容易,一旦他们冲过来,必然会受到位面压力。一个不好,就会让他们损失惨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舞麟道:“深渊位面一直都想要吞噬我们位面的生命能,坦白说,从根源来看,深渊位面选择在这个时候发动,有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们的位面在变得衰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人类过度的对斗罗星进行开发,资源逐渐匮乏,这也是现在您所代表的鹰派之所以要发动攻势,去掠夺星罗、斗灵两国资源的原因吧。同时,星球资源匮乏,也导致整个星球的生态平衡遭到破坏。史莱克学院被十二级弑神级定装魂导炮弹毁灭,同时毁灭的,还有守护着海神阁的黄金古树。可是,你可知道,黄金古树代表着的,就是我们斗罗星整个位面的生命之树,是大自然的核心。它被毁掉,近一步导致了星球的整体状况变得恶劣。位面之力有所下降,这是深渊位面选择在这个时候发动强大攻势的根本原因,他们就是希望趁着我们衰弱,要将我们彻底毁灭、吞噬。从而让深渊位面随之升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了唐舞麟这番话,陈新杰有些心神震荡的感觉。是啊!为什么鹰派要支持战争,要急于发动战争侵略星罗帝国和斗灵帝国。就是因为现在联邦资源匮乏的情况已经越来越明显了。而联邦高层制定的计划,就是殖民。不是在斗罗星殖民,而是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向外面的星球进行殖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联邦秘密研究所研制出的小型太空飞行器已经发现了一些有可能让人类生存的星球。但想要进行星际移民,就需要大量的资源进行科技研发。现在斗罗大陆这边的资源,已经无法支撑这样的研发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是要发动这场战争,进行资源掠夺的根本原因,对于唐舞麟刚刚所说的这番话,陈新杰触动很大,唐舞麟相当于是从另一个层面来解释了目前斗罗大陆面临的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史莱克城被炸这件事,虽然没有联邦方面的直接出手,但其中不无默许,因为史莱克学院的地位实在是太崇高了,以至于任何战争都必然会受到以史莱克学院为首的中间派影响。这也是联邦走向未来的绊脚石。 www.daocaorenshuwu.com

所以,一些激进派就与某些势力勾结,发动了那一场史无前例的恐怖袭击,造成了史莱克学院彻底毁灭,唐门总部被毁的情况。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陈新杰有自己的理念,他的理念就是希望能够在有生之年看到人类真正的开始星际移民,给斗罗大陆的人类找到更多的生存空间,为此,就算付出一切他也在所不惜。但他也不知道,史莱克学院被毁竟然会导致整个位面的情况恶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深渊位面发动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血神军团掌握了一种秘密武器,终于可以真正意义上的毁灭深渊生物所带有的深渊能量了。这让他们感到恐慌,这意味着他们如果持续和人类战争,也会真正的消耗。未来如果无法占领我们斗罗星,在持续消耗之后,深渊位面甚至有被我们反攻的可能,甚至是彻底被毁灭。”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说什么?”如果说唐舞麟前面的分析只是打动陈新杰,那么,后面的这番话却极大程度的触动了陈新杰的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