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四章 无情斗罗

唐舞麟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一个人的名字,几乎是脱口而出道:“您是无情斗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能够超越擎天斗罗之上,在唐门有着崇高的地位,代表唐门在这里,还能成为血神营的血一,帝国上将。这无疑都需要无比强大的实力。而同时符合这一切的人,在唐舞麟脑海中就只有一位,无情斗罗曹德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情斗罗微微一笑,“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知道你会猜到的。世人都认为我曹德智是因为什么特殊原因游戏人生去了。可谁人知道,在六十年前,我才真正明白自己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六十年来,我一直留在这里,曾先后八次进入深渊位面深处,探察深渊情况。这六十年来,我活的很充实,但我也更加的明白,血神军团存在,是何等重要。我必须要留在这里。六十年前,我接替了上一位血一,他来自于战神殿,是三代之前的战神殿殿主。他当时只告诉我一句话,他说,这里是孤独的,又是骄傲的。生命是孤独的,灵魂是骄傲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六十年后的今天,我对他这句话深以为然。也为每一位血神军团的战士们引以为豪。他们的灵魂都是骄傲的。所以,当臧鑫和我说起希望你能来历练一番的时候,我同意了。因为我希望,你也能够拥有一个骄傲的灵魂。这对你的未来很重要,同时,也能让你更清楚的看清这个世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情斗罗,这位真的是无情斗罗,听着他的话,唐舞麟之前心中的沉郁一扫而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复兴史莱克学院固然重要,可守护住这深渊通道却也同样重要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六十年如一日的守护,这是何等情操?是的,他的灵魂是骄傲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唐舞麟深吸口气,“殿主,我可能还无法真正明白您现在的境界,但我愿意留在这里,真正的弄明白所有。您的意思我懂了,我也会倾尽所有,努力的提升自己。” 稻草人书屋

无情斗罗微笑道:“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责任,我的责任落在了这里,而你的责任,则落在学院。不要操之过急、急于求成。你要记住,只有你活着,学院才有希望。哪怕是你这一代没能复兴成功,也要为下一代打好基础。目前大陆局势非常混乱,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都遭遇着一系列的问题和变化。你要做的,就是先提升自己,拥有保护自己的实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舞麟认真的点了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情斗罗道:“你很坚强,这让我很高兴。好,我给你讲讲深渊位面的真正情况。让你了解的更多一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情斗罗脸上笑容消失,沉声道:“深渊位面会比你想象中更加强大。在那个世界中,一共有一百零八层深渊,每一层深渊都有空间通道相连。都生活着一位帝王。所以,深渊骑士有一百零八位帝王级别的存在,也被我们称为深渊一百零八帝。这深渊一百零八帝之中,前三十六层的帝王,实力和我们人类的封号斗罗差不多,不足为惧。中三十六层则是相当于我们的超级斗罗存在,也好抵御。但那最后的三十六层却都是等同于我们人类极限斗罗层次的强者,甚至还要超越,尤其是最后十八层深渊的帝王,全都是半神级的存在。那位第一百零八层的深渊大帝,更是有着无限接近于神的实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深渊世界的能量,是一种特殊形式存在的,和我们大陆上的天地元力截然不同。对于他们来说,我们这个世界的天地元力能够被他们通过吞噬生命而吸收转化,壮大整个位面。而深渊位面却并没有什么对我们有用的东西。否则的话,联邦或许还有可能集结大军向深渊位面发起战争。没有利益,联邦就只让血神军团守住通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深渊一百零八层的能量是守恒的。也就是说,在那个位面之中,所有能量加起来有一个总数,这个总数轻易不会改变,如果减少了,就需要通过吸收外界能量来补充。外界能量,就是类似于我们的生命能量。所以,在联通我们这个位面之后,深渊就一直尝试着侵略,从而壮大自身的整体能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可以把深渊位面想象成一个整体。就是一个完整的生命体。那些深渊生物不过是它的一个个细胞。细胞死去了,能量却会被回收,再产生新的细胞。这就是深渊生物最可怕的地方。我们能够击败它们,击杀它们的强者,却无法将它们彻底毁灭。像今天对你出手的深渊魔主,魅皇,都是后三十六层的超级深渊强者。它们受到深渊通道封印的影响,只能投影过来部分能力。否则的话,血八是不可能挡得住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目前通道的情况,只有前三十六层深渊帝王那种层次才能降临,所以,有我在,他们那种层次的强者也不敢轻易到来。毕竟,就算能够重新恢复,但死一次,恢复的过程却是非常漫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