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六十七章 天藏王前来

场内,忽然有一道身影缓步而来,一手拿着葫芦,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daocaorenshuwu.com

“咦~我好像……来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着这道身影的出现,四周立刻变得是戛然无声,尽数目光都是被这道身影吸引了过去,而后,近半数的人全部站起身来,拱手行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包括秋君和季君,都是微微抱拳拱手,脸上露出了敬畏之色。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秋老,季老,好久不见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着话音的想起,秋君和季君都是恭恭敬敬的回礼。

daocaorenshuwu.com

“天藏王大人,您怎么有兴趣来这鸿蒙星呢?”秋君轻声笑道,天藏王此刻已是随意的坐下,无时无刻都在喝着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办法,我家徒儿要来见家长,若是再不来,我那艘鬼府都要被这两个丫头给拆了。”天藏王喝着酒,一脸苦涩和无奈,在他的身旁,熏儿俏生生的站在一旁,而在她的身边,还有着一个缠着白布遮挡了大部分容貌的女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秋君和季君闻言都是一愣,见家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此时,光幕上的画面还停留在萧炎激战光头的场景,熏儿顿时美目一颤,只是一个背影,她便是已经认出了,那就是她的夫君,许久未见的夫君……萧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熏儿本就是个很感性的人,眼眶顿时有些泛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旁的萧月漓便是注意到了熏儿的异样,便是轻声开口:“娘亲,你怎么了?”

稻草人书屋

熏儿这才是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抹了抹眼角的泪水,轻轻笑了笑。

稻草人书屋

“你不是想看你爹爹长什么模样吗,就是他,你爹爹就在那儿…”熏儿扬了扬螓首,看着光幕说道,顿时萧月漓便是来了兴致,立刻抬头看向光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不巧的是,光幕画面一转,竟是夏增辉一副骷髅脸在光幕之上,看起来有些渗人,又有些搞笑的模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搞笑是因为夏增辉的穿着,很是奇葩,转念一想,一个骷髅为什么要穿衣服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娘亲……你没有开玩笑吧,我爹爹是这副鬼样子,那我不要爹爹了。”萧月漓只露出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虽然被白布遮挡了大部分,但光是看眼睛,便是看得出绝对是薰儿亲生的,她的眼睛像极了熏儿,想必那白布遮挡的面容,也是倾人城倾人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自然不是……你看旁边那个,身着黑衫,那才是你的爹爹。”熏儿也是被逗的噗嗤一笑,然后缓缓的解释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而画面一转,此时正好清楚的看见,萧炎一掌废掉了光头的修为,俊朗的脸庞上,没有丝毫感情,但那一双眸子所散发的冰冷,却是令得人不由得发颤。

www.daocaorenshuwu.com

“嘿嘿…我就说嘛,我娘亲这么美,爹爹怎么可能是那副鬼样子,嗯…比预想的帅很多,这个爹爹倒是可以认。”萧月漓银铃般的笑声缓缓的响起,熏儿则是一下敲在了萧月漓的脑袋之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休得胡言,真是没大没小的妮子,他是你的爹爹,若是他知道你来了,肯定会很高兴的,你这般言语,岂不是会伤了你爹爹的心。”一向温柔可人的熏儿,此刻也是娇怒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被训斥的萧月漓则是眼里充满了委屈之色,揉着小脑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见萧月漓不回答,熏儿便是再度呵斥道,熏儿往日都很温柔,这突然的严厉,也是吓到了萧月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见了娘亲,对不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萧月漓这才可怜兮兮的道歉,而一旁的天藏王可是笑开了花,似乎很乐意看着萧月漓被熏儿教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萧月漓见在一旁偷笑的天藏王,顿时便是不乐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着,萧月漓便是走到了天藏王的身旁,然后一把扯掉了天藏王一大把胡须,疼的天藏王龇牙咧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而天藏王则是一脸哀求的看着熏儿,熏儿则是也不好气的看着天藏王,道:“都是你惯事的,一个为老不尊,一个不知长幼,都该训!”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熏儿则是两个一起教训道,天藏王也是一脸委屈,但又拿萧月漓没有办法,只得是一脸的无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而这一幕,被这众多来自万界强大势力而来的强者看见,天藏王的地位本就极高,看着被两个女人欺负的模样,皆是惊的要掉了下巴,想笑又不敢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就不能对你师傅好一点么?”天藏王苦涩的摸着被拔掉的胡须,这模样看起来,就差点没哭了。

稻草人书屋

“哼,师傅是您先笑我的,我也要参加万界争霸赛!”萧月漓不好气的说道,在白布的包裹下,只能通过她的眼神去猜她的表情。 稻草人书屋

“休得胡闹,这种比赛岂是儿戏,万一在里面出了事怎么办?”在萧月漓话音一落之后,熏儿便是呵斥道,萧月漓顿时又不敢说话了,坐在天藏王的一旁生着闷气,一边生气,一边掐着天藏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嘶~好好,你想参加去参加便是,别掐我,疼的慌。”天藏王冷嘶,最终也是点点头。 稻草人书屋

“老头,你再这样,我恐怕也管不住她了,这种比赛充满了危险,月了年龄幼小,太冒险了。”熏儿见到天藏王竟然答应了,顿时不高兴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