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晚了,晚了!

他刚愎自用,哪怕是在热恋的时候,也从不会说什么情话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她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陈新杰的性格,怎么可能说得出眼前这番话?这真的是他吗?真的还是他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陈新杰看着她呆滞的样子,忍不住有些急切的上前两步,重新来到她面前,“你不信么?我是认真的,在我知道你们史莱克学院被毁灭的那一瞬,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如果给我一次重生的机会,我一定会放下自己所坚持的一切,全心全意的去爱你。可是,人是不可能重生的,我也知道没有重来一次的可能。可就在我已经绝望的时候,上天却让你来到了我面前。又给了我这样一次机会,我已经错过了百年,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再错过了。哪怕是你已经不喜欢我了,我也会像牛皮糖一样跟在你身边。这样,你等我一下,我现在就回指挥部交代一下,卸任掉现在的职务,然后我跟你走,随便你想怎样,你要去哪里,我都会一直跟在你身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说完,陈新杰掉头就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夜月终于忍不住了,下意识的叫道:“你站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陈新杰立刻停下脚步,回头向她看去,然后突然恍然道:“对,我不能自己走。”他快速回到龙夜月身边,一把拉住她的手,“你跟我一起去,我再也不会和你分开了。无论去哪里,我都和你在一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放开!”龙夜月有些羞恼的甩开陈新杰的手,“都多大岁数了,你知不知道羞字怎么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新杰笑了,“你也说了,都一把年纪了。还羞什么?我都浪费了一百年,从我想通了的那一刻开始,其他所有都已经不重要了。难道你认为,世俗的一切,还能约束的了我们吗?我是瀚海斗罗,你是光暗斗罗。反正无论怎样,你都不可能把我甩开了。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夜月有些说不下去了,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只是突然觉得,对臧鑫的愤怒已经彻底消失了,甚至还多了一份感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不是今天自己来了,又怎么会见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陈新杰?可是,她却发现,在听了他的倾诉之后,她反而说不出自己此行说来的目的了。因为她绝不愿意利用一个看上去有些大彻大悟的家伙。她不能利用他们的感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宁可他依旧刚愎自用,甚至和他打上一场,赌上胜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现在这样的陈新杰,却是她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样子。 稻草人书屋

“我走了。”龙夜月摇身一晃,身形已经在千米之外。 稻草人书屋

“你干嘛去?”陈新杰顿时大急,赶忙闪身追了上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是同层次的强者,相对来说,龙夜月的速度更胜一筹。但也没有差的太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月月,难道这样还不够吗?那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陈新杰右手虚空牵引,整个天空都变成了蔚蓝色,宛如退潮一般的庞大吸力充斥在整个空间之中,拉拽住了龙夜月的身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走。我不想见到你。”龙夜月回身,右手虚空拍出,顿时,低沉的龙吟声令空中似乎有千百条巨龙浮现而出,撕碎潮汐,她就要遁入空间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巨大的旋涡无声出现,彭湃的吸力令那些巨龙光影变得扭曲。陈新杰闪身挡住了龙夜月的去路,“月月,到底怎样才能证明我的心?”

稻草人书屋

“晚了、晚了!”龙夜月突然愤怒的向他咆哮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百年了,已经整整一百年了。一百年前你在做什么?已经一百年了,一百年后的我,已经鸡皮鹤发,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一百年后的今天,我已经心如死灰。为什么,为什么在这种时候你会对我说这些。我不愿意最后的生命因为你而燃烧。我讨厌你,陈新杰。我真的好后悔为什么会认识你,如果没有你,我就不会痛苦百年,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有了自己的幸福。难道你认为,这百年的恨意,是你几句大彻大悟就能纾解的吗?我告诉你,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你做你的战神殿殿主去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夜月双眸含泪,右手握拳猛然挥出,金色、黑色,两条巨龙光影同时浮现在她背后。巨大的龙头发出震天咆哮。龙夜月拳头前方凝聚出一个看上去很小,却要比九级定装魂导炮弹更加恐怖的旋涡。 稻草人书屋

陈新杰听着她的话,人已经呆滞了。

稻草人书屋

是啊!一百年了,一百年过去,他们失去的东西都已经太多、太多。一百年过去,很多事情已经无法挽回。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丝苦笑随之浮现在他面庞上,身下巨大的旋涡消失了,只有无数龙吟萦绕在他耳边。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没有出手去抵挡龙夜月的拳头,只是闭上了眼睛,她终究还是不肯原谅我,他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去赎罪,此时的他,冲动的就像是一个年轻人。既然不肯原谅,那就用生命来偿还吧。反正,没有她的原谅,自己的生命也失去了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