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好好说话

唐舞麟一步后退,避开了她的第二次戳,沉声道:“好好说话。”对于这个女精神病他已经有些忍耐不了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凌梓晨不屑的道:“看你小气那样子,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你要是能把永恒天国弄回来,让老娘陪你睡都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好说话!”唐舞麟的声音明显提高了几分。如果不是顾忌凌梓晨只是普通人,他真想用气场压制一下这个嚣张的女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好说什么?我告诉你,永恒天国的研究,我的先祖曾经参加过。它是最后一枚被制作出来的弑神级定装魂导炮弹。其中涉及到的很多关键技术,现在甚至都已经失传了。哪怕是我,也只是知道一些皮毛。你知道为什么一枚小小的导弹之中能够蕴含那么恐怖的威力吗?那是因为,每一种稀有金属中都会有一些特殊的物质,这些物质被我们称之为源泉,源泉是稀有金属之所以能够坚韧的原因,事实上,锻造就是将源泉提炼的一个过程,只有到了魂锻以上,才会改变源泉。” www.daocaorenshuwu.com

“弑神级定装魂导炮弹的提出,就是因为当时有一位著名的科学家研究出了金属源泉的提取方法,通过这种方法,能够将稀有金属最核心的能量源提取出来,并且进行提纯和压缩。而这些源泉体积非常小,一块一立方米大的沉银,能够提取出的源泉总重量不会超过一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如果有足够多的源泉,并且按照一定顺序进行排列,源泉和源泉之间会产生质的变化。而这种质变被我们称之为源泉聚变,就能爆发出极其恐怖的威力。一枚弑神级定装魂导炮弹中,拥有的源泉总质量会超过五十公斤。它所产生的源泉聚变就会化为极其恐怖的爆炸力,一旦被激发,那么,就是毁天灭地的威力。” daocaorenshuwu.com

唐舞麟还是第一次听说有关于弑神级定装魂导炮弹的资料,不禁大敢好奇,而侃侃而谈中的凌梓晨,总算是看上去正常一点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想象一下,一枚这样的弑神级定装魂导炮弹所需要的稀有金属是何等庞大,简直就是天文数字。所以,在历史上,我们也只是做出了三枚而已,就算如此,也是伤筋动骨了。等到联邦发现,弑神级定装魂导炮弹的研究极大程度的消耗资源,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行的项目时,三枚弑神级定装魂导炮弹的消耗已经产生了。因此,联邦封禁了一切有关于稀有金属源泉的研究。在我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脑残的行为。” 稻草人书屋

“源泉研究本身并没有错,稀有金属的源泉如何引用、调动,如果研究方向正确,那么,还是会对科技有巨大的帮助作用。譬如我现在正在研究的课题,就是如何利用稀有金属源泉,形成正像循环阵列,从而达到源泉循环利用、不断产生出更庞大能量的方法。简单来说,就是把一个能够不断再生的弑神级定装魂导炮弹作为能源核心,用它来支持各种高能量消耗的科技设备,譬如舰艇,又譬如航空器。我们的航空目前之所以发展的十分缓慢,其中最大的原因之一就是动力不足,不足以支持长距离太空航行,而我的这个研究如果成功的话,那么,就将极大程度的解决问题。”

稻草人书屋

“停一下凌主任,这个咱们说远了。”唐舞麟打断了凌梓晨的话,虽然对于科技他也很有兴趣,但现在最重要的问题还是要如何能够更好的去拿到那枚弑神级定装魂导炮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凌梓晨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所以,你想想,如果我们能够拿到那枚永恒天国,把它拆了,把里面的源泉取出来,再进行分门别类的整理,这是何等庞大的资源啊!如果我的研究能够完成,一个永恒天国内蕴含的能量源泉,就足够我制作一百个正像循环源泉魂导阵列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唐舞麟听的心脏一阵阵的抽搐,“拆永恒天国?这不会有危险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凌梓晨道:“当然有危险了,但危险和机遇是并存的啊!”说到这里,她流露出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我至少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能够拆除成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舞麟道:“那另外百分之四十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炸了呗。”凌梓晨说的很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唐舞麟终于明白了,在心里也终于给了这位一个定位,这就是个疯子啊!

稻草人书屋

两位冕下怎么给自己找了这么一位疯婆娘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脸色一沉,唐舞麟郑重其事的道:“绝对不行。就算永恒天国拿回来,进行研究可以,但是,哪怕是有百分之一的风险,也不能对它进行拆除和破坏。史莱克城已经炸没了,无论是唐门还是史莱克学院都禁受不起任何一次损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凌梓晨道:“我可以拿到无人区去拆除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唐舞麟终于忍不住了,怒道:“那也不行,你自己的命就不是命吗?绝对不行。这是命令,没有任何商量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