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八章 他已如此强大?

另一边,谢邂的样子就惨烈了,两道巨大的伤口从右肩膀一直到左胯处,斗铠竟然被完全切割开来。虽然那斗铠凭借着本身有灵合金的顶级品质在快的自我修复,但谢邂却也是直接失去了战斗力,摔在地上的时候,再也没能站起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唐舞麟从天而降,落在地面上,出一声轰鸣,全场,寂静无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恩夜辉一闪身,就冲到了谢邂身边,把他从地上抱了起来,检查他的身体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一刻,她抬起头时,眼中震惊之色更是浓郁。谢邂看上去样子惨烈,可实际上一点伤都没受,斗铠分明已经被切割开来了,露出了里面的本体,却连衣服都没有破损,只是被封闭了血脉和魂力。唐舞麟先前那么强悍的攻击,居然能够将力量控制到如此精微的层次,简直就是神乎其技。 稻草人书屋

没有人会觉得他刚刚那一下是没法伤到谢邂的,事实上,如果他全力以赴,恐怕谢邂的身体都已经被切碎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乐正宇落地,也同样不好受,身上的斗铠也是出现了三道巨大的破损伤口,唯一比谢邂强点的就是,他的斗铠在防御力方面有所擅长,还没有完全破损。 稻草人书屋

落地之后,他整个人都懵了,就在刚刚那一瞬,面对唐舞麟拍出那一爪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吸摄在那里,想要闪躲都做不到。只能硬生生的去扛。可他的圣剑根本没能起到什么防御作用,第一时间就在那恐怖的金龙爪下粉碎了,然后他人就已经倒飞而出。如果不是全力防御,恐怕他和谢邂也差不多。而且他也能明显感觉到,唐舞麟那一爪,没有尽全力。更重要的是,他还没穿斗铠啊!这简直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什么时候,他竟然变得如此强大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史莱克七怪其他六人的感觉中,此时的唐舞麟,已经完全和他们不在一个范畴之内,不过一月未见,这位简直就像是脱胎换骨,更像是龙翔九天一般,展现出了远过往的实力。哪怕是乐正宇已经晋升到了六环层次,已经是魂帝,可在他面前,却依旧没有半点机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乐正宇明白,除非是自己用出那牺牲特技,或许还能拼上一拼。可就算如此,他也觉得机会不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差距未免也太大了点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原恩夜辉在谢邂身上拍揉了几下之后,谢邂这才醒转过来。然后他的身体居然在不断地颤抖,足足十几秒之后,才恢复正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怎么了?”原恩夜辉疑惑的问道。

稻草人书屋

谢邂苦笑道:“血脉震慑,太可怕了。老大刚刚那一声黄金龙吼和以前截然不同,我的血脉直接臣服了,整个身体迟滞如灌铅一般,这还怎么打?什么时候老大已经强悍如斯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此时此刻,在众人眼中,那刚刚从天而降的唐舞麟,简直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身形不再是修长挺拔,而是魁伟巍峨,就算是他们曾经面对山龙王武魂拥有者龙跃的时候,似乎也就不过如此,而且龙跃还少了唐舞麟那种精华内敛的睿智感。只有疯狂状态下的龙跃似乎才能和眼前的唐舞麟气势相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蜕变了,他真的蜕变了,潜龙出渊,一飞冲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唐舞麟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感受着刚刚对力量的运用,对身体的运用,以及对自身每一分力量的掌控,还有配合精神力对对手的感知与探察。这种感觉是美妙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除了因为突破金龙王第九层封印令他的气血之力圆满之外,本体宗那对身体控制以及对精神控制的各种法门,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像牧野说的那样,空有一身力量,不会真正的应用也毫无用处,毫无疑问,唐舞麟现在已经初步掌控了应用自身魂力与气血之力的能力。体内两个旋涡高旋转,相互牵扯又相辅相成,之前的消耗很快恢复过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来试试。”身影一闪,叶星澜就已经到了唐舞麟面前,面对强势的唐舞麟,她非但没有半分怯懦,反而战意高昂。这就是她,无论什么时候,总会迎难而上。她的路,就是要不断的挑战强者,在一次次的冲击极限中突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原恩一起来吧。”唐舞麟同时也向原恩夜辉招了招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毫无疑问,原恩夜辉和叶星澜,要比谢邂和乐正宇更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恩夜辉站起身,大步来到叶星澜身边,令徐笠智惊讶的是,叶星澜居然没有反对。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她自认不是现在的唐舞麟对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小言舔了舔红唇,走到乐正宇身边,道:“开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星澜侧向跨出一步,然后整个人就凝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但就在这一瞬间,她身体周围的光线突然变得暗淡了似的,似乎所有的光线都被她的身体所吸摄,一股极度锋锐的剑意从她身上迸射而出,令试炼场的防护罩都出现了阵阵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