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儿子,等我回来

“父亲。”唐舞麟好想呐喊出声,可他现在却偏偏什么都做不了。他看到的,只有父亲和煦而又充满眷恋的微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三动了,手中的黄金三叉戟轻轻挥动,仿佛一片羽毛般在他手中划出优美的弧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色的光环一圈圈向外绽放,大圈套小圈,层层叠叠、细细密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当这金色光环出现的时候,周围的所有一切都随之变得静谧起来,雷霆开始收束,大海的波涛仿佛也安静下来。那一圈圈的金色光环轻而易举的将周围紫金色的雷霆都囊括其中,仿佛在那光环之中,本身就笼罩和约束着一个个小世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空间的波动变得剧烈起来,空间本身仿佛在拼命的挣扎,但它在挣扎的过程中,却自然而然的和那金色光环形成了一种奇妙的默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么狂暴的紫金色雷霆,就在这种约束中遵守了秩序,开始如丝如缕的凝聚,化为一道道紫金色光芒融入到唐舞麟的雷鸣阎狱藤之中。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更让唐舞麟感到奇异的是,这一次,并没有胀满的感觉,在那雷鸣阎狱藤表面,多出了一圈圈金色光环,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在那些金色光环之中,蕴含着庞大的雷电能量,但这些雷电能量却就是无法从其中冲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封印,空间的封印,这似乎和自己体内的金龙王封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空间之力的应用,只能用妙到毫颠来形容,在这一瞬,唐舞麟只觉得自己的精神之海仿佛被一道闪电击穿了一般,一种前所未有对天地至理的感悟冥冥中烙印。 稻草人书屋

周围的雷霆就在那一圈圈金色光环中悄然消失了,还有那淡化的身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儿子,等我回来。”

稻草人书屋

光影消失无踪,金灿灿的黄金三叉戟重新化为一道流光,融入到唐舞麟的眉心之中消失不见。 稻草人书屋

一种难以形容的感动也随之出现在唐舞麟脑海之中。三次,他说三次,他在我体内留下了三次保护我的能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哪怕他在宇宙另一边的尽头,他也依旧倾尽全力要保护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尽管唐舞麟从来没有真的接触过自己这位亲生父亲,但此时此刻他却已是泪流满面。因为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在他那仿佛能够倒映整个宇宙的眼眸之中,充斥着多少对自己的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爸爸,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他在心中疯狂的呐喊着。泪如泉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圈圈金色光环最终全都融入到唐舞麟体内消失无踪,而一个奇异的魂环,也随之出现在了他身上所有魂环的第九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是一个通体呈献为紫金色的魂环,在紫金色魂环表面,还有着一个个金色环形纹理,充满了高贵的气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雷鸣阎狱藤蜂拥而入,早已钻入到唐舞麟体内,充满了对他的孺慕,再没有半点生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十万年,雷鸣阎狱藤,进化完成。而在唐舞麟这个第九魂环表面,还封印了海量的之前没有吸收完毕的最精纯雷霆之力。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些雷霆之力足够雷鸣阎狱藤未来不断的消化吸收,让它持续进化,比普通魂灵快无数倍的进化。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伴随着雷霆的消失,天空也渐渐变得晴朗,乌云渐渐散去,这一场足足持续了超过七个小时的暴风雨,终于就要结束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海重新变得平静,而海面上,来自于斗罗大陆的三大舰队,此时却是有些满目疮痍的感觉。 daocaorenshuwu.com

所有的防护罩在先前那一片紫金雷霆雨的浇灌之下,都几乎崩溃。能量消耗之大,几乎将三大舰队超过三分之二的能量全部灰飞烟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在那恐怖的爆炸力作用下,很多中小型舰船上的魂导器出现了破损。如果不是瀚海斗罗陈新杰的反应足够快速,在第一时间让所有舰船释放出最高强度的防护罩,这一场紫金雷霆雨很可能就会让舰队为之覆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每一艘舰艇的指挥官们,此时心中没有恐惧,只有震撼。哪怕是陈新杰自己,此时也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种紫金雷霆雨,恐怕在整个斗罗大陆的历史上都还是第一次出现的。那已经不能用简单的可怕来形容了。哪怕是弑神级定装魂导炮弹也不可能达到如此恐怖的破坏效果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大舰队联合在一起的总能量,足够让明都那样的大陆第一城市使用二十年。在刚刚防御过程中,许多魂导能量电池组都出现了超负荷的破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简直难以想象。这种程度的破坏力,已经超越了历史上的认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那里有人。”一名参谋突然急声高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新杰一闪身就到了屏幕前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屏幕在参谋的控制下放大了空中的图像,他清楚的看到了在那里的两个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两人一坐一站。他们竟然就在先前雷云出现的最核心的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盘膝坐在那里的是一名青年,全身都散发着淡淡的紫金色光晕,这些光晕正在收敛,可他身上那排列在第九位的紫金色光环却是那么的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