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秦王玄宫

  1
  西北悬崖绝壁上有种岩羊,当地称为悬羊,个头不大,十分罕见。悬羊血非常值钱,一头悬羊放不到三碗血,接到碗中放上半天,上边会浮起一层清油,那可是一宝!不仅有起死回生之效,还可以壮阳,太监吃下去都能娶媳妇儿。一旦听说什么地方出了一头悬羊,立刻会有几十上百个人在崖下盯着,别的野兽也吃它,所以是越打越少。余下的悬羊都被打惊了吓怕了,轻易不敢现身,很难见到,可遇而不可求。如若赶上时运,打到一头悬羊,那也是不小的横财。至于披毛煞,则是说的人多,见的人少。
  马老娃子让愣娃马栓背了他,带我们从小路上到高处,望见对面一座山岭,过去称为“玉皇殿”,俗称皇帝台子,正是秦王玄宫所在的位置,绝壁巍峙,奇险无比。我们脚下这座山等于玄宫前的供案,唤作“供台山”。供台对应宝殿,可谓天造地设,又有藏纳之形。在山下看不出什么,非得上了供台山,才可以观望玉皇殿,地势由南自北,逐步升高,后有苍山起伏,可为依托。这么大的形势,埋得下万乘之尊!
  在过去来说,王侯将相坟上的封土堆多高,那也有规矩,高出半尺也有罪,秦王玄宫在规模上或许不及皇帝陵寝,龙脉形势却不逊色。明朝山陵,尤其讲究形势布局。门廊前堂、明楼宝城、寝殿祭宫,坐落在一条中轴线上,面南背北,自下而上,前后有序。前后呈龟蛇之形,左右列龙虎之状。整个陵寝按远山近水分布,层次分明,气势森严,有如构成了一幅画卷,令人叹为观止。按《十六字风水阴阳秘术》中的记载,秦王墓山上的宫殿,应该也是这般形势。曾几何时,山上苍松偃柏覆盖,珍禽异兽出没,但是经历了数百年沧桑,宫殿和树木荡然无存,仅余下一个大坑。那是起义军盗挖秦王玄宫,生生挖出来的,如同将大山掏去了一部分,当中荆棘丛生,荒草凄迷,乱石陈横。玉皇殿风水形势全让这条沟破了,而今成了一座荒山。
  一行人绕上半山,见这大坑又深又阔,当地虽然干旱,可也不是不下雨,致使坑底泥石混杂,荒草长得比人还高,走进去寸步难行。大金牙走不惯山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和胖子架上他,一路拨草前行。愣娃带我们走到一处,乱草中倒了一尊石俑,他扒开下边一个洞口,比画着说是这个地方了。胖子打起手电筒,往里边张望了一阵,说是看不到底。
  我看这个位置应当是秦王玄宫的尽头,可以见到墓砖,砖缝也都长了蒿草,不知这下边为何有个窟窿,上头还用石俑挡住了。我寻思马凛下洞之后去向不明,那也不奇怪,洞中晦气沉积,走到深处会把人呛死。正当此时,刮起了大风,风起云涌,播土扬尘,刮得众人灰头土脸,一个个好似刚打土地庙出来,又见阴云低沉,似要变天。
  马老娃子迷信,怕是惊动了鬼神,况且天色黑了,要下去也该等到白天。
  我却不这么想,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倒斗遇上风雨,可谓得了天时,风雨交加,洞中晦气去得快,不至于将人闷死。
  马老娃子说:“黑天半夜钻土窑儿?不怕撞了煞?”
  2
  大金牙说:“我们胡爷当过连长,一身是胆!”
  马老娃子说:“连长连长,半个皇上,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我说:“我哪儿来的黄金万两?穷得老鼠啃房梁,那倒是真的。”
  马老娃子说:“原来是咱穷人的队伍,可把你们给盼来了!”
  沉住气等到半夜,狂风过后,天上雷声隆隆,黄豆大的雨点子,噼噼啪啪打下来。漆黑的雨幕裹住了一切,偶有一道闪电划过,刹那间映得人脸一片惨白。
  马老娃子跛了一条腿,钻不了土窑儿,他让马栓跟我下去,多捡几件明器。愣娃马栓可也没有那个胆子,几个闷雷打下来,已吓得他面如土色。常言道“一树之枣,有酸有甜;一母之子,有愚有贤”。何况马凛和马栓这哥儿俩,全是马老娃子捡来的,又不是亲哥儿俩,脾气秉性全然不同。
  我对马老娃子说:“我瞧不出下边是不是土窑儿,带个愣娃下去,等于多个累赘,还不如让他在上头给我拽绳子。”于是让大金牙在上边等,我和胖子一齐动手,放下一条绳子。我在身上挂了纸皮灯笼,撑开金刚伞,当先下到洞中,深倒没有多深,但觉脚下凹凸不平,用纸皮灯笼往下照,尽是砖石土块,苔痕斑驳,四周看不到尽头,摸不到边缘,一阵阵阴风掠过,灯烛忽明忽暗,但也没有灭掉。我打开手电筒,往上转了几圈。上边的胖子看到光亮晃动,当即顺长绳下来。
  胖子下到洞中,点上一根火把,面前明亮了许多。二人仗起胆子往深处走,摸到边缘石壁,但觉腐晦扑鼻。我举起手电筒来看,墙壁以砖石砌成,皆为40斤一块的巨砖,又用三合土抹灰,异常坚固。我们置身之处,似乎是秦王玄宫的一处墓室,里边空空荡荡的,当年闯军盗毁玄宫,可能没挖开大殿尽头的后室。墓室坚固,别无出路,石壁下摆了两个供箱,檀木打造,以铜饰裹边,朱漆脱落,木板腐朽,里边本该放置五供,但是没东西。再往旁边看,有一具死尸倚在石壁下,腰上拴了红裤带子,全身干枯发黑,旁边扔了条麻袋,打扮同马栓一样,不用问也知道,这是下来捡宝的马凛。
  胖子说:“放羊娃子怎么死在这儿了?他捡了什么好东西?”说话他去看扔在地上的麻袋,里边是秦王玄宫中的金器、银器、玉器,不下十七八件。
  我刚要捡起麻袋,忽听两声蛇嘶,石壁裂痕中探出一个扁平三角脑袋,鳞片让手电筒的光束一照,色彩斑斓。关中有这种蛇,俗称“烙铁头”,咬上人没有不死的。胖子手疾眼快,手中火把往前一挥,吓走了烙铁头。我见烙铁头不止一条,头顶上又有碎石崩落,担心墓室会塌,立即用绳子捆上马凛尸首,胖子捡了那条麻袋,二人拽上尸首,迅速退了出去。
  我先拎了麻袋上去,风雨交加,山上黑灯瞎火的,面对面看不见脸。我对马老娃子说了下边的情形,马凛让烙铁头咬了一口,毒发身亡,他捡的东西全在这儿了。说罢,我又让大金牙和马栓过来,再扔一条绳子下去,绑上个布兜子,好将尸首吊上来。
  马老娃子趴在麻袋上大哭,虽然马凛是他捡来的孤儿,可也有些情分。我听他这哭声不对,干打雷不下雨似的!我发觉不好,转头往后看,刚好一道闪电掠过,瞬间一片惨白,只见马老娃子举起油布下的鸟铳,对准了我正要打!我心念一闪,必是马老娃子见财起意,舍不得分我们一半明器,他可能也不是头一次这么干了,真下得去手!闪电过去,天上一个炸雷打下来,几乎是在同时,马老娃子手中的鸟铳搂响了,他旁边的马栓也放了一铳。我来不及闪躲,急忙打开金刚伞,两杆鸟铳打出来的铁砂、铅弹,全喷在了金刚伞上。我一腔子血往脑门子上撞,心说:“你二人跟我无冤无仇,为了几件明器,居然在我背后下黑手,不是天上有道闪电,我又带了金刚伞,岂不成了屈死之鬼?”
  穷乡僻壤,人心险薄,因财杀人的多了,我不该一时大意,出来打雁倒让雁啄了眼!奈何相距太近,他们鸟铳中装的火药又足,打在金刚伞上,冲击可也不小,我不由自主往后疾退,一步踏空,竟从洞口掉了下去。当时身在半空,全无辗转腾挪的余地,眼前漆黑一团,怕要摔得粉身碎骨,但听“砰”的一声,正好砸在胖子身上。多亏我手上有金刚伞,坠落之势不快,那也撞得够呛,眼前金星乱晃,犹似天旋地转一般。
  胖子说:“老胡你怎么又下来了?麻子不叫麻子——你坑人啊!”
  3
  不等我说话,大金牙从上边掉了下来,撞到金刚伞上,滚到一旁,跌了他一个七荤八素,开口带哭腔儿:“哎哟我的屁股,马老娃子他下黑脚!”原来大金牙在上边见到马老娃子突然动手,惊得呆了。下这么大的雨,马老娃子鸟铳打过一发,已经不能再用了,当下拽出刀子,恶狠狠地问:“你下不下去?你要不下去,我这刀子可也方便着哩!”大金牙扭头要跑,屁股上挨了马老娃子一脚,一个跟头掉了下来。话没落地,之前放下洞的绳子,已经被马老娃子拽了上去。
  胖子这才明白过来,抬头往上骂:“老驴别跑,不怕你飞了!”
  骂了没半句,又听到一声闷雷般的巨响。原来上边的马栓打了个“崩山炮”,那是殿门口开山用的土雷。马栓是个没心没肺的愣娃,马老娃子让他干什么他干什么,拽走了绳子不说,还要崩塌洞口,将我们活埋在下边。闷雷声中,乱石泥土纷纷落下,三个人抱头躲避,退到石壁之下。我担心让烙铁头咬上一口,赶忙打开手电筒,借光亮一看,他们二人脸上又是土又是血,黑一道红一道,我估计我脸上也是如此,伸手抹了一抹,恨得咬牙切齿,暗骂:“驴操的马老娃子,无名的老匹夫,真叫绝户人办绝户事儿!你等我出去,倒让你这厮吃我一惊!”
  胖子心中不忿,打马老娃子祖宗八代开始,挨个往下骂了一个遍。
  我说:“你骂上三天三夜,马老娃子也不会少一根寒毛,先出去再说。”
  胖子说:“怎么出去?往上挖可不好挖,一旦挖塌了窑儿,还不把大金牙活埋了。”
  大金牙说:“我招谁惹谁了?再说要真塌了窑儿,那还不是咱哥儿仨同归于尽?”
  胖子说:“你跟你自己同归于尽去,反正有你五八,没你四十,你在哪儿也是多余。”
  大金牙说:“胖爷你可是知道我大金牙是什么人,我对你和胡爷一片忠心两肋插刀,怎么成了多余的了?对了,我看放羊娃子在下边捡到一大麻袋明器,能有十七八件,全是好东西!”
  胖子说:“你看你这点儿出息,怎么还惦记捡东西?真是好吃屎的,闻见屁也香!你也别怪我说话不好听,忠言逆耳啊!你让我腚门上抹蜂蜜——甜话蹿出二里地,那我也会,问题是顶个屁用啊,出得去吗?”
  大金牙赔个小心,连说:“是是是,我可没提捡东西……”
  胖子说:“不捡东西也不成,因为话又说回来,吃咱这碗饭,忌讳走空,走空则不利,不在乎多少,但是不能空手出去。我不跟你说明白了,你知道城隍庙旗杆子几丈几?胖爷我说话不在乎多少,说的是个理儿!天有天的道儿,人有人的理儿,捡是为什么捡,不捡又为什么不捡,其中全是理儿!不吃饭成,没理儿不成!你还没活明白,悟不透我这个理儿!”
  说话这会儿,头顶上仍有坍塌之声,我听得心惊肉跳,想找条路出去,奈何四周全是石壁,无路可走。刚才乱石崩塌,烙铁头都被惊走了,一时不见踪迹,但这玄宫可也奇怪,雨水从洞口渗下来,脚下却没有积水。我让胖子和大金牙住口,往周围仔细看看,或许会有暗道。胖子在之前找到尸首的墙角,捡到一根火把,还可以点亮。三个人在明暗不定的火光之下,见石壁尽头有道裂痕,泥水不住地淌入。
  我用手抹去壁上尘土,发觉凹凸不平,举起火把来照,居然是一座地宫石门,面南背北,气势巍峨。石门上有钉石和门环,钉叫乳钉,因为形状和乳头相似,门环衔在兽口之中,使用一整块巨石雕凿而成,浮雕龙蛇、麒麟、海马,石门顶部还有仙人骑乘飞鸟的图案。
  玄宫石门紧紧闭合,没有开启过的痕迹。三个人使上吃奶的力气,肩顶足蹬才将石门缓缓推开,里边是一条规模惊人的通道,走势倾斜向下,全部用石砖砌成,两壁直上直下,上方是拱形券顶。置身于其中,恍如走进了一座神秘辽阔的宫殿,有一种摄人心魄的气势,压得人透不过气。
  4
  我走进去,将手电筒光束照到石壁上,但见灰色巨砖皆有万字纹,心下暗暗吃惊,这是个什么去处?竟是秦王玄宫不成?一想到秦王玄宫,我下巴好悬没掉在地上,秦王玄宫远在明朝末年已经被乱军盗挖过了,山上宫殿尽毁,龙脉无存,开凿于山腹中的玄宫也给挖开了,仅余下千疮百孔的一个大土坑,然而下边又是一座完好无损的地宫!几百年前已遭盗毁的秦王玄宫,居然又出来了?
  我对胖子和大金牙说,之前我一直在想,岭上的大坑虽然很深,可是还不够深,当不得此山形势,寻龙诀有言——苍龙入地而玄,深不可知也。玄宫是指地宫,有深埋地下之意,够得上此山形势的玄宫,说不定是座“九重玄宫”!在过去而言,皇帝死了不能说死了,要说成大行,驭龙升天。秦王比大行皇帝还讲究,以玄宫为陵,玄宫又称法宫,九重指的是砖,三块墓砖为一重,三重为一层,上边两层皆为疑冢,仅有从葬的棺椁明器。那些饥民出身的起义军,尽是些吃不上饭的泥腿子,大多没见过世面,个别盗过墓的,也仅仅挖过老坟包子,想不到秦王玄宫规模如此之大,掏了这么深以为掏到底了,岂知上了秦王的当,玄宫下边还有一层,那才是真正的椁室!
  大金牙一拍大腿:“嘿,我刚才说什么来着,合该胡爷你撞大运!之前我可还说,进山倒斗赶上风雨大作,正应了一个天兆——乃是墓主气数当尽,多半会有东西出土!常言道龙行有雨,虎行有风,殿门口这地方,一年到头湿不了几次地皮,可刚才这阵风雨,早不来,迟不来,等哥儿几个上了山才来,不是征兆有异是什么?我敢说,秦王棺椁中一定有无价之宝,没有我把我脑袋给你!胡爷你是明白人,殿门口那些放羊娃子不是吃干饭的,积祖下来有几个没掏过老坟?你不下手,等到消息传出去,秦王棺椁中陪葬的珍宝可全没了!东西落在咱们手上,不比让马老娃子那些人掏去好吗?”
  胖子说:“大金牙这话也对,你不要就得让别人掏走,你舍得让放羊娃子掏了去?明器落在旁人手上倒还罢了,落在他马老娃子手上,你忍得下这口恶气?说实话我也不想趟这浑水,可是人要走上背字儿,想上吊都找不着歪脖子树,身子掉井里了,耳朵还挂得住吗?”
  我说:“你不用撺叨我,吃倒斗这碗饭,见了土窑儿还有不敢进的?但是我有两句话,你们得记住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加强纪律性,倒斗无不胜。”
  大金牙说:“胡爷的话一句顶一万句,挺一般的话,让你说出来都得变个味儿,越琢磨越对,学深学透了够我受用一辈子,真得说是——言语不多道理深,奥妙无穷啊!”
  胖子听不下去了,他说:“大金牙你好歹也是胸口上长毛的汉子,你还要不要个脸?是不是他放个屁,你也敢说那叫时代最强音?”
  说话又往里走,有三层向下的台阶,台阶下是座长殿,两边各有一排盘龙抱柱,阴森的长殿中没有灯烛,幽深而又空旷,常如三十夜,却似五更黑。
  三个人走进空寂的地宫,凭借手电筒的光束四处打量,冥冥中似有一股无形的威慑力,到处漆黑阴冷,充斥着腐朽的气息,越往玄宫深处走,越使人感到压抑。行至尽头,又有一道拱形殿门,是一整块汉白玉雕成,排列九九玉钉,应该是玄宫内门,两边有供奉长明灯的青花龙缸,几尊镇殿兽相对而峙。而在汉白玉墓门两旁,各有一个莲形台座,一左一右摆下两口大棺材,布满了灰土和蛛网。抚去尘埃,显出朱红的棺材头。
  胖子问大金牙:“怎么有两口棺材?秦王老粽子在左还是在右?另一个是干什么的?”
  大金牙说:“墓主怎么会摆在殿门前?此乃香楠棺椁,放的是从葬嫔妃。”
  我不得不佩服大金牙,别看他为人不怎么样,眼光那是没得说,他不用上手,拿鼻子一嗅,嗅得出是香楠棺椁,他这两下子,可真没人比得过。
  胖子走到近前,伸手去揭棺盖,要看里有什么东西。
  大金牙惊道:“不成!嫔妃的棺椁动不得!”
  胖子说:“你别一惊一乍的,我这不是好奇吗,打开看看有什么大不了的?”
  大金牙说:“闷死在棺椁中的嫔妃好看不了,那得多吓人!”
  胖子说:“你掏的是明器,又没让你抱上粽子挨个亲一遍,还在乎长得好不好看?”
  大金牙说:“大行皇帝下葬,会将嫔妃捆住手脚放进棺椁,直接钉上棺盖,抬进地宫陪葬。活葬的嫔妃棺椁,没有任何绘饰,况且从葬嫔妃棺椁中很少有珍宝,顶多裹上几层黄绫,全是活活闷死在里边的屈死鬼,那有什么可看的?”
  胖子不在乎从葬嫔妃有没有怨气,可他一听棺椁中没有明器,登时提不起兴致了。他又问大金牙:“秦王玄宫这么大,还有从葬的棺椁,怎么没几件明器?”
  大金牙说:“不会没有陪葬的奇珍异宝,不过要放也该放在秦王身边。”
  胖子说:“嘿!你瞧我这暴脾气的,有这话你不早说?”
  说完他去推殿门,可汉白玉殿门里边放置了顶门杵,从外边使多大劲也推不开。他带了门穿子,打两扇门当中捅进去,一推一转,即可顶开石杵。胖子将殿门顶开,我挤身进了正殿,正殿又叫椁室。秦王玄宫与明代皇陵布置一致,椁室是安放棺椁的所在,为了聚气,规模相对较小。殿门一开,里边黑得出奇,手电筒的光束,在浮动的尘埃中摇晃,空荡荡黑乎乎的,周围有一股腐烂霉臭的气味,挥不去挡不住,直往人脑袋里钻。在死一般的沉寂之中,连脚步发出的声响,听起来都让人心中发慌、发毛、发怵、发懵,无法形容的不安直入骨髓,在皮肤上生出一层鸡皮疙瘩,似乎有一股寒意,透胆钻肝。
  5
  我正往前摸索,猛然发觉有个东西悬在面前,相距殿门很近,再往前走都快撞上了,我以为是积在蛛网上的塌灰,没来得及用火把去照,抬手一拨,那东西晃了几晃,头顶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动,在阴森的大殿中听来,真使人毛骨悚然。
  三个人抬头往上一看,均是寒毛直竖,根本不是什么塌灰,正殿门洞之上,吊挂了一个披散长发的宫女,双脚悬在半空,在拱门下晃来晃去。
  悬吊在拱门下的尸首,身穿宫人服饰,锦袍已变质乌黑,长发直披下来挡住了脸,落满了积灰,胸前还拴了一个黄绫包裹,是以玉带自缢,悬在地宫之中不下几百年了,翼冠掉落在地。由于持续下坠,尸首被抻长了许多,四肢奇长,又披散了长发,冷不丁在漆黑阴森的玄宫中见到,真能把人吓个半死。
  吊在殿门上的女尸让我这一碰,在半空晃了几下,玉带勒住的脖子突然断了,尸身掉了下来,坠落在地。而长发披散的人头,兀自悬在高处,晃动不止,有如活鬼一般。关中台子戏上有八大绝技,说到惊人之能,当以吊尸为首,俗称“大上吊”,以前吓死过小孩,你想台子戏上的吊尸都吓得死人,何况真吊上这么一个?
  胖子说:“真是草地里蛇多,沙窝里狼多,古墓里的粽子多,门上也吊了一个,这是为了吓唬倒斗的?我们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才进你这门,你给我老老实实地还则罢了,敢出什么幺蛾子,老子拿黑驴蹄子招呼你!”
  大金牙吓出一身冷汗,没想到一进正殿,会撞上这么一位,可他见了明器走不了道儿,看到宫女一身锦袍,以丝绦拴在身上的黄绫包裹中,掉出一个鎏金铸铁盒子。他低下头看了一看,奇道:“夜来我梦见九宫娘娘显圣,说我福大命大造化大,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将来一定会飞黄腾达,万灾俱消,富贵无限,可不是应在这儿了!”
  我问他:“九宫娘娘没告诉你,你那是在做梦?”
  大金牙说:“那倒没说,可我自己个儿明白。”
  我说:“自己个儿明白是做梦你还当真?有鸡叫是天亮,没鸡叫也是天亮,该不该发财,可不在有没有九宫娘娘显圣托梦。”
  大金牙说:“怪我说走嘴了,合该咱哥儿仨发财成不成?我跟你二位说,挂在殿门上的大姐,可不是一般的宫女,这是个捧宝官!”
  相传帝后下葬,会以心腹宫女殉葬。不是真有这么个官职,古代从葬的宫女跟明器没有两样,捧上陪葬品的宫女随同棺椁一并进入地宫,等到地宫大门闭合,她或吞金或自缢,死在里边。
  我和胖子听大金牙说得奇怪,打起手电筒去看女尸挂在身上的鎏金铁盒,只见上下两面铸有纹饰,正面是一个虎爪人首的神怪,长了九个男子人头,底下也有个九首一身的,身子是一条蛇,长了九个女子人头。打开铁盒,内侧同样有奇异图案,上边是九条龙蛇,当中为神、鸟、鹿,首尾相接,盘旋合一,下有一棺二鬼,我从未见过,然而鎏金铁盒之中并没有放东西。
  大金牙说:“你还别说我大金牙没用,你们没见过,我可认得,九头兽身的叫陆吾,人面而虎爪,凶恶多疑,擅于守护秘密;九首蛇身的叫彭祸,人面而鳞身,贪婪成性,擅于镇守宝藏。古墓地宫之中,尽有不曾出世的奇珍异宝,说不定是个惊天动地的东西,不在这儿也在棺材中,横不能长腿儿跑了,有你们二位出马,再加上我大金牙这个脑袋,等于是打了双保险,还担心找不出来?”
  6
  胖子是叫花子剥蒜——穷有穷打算,别等以后了,搂上一个是一个,捡起鎏金铁盒塞进背包,他还有理:“摸金校尉在一座古墓中仅取一件明器,包装可不算在内,好比你买鞋,没鞋盒子是一双鞋,有鞋盒子不也是一双鞋?”
  我说:“你给我把招子放亮了,当心脚底下,别光顾了掏明器。”
  胖子说:“你放你一百二十个心,我后脑勺都长眼,等会儿你瞧我的,我要不拿出几手来让大金牙瞧瞧,他还以为我在这个行当中是光吃白米饭的!”
  说话站起身形,又往椁室中走,但以玉带自缢的捧宝官,死了几百年,尸首悬挂在拱顶之下,枯朽已久,受到晃动,玉带吊住的尸身落地,人头还挂在高处,玉带同门梁之间不住发出“咯吱咯吱”的怪响,晃来晃去这么晃了几下,宫女的人头也掉了下来。
  大金牙在门下过,宫女人头正掉到他身上,可给他吓尿了,担心让人头咬上一口,连忙拨到一旁。长发裹住的人头,落在丹犀玉阶上,又滚进了正殿。椁室之中黑灯瞎火,我们手持火把走进去,见这椁室并不大,从风水上来说,可能是为了聚气。椁室上方的穹顶及四壁,皆凿刻往生经文,两边有相配的耳室,尽头为后室,放置无字碑一块,下有赑屃,民间俗称这叫王八驮碑。正当中是一座雕龙刻凤的莲花宝台。有一口漆皮脱落的巨大棺椁,饰以鱼龙变化的彩绘,摆放在三十六品莲形宝台之上。两边也摆了龙缸,上有鎏金宫灯,灯油灯芯俱全,但是早灭了。棺椁周围有五个陶俑,积满了尘土。棺椁脱落的漆皮之下灿如金丝,全是龙鳞纹。生长在深山穷谷中的楠木,或为大风所拔,横埋在沙土之下,经过上千年,呈现紫色,那仍是木料,埋下上万年,变成了半化石,才会形成金丝龙鳞,水不能浸,蚁不能穴。传说当年在云贵深山老林中找一方金丝龙鳞楠木,进去一千个人,仅能出来五百个人。以往说到上好的棺材料,比如阴沉乌、黄肠柏,埋在坟中几百年,出土时仍旧坚硬如铁,称得上“木中瑰宝”,均已绝迹,可遇而不可求,有多少钱也买不到,那还比不上金丝龙鳞,真可以说是万金难求!莲台有双龙盘绕,通称法台,此乃佛道传统,隐含来世超生之意。我们虽然提心吊胆,但是踏入正殿,目光都被莲台上的棺椁吸引住,再也移不开了。
  我心说:“帝王将相又如何?大限一到,还不是一样吹灯拔蜡成了粽子?”
  大金牙是侃爷一个,光会耍嘴皮子,胆子一向不大,身上阳气也虚,一旦犯起喘来,比个抽大烟的好不了多少,他干的是倒卖明器,逞的是口舌之能,卖弄的是眼力见识,十足的贪生怕死之辈,野鸡站门头,上不了天王山,打娘胎生下来,他就是这个样子,走到这气势恢宏的玄宫宝殿之中,不觉两腿打战,匍匐在宝台之下,要给秦王棺椁磕头。
  胖子对大金牙说:“你给个粽子磕什么头?不知道中国人民已经站起来了?”
  我说:“对,站着说话不腰疼嘛!”
  大金牙说:“那是没错,可……可这棺椁也太大了……”
  胖子说:“棺椁太大了抬不出去,值多少银子也没用,你至于激动得直打哆嗦?”
  大金牙说:“棺椁上有龙凤纹饰,可见是同棺合葬,还有一个陪王伴驾的主儿!”
  胖子说:“两个棺材瓤子?明器岂不是也得多上一倍?”
  大金牙说:“凭这阵势,棺中必定有价值连城的至宝!”
  胖子说:“又故弄玄虚,价值连城是多少钱?”
  大金牙说:“我那是打个比方,您还别嫌我没见过世面,我是说不出价儿,总之是值了大钱了,你想要多少是多少!”
  胖子说:“你真拿我当傻子?我想要多少是多少?那也得有人出得起这份钱不是?我这儿想了半天,结果没人出得起钱,我不白想吗我?耽误我时间,浪费我感情,你赔得起?”
  大金牙说什么也不是,他不敢再接胖子的话了,只好跟在我身后,伸长了脖子往前张望。
  我们上了宝台,举高手中火把,直照到上方的穹顶,才看到伞盖形斗拱藻井之中,浮雕一条口衔宝珠的金龙,忽明忽暗的火光之中,倒悬于头顶的金龙呼之欲出。
  大金牙抬头往上看,吃一惊道:“呀嚇!好一条五爪金龙!”
  胖子说:“你什么眼神儿,分明只有四个爪子。”
  大金牙说:“金龙四肢上各有五爪,如同人手,这叫五爪金龙!”
  胖子说:“几个爪子也值得大惊小怪?”
  大金牙说:“胖爷有所不知,龙爪上的讲究可大了去了,自古以来,皇上用的龙才是五爪金龙,别的龙没有这么多爪子,爪子不够不是真龙,金龙所衔宝珠叫轩辕镜。”
  我说:“秦王玄宫不仅形势大,又用了五爪金龙,入土之后还妄想当皇帝?”
  胖子说:“皇帝没当成,当个粽子还要这么大排场,这可全是民脂民膏!”他是聋子不怕惊雷响,死猪不怕开水烫,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见了玉皇大帝也敢耍王八蛋,说话要上前开棺。
  可是明器再好,带不出去那还是死人的东西,正殿到此已至尽头,秦王玄宫深埋在大山腹中,周围山壁之厚,难以想象,你有多大的能耐,可以穿山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