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6章 一直是你大哥哥

阿帕丝将自己遇到祖向天的事情说了一遍,也将关于搜查妖铺的事情提了一嘴,只是关于自己姐姐的事情,阿帕丝没有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果然圣裁院和异裁院就是智障收拢所,祖向天这种眼睛长到头皮上面的人都能够当上裁教,由此看来那几位大天使也不是什么好鸟啊!”莫凡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没说你在这呢,不过如果想潜入到圣邸的话,倒可以利用利用这个祖向天。”阿帕丝说道。

稻草人书屋

“怎么个利用法。”莫凡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对我没太大的防范,我骗他说我是自己偷偷跑出来的,让他带我去参观圣邸,相信他也不会拒绝。”阿帕丝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可不行,我听赵满延说了,祖向天看上去在国际上非常的光鲜,但其实有不少丑闻被他们用势力和钱给掩盖了,他既然那么痴迷你,更不能让你送到他嘴里去。在圣城,你不能使用任何美杜莎力量,就那点半吊子植物系法术怎么保护自己。”莫凡直接摇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小丫头片子脑袋在想什么啊,别说是在圣城里阿帕丝不能使用任何力量,就算是在圣城外,莫凡也不会把阿帕丝拿去钓祖向天啊,祖向天既然能当上裁教,他肯定有他过人的本领,而且此人心计很深,若不是阿帕丝特殊的属性预警,莫凡压根不知道他会痴迷少女,还以为他是个GAY呢,毕竟穆宁雪那么美他都懒得多看一眼。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善于伪装的人,往往需要格外小心。莫凡可不能平白无故的就把阿帕丝给送了……自己都还没机会享用呢!

稻草人书屋

“不靠他,你们想进入到圣邸是根本没可能的。”阿帕丝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算进入了圣邸又能怎么样嘛,我们还是没可能见到秦羽儿。”莫凡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说得也是。”阿帕丝点了点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阿帕丝,你怎么突然间这么热衷的帮我了,这可不像平常的你啊?”莫凡盯着阿帕丝那张纯美纯美的小脸,开始盘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俗话说,男人和女人一旦肌肤相近了,多少都会有一些心意相通。莫凡和阿帕丝尽管一直都维持着非常纯洁的主仆关系,但他们心灵可是比那些一起睡了十几二十年的老夫老妻还更有感应。

www.daocaorenshuwu.com

莫凡在旅店里的时候,就感应到了阿帕丝内心难以掩盖的愤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一刻莫凡就打算奔过去查看情况了,但很快阿帕丝又收了起来,并回到了旅店,让莫凡在意的可不是偶遇祖向天的这个问题,他更在意的是让阿帕丝这么愤怒这么悲伤的究竟是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我也只是同情秦羽儿。”阿帕丝小声的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跟我说谎就没意思了。”莫凡看阿帕丝还在伪装坚强,于是把她拉到了自己身边,开口道,“阿帕丝,撇开我揭穿了你的美杜莎身份这个事情来说,我一直是你大哥哥,有什么委屈难过的就尽管告诉我,我会帮你做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帕丝内心的那份伤心,莫凡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所以即便阿帕丝什么都不说,莫凡也知道她一定失去了自己最亲的人,并且就在不久前被人在这个大大的心灵伤疤上撒了一把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样的情绪,阿帕丝想藏也藏不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莫凡也不是铁石心肠,这么长时间来的接触,莫凡能够感觉到阿帕丝更偏向于人性,没有蛇的毒性,想来这和她失去的那个人有很大的关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阿帕丝被莫凡这拉到怀里摸着脑袋,起初还有很剧烈的抗拒之意,毕竟被签订成仆的不甘没有那么容易消除,可契约这东西本就是有些奇妙的,不一定会增进多少感情,却一定可以知道在对方面前是绝对安全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阿帕丝依旧能够回想起在开罗,莫凡带着自己逛街吃东西的那种宠溺,好几次就那么不经意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宛如自己真的就是一个刚从花海岛屿中走出来的女孩遇上了风趣幽默的大哥哥,一切都充满了期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揉了一会丝|滑的小脑袋,阿帕丝娇柔的身子微微蜷缩到了莫凡的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莫凡面带微笑,发现阿帕丝彻底放松了警惕,正要开口的时候,阿帕丝却在怀里扬起了那张天使纯情双眼却迷你的脸庞来,绽放的笑容是那么得具有电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被雪姐姐赶出房间了吧?”阿帕丝笑着问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额……”莫凡一脸的尴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我的房间,我是不会回到契约空间里去睡的。你要么就到阳台外面去睡,要么就和我一起,反正我会一五一十的告诉雪姐姐。”阿帕丝小狡猾的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帕丝,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圣城夜里这么冷,我要睡阳台第二天起来我就成冰棍了。”莫凡苦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唉,人与人之间总是缺少点信任啊,为什么阿帕丝要觉得自己对她关心是为了跟她抢这个房间呢?难道就不能是像祖向天那样有很过分的想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