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恶魔之门

说到这里,原恩震天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那天晚上,惊呼声以及浓烈的暗元素波动将我惊醒,当我看到天宕的时候,他全身都是血。却正在被一个宛如恶魔一般的存在追杀着。我迅速挡住那恶魔,就在我要将它杀死的时候,天宕却阻止了我,苦苦哀求不让我杀它。而那被我打晕过去的恶魔,缓缓化为人形,正是夜辉。”

www.daocaorenshuwu.com

无疑,原恩震天并没有讲述太多的细节,但可想而知,遇到这种情况的他,当时是何等震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之后我才知道,夜辉竟然是一名邪魂师,她的武魂是堕落天使。堕落天使,天性邪恶,与一个遥远的恶魔位面有所沟通。而且非常容易情绪失控,一旦失控,就会化身恶魔,或者是召唤恶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宕苦苦哀求,说他跟夜辉是真爱,虽然武魂是邪武魂,但夜辉却从来没有真正伤害过别人。那时候,我真的信了。毕竟,天宕是我最疼爱的儿子,可事实上,夜辉怎会没有真的伤过人呢?那天的天宕,就是伤在她手中啊!我很后悔,当时没有当断则断,立刻出手将夜辉杀死,如果那时候就出手的话,或许天宕还更容易接受一些。也就不会有后面那么多事了。” 稻草人书屋

原恩夜辉一听这话就又要发作,被唐舞麟强行按了下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原恩震天沉声道:“接下来的情况你们应该能够想象得到,虽然我极力反对,但天宕却一意孤行。他天性脆弱,但却十分固执。我努力尝试无果,而夜辉也确实十分注意,三年后,天宕二十四岁那年晋升封号斗罗,而在三年内,夜辉也没有再出现过之前的变化。我也就默许了他们在一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晋升为封号斗罗后,天宕向我提出要跟夜辉结婚。我在仔细思考之后,终究拗不过他,只能答应了他的请求,为他们完婚。因为,那时候的夜辉肚子里,已经有了你。如果不是因为她怀孕了,我肯定还不会同意他们结婚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日子渐渐趋于平淡。天宕的修炼很努力,提升的也非常快,少有弯路。他也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和当初我选择的中流砥柱不同,他走的,是一条守护之路,他说他要守护所有他爱的人,守护家族,守护妻子,也守护女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原恩震天说到这里,原恩夜辉的眼圈顿时红了起来。虽然她对父亲的记忆只是局限在小时候,可是她却清楚地记得,在自己小时候,父亲是何等的慈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恩震天继续道:“三十岁那年,你父亲步入超级斗罗行列,是家族历史上,第一个在三十岁就达到这个层次的人。那时候整个家族都在说,他未来甚至很可能超越我。成为第一位伪神层次的族长。那时候你们一家也很幸福,夜辉自从出了那件事之后,就很少在外面抛头露面,只是在家带你,他们也确实是真心相爱的。直到灾难降临那一日。” 稻草人书屋

“那场灾难,至今令人记忆犹新。你可知道,为什么你二叔对你充满敌意吗?你可知道,为什么后来将你送去史莱克学院么?还有你母亲的死,父亲被废,都是因为那场灾难的到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灾难?”原恩夜辉有些茫然,在她幼年的记忆中,并没有什么灾难出现过。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原恩震天道:“没错,就是灾难,你母亲带来的灾难。”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刚才说过,你母亲本身修为也不弱。当初,在她出现堕落天使变身并且情绪不受控制的时候,就能展现出压制你父亲的实力,那时候的她,本身也已经是魂斗罗层次了。而之后这些年,虽然她刻意的没有修炼,但她自身所拥有的能力却并不是不修炼就不会提升的。修为潜移默化的提升,终于到了封号斗罗那个层次。而到了封号斗罗层次的堕落天使,带来了灾难。”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根据夜辉自己所说,当时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修为突破九环之后,在她脑海中就出现了一个不可控制的念头,让她走到了外面,走到了距离家族较远的地方,然后,她的第九魂技就自然而然的形成了。她的第九魂技是一扇门,一扇通往恶魔位面的大门,当这扇大门开启之后,联通了恶魔位面与我们斗罗大陆。一只只恐怖的恶魔,从那扇大门之中冲出,而那时候的夜辉,也已经迷失了本性。更可怕的是,那扇恶魔之门在不断的变大,而随着体积的增大,更加强大的恶魔也开始逐渐降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灾难,就从那一刻开始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原恩震天眉头紧蹙着,“当我们发现的时候,漫山遍野已经都是恶魔,你的二婶,就是在那个时候在外游历而归,遭遇到了恶魔的袭击,她苦苦抵挡,但奈何恶魔太多、也太强大。当家族发现赶过去的时候,你二叔亲眼看到她被一只恶魔戳穿了胸膛。”

稻草人书屋

“很多东西你一直以来都只是看到的表面,你知道你二叔以前是什么性格吗?他的性格很懦弱,小时候看到谁都总是露出微笑,会很和善的和每个人打招呼。他的天赋不如你父亲,但却深受家族所有人的喜爱。你二婶虽然算是联姻,但和他感情却很好。那天当他亲眼看到你二婶惨死之后,才会如此的性情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