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商讨

唐舞麟眼中流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既然如此,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一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曹德智道:“这就要看你们的本事了,我会把其中的一些关系详细的分析给你听,但这个放在后面。我们先说有关战神殿的情况。”

稻草人书屋

“战神殿虽然在西山之中,但却并不是在表面上,十八层战神殿,也被称之为十八层地狱。它的入口在明都西山最高峰的山顶上,整个战神殿却是坐落于这座高峰的内部。确实是被分成十八层,每一层战神殿都有一位战神守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战神殿最初的设置,是为了鼓励军方强者们前方进行挑战,一旦挑战成功,就能够获得相当的奖励和荣誉,也是提升军衔最快的方式。只要是正式军人,如果有能力直接打穿十八层战神殿,那么,无论原本的军衔是什么,都可以被破格提拔成为中将军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舞麟吃了一惊,“中将?这提拔的也太多了吧。”他曾经是军人,当然知道军人提升军衔有多么困难。

daocaorenshuwu.com

曹德智笑道:“哪有那么容易,一般来说,战神殿最后一层都是殿主亲自守护的,也就是说,没有极限斗罗层次的实力,是根本不可能通过的。而一名极限斗罗如果成为联邦军人,中将又算得了什么呢?所以,这更多的只是个噱头。对于军人们来说,更重要的是闯过前面的战神殿。因为每闯过一层,无论用什么方式,都可以被提升一级。所以,很多高阶军官都会用这种方式来提升自己的军衔。简单来说,对于军人,从校级军官提升到将军是一道巨大的门槛,但如果在这个时候,他能够闯过第一层战神殿,那么,也可以提升一级,从而成为将军。所以,战神殿的存在,就是为了激发军人努力修炼,从而走这个提升军衔的捷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舞麟道:“那战神殿内的布置呢?都有什么样的防护手段?”

稻草人书屋

曹德智道:“战神殿十八层,可并不是只有十八位战神,同时还有众多战神殿强者。每一层战神殿都有所不同,具体的,我会一一为你介绍。但战神殿有一个好处,只要你能够闯入第一层,开始你的战神殿之旅,那么,中央军团的人就不能进入。因此,战神殿有一个叫做避风港传统,也就是说,哪怕是军人犯了错,但如果能够进入战神殿,在他出来之前,军方是不能抓他的,而每闯过一层战神殿,就可以减轻一份罪责。如果能够闯过十八层战神殿,甚至有被特赦的可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舞麟吃了一惊,“那不是说,要是有军人罪大恶极,战神殿反而成了庇护他的存在了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曹德智道:“还是那句话,要看实力。进入战神殿,想要真正让那里成为避风港,需要怎样的实力才能做到?以陈新杰那种嫉恶如仇的性格,真是来了一个罪大恶极的,能出的去才怪了。所以,真正能够从战神殿中受益的犯罪军人,更多的是本身就情有可原。罪大恶极者,就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的,跟自投罗网也没什么区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战神殿的情况明显要比唐舞麟想象中更复杂一些,这些日子他也收集了一些有关于战神殿的情况汇总,但大多都是流于表面的,曹德智今天讲的这些才是直指核心。 daocaorenshuwu.com

……

稻草人书屋

凌梓晨在会议室中等的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她原本以为唐舞麟和曹德智的交谈最多也不过有个半小时就差不多了,可这一转眼,两个小时都过去了,却还没有人来通知她可以过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唐舞麟,你这个混蛋,居然什么都不让我知道,你给我等着!”

www.daocaorenshuwu.com

“呦,这是谁让我们小梓晨这么气急败坏的啊!”一个带着几分诙谐味道的声音响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凌梓晨抬头看去,只见多情斗罗正笑眯眯的出现在她面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翻了个白眼,凌梓晨道:“您这么出现,不怕吓坏人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臧鑫哈哈一笑,“你还怕吓?要是评选唐门胆子最大的人,绝对非你莫属。怎么?和舞麟有什么矛盾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他提到唐舞麟,凌梓晨就不禁气不打一处来,“那个家伙,分明是来讨论行动方向的,作为参与者,他却不让我参加讨论,这是不是蔑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臧鑫呵呵一笑,“门主虽然年轻,但他经历了很多,心思缜密,不让你参加讨论自然有他的想法。”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哼,你们就向着他吧,自从他来了唐门之后,你们都不疼我了。”凌梓晨撅起嘴,一副小女孩儿的模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这副样子要是让唐舞麟看到,恐怕会跌破眼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臧鑫走到她面前,摸了摸她的头,“怎么会不疼你呢?我们可一直是把你当亲生骨肉看待的。好啦、好啦。你要是真不满意,回头我帮你揍他一顿怎么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凌梓晨撇了撇嘴,“他是门主,您才不会呢。反正你们就是向着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