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你别动

尤其是那份清冷,融入之后,唐舞麟沸腾的血液渐渐平息下来,一层层七彩光晕不断的冲击着唐舞麟的身体,让精神之海中的血色渐渐褪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舞麟的心神渐渐沉静下来,那清冷的感觉似乎冻结了他的思维。冲击第十三道金龙王封印的能量也终于还是渐渐褪去,在那第十三道封印已经出现了裂痕的情况下,终究还是止住了冲击,没能让真正的毁灭到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渐渐的,所有感觉似乎脱离了掌控,唐舞麟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变得浑浑噩噩的,周围的一切渐渐消失,所有的感官渐渐回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世界安静了,唐舞麟也安静了。所有呼唤的声音也消失了。他此时只觉得自己是沉浸在一汪清冷的碧水之中,在它的滋润下渐渐沉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唐舞麟的意识在朦朦胧胧中回归的时候。强烈的饥渴感随之传来。他下意识的就想要吃喝什么,无意中触及到一份温润,下意识的吸吮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清凉的气息从那温润处传来,令他变得更加渴望,更加的贪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感知,意识,伴随着对那温润的吸吮而渐渐回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柔软如棉、充满弹性的拥抱感,让他有着无尽的满足,他下意识的搂紧了那份温软,不断的、贪婪的索取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耳边传来的,是渐渐急促的呼吸声。

daocaorenshuwu.com

就在这时,突然间,他只觉得心口上一凉,一阵刺骨寒意骤然传来,令他体内升腾着的火焰瞬间熄灭同时,也机灵灵打了个寒颤,清醒了过来。

daocaorenshuwu.com

在他睁开双眸的一瞬间,整个世界仿佛都已经定格。 daocaorenshuwu.com

他看到的,是一张充满羞红的娇颜,那紫色的眼眸之中,莹润剔透,眼波流转之间,有着无尽的魅惑。如果不是胸口处的极致寒意正在不断涌入他体内,恐怕他的血液必将再次沸腾。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银色发丝有些搭在他的胸前,有些垂在他的面颊上,有点痒,但却带着她的芬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就压在他的身上,身体纠缠,更让他震撼的是,眼前看到的,是一片雪白的肌肤,在他和她的身上,竟然没有任何的遮蔽,两人的身体,就那么近距离的,密切的接触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哀求之色,柔声道:“不可以,不可以的。快停下来,如果我们那样,你好不容易才被压制下去的毁天灭地领域就会再次被激发,到了那时候,就再也没有力量能够压制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唐舞麟呆了呆,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一上一下,竟然都触及着她的娇躯。 www.daocaorenshuwu.com

猛地一咬舌尖,凭借强烈的刺痛让自己的精神清醒几分。可是,当他的眼神再次看到她的时候,强烈的视觉刺激让他不自觉的又有些蠢蠢欲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能看!他猛地闭上眼睛,下意识的将他推开。尽管在这个过程中,他内心深处是万分的不舍,但他却更尊重她,更相信她的判断。 daocaorenshuwu.com

接触着的身体分开,唐舞麟紧接着听到的就是大声、大声的娇喘。以及周围升腾起来的元素波动。

daocaorenshuwu.com

而失去了那份温软的接触,他也觉得自己仿佛所有的力量都被抽尽了似的,此时才能真正感受到自己的身体状况。 www.daocaorenshuwu.com

强烈的刺痛传遍全身,似乎他的身体在之前曾经被掰开揉碎了似的,以唐舞麟对痛苦的忍耐力,都不禁闷哼一声,额头上冷汗溢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身体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每一个细胞仿佛都被撕碎。虚弱的甚至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以他强大的自愈能力、恢复能力。就算是在以前的战斗中受到重创,也能够在短时间恢复过来。但这一次,却似乎没有那么好运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意识渐渐回归,他终于想起了一些什么。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和传灵塔强者交手的时候。然后就被那份暴戾涌入,记不清后面发生的一切了。但那份宣泄的快感,似乎到现在还能感受得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强忍着身体的痛苦,唐舞麟支撑着睁开双眸,因为在他意识之中,还有一件比自己身体状况更为重要的事情。 www.daocaorenshuwu.com

父亲怎么样了?他是不是活了下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当他睁开双眸的时候,看到的是身边已经做起来,全身覆盖着一层冰蓝色铠甲的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分明是用寒冰冻结而成的,将她的娇躯掩盖在内,尽管因为冰块的透明,依旧看上去有若隐若现的感觉。但因为思绪回归,想到父亲的安危,唐舞麟此时已经顾不上自身的欲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父亲他怎么样了?”他几乎是脱口而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父亲?”古月娜愣了一下,失声道:“父亲怎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舞麟双拳紧握,眼中恨意滔天,“是圣灵教的人!在传灵塔里面……”他有些气喘的,将之前在传灵塔内发生的一切简单的说了一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了他的讲述,古月娜不禁脸色大变,“不、不会的。爸爸不会死的。你别急,我们一起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