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三十章 我不收徒

“你想变强吗?”老者问。

血斯闻言愣了愣,变强自然是每个人梦寐以求之事,谁不想站在万人之上,俯瞰众生的感觉,面对老者的问题,血斯自然是重重的点了点头:“这是当然……还有不想变强的人么?”

血斯不解,老者闻言再度轻轻笑了笑,继续说道:“那你变强是为了什么?”

“前辈……以晚辈的天赋,若非有殿主相助,也断然很难有今天的成就,对于我来说,我已经非常满足了……”血斯不敢胡言,恭敬的拱手抱拳说道。

“满足?你再想想,你什么的到满足了,得到实力之后你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你现在的一切真的是你自己想要的么?”老者喃喃道,血斯闻言之后蓦然一怔,在万魔殿之中随时都在争斗中生存,似乎早已忘却自己内心的渴望,不断的提升实力已经成为了生存必须,在生命都无法保证得情况下,内心真正想要的便是显得苍白无力。

“我没有亲人,我也没有牵绊,我只想变强,令所有人都仰望与我,这就是我想要的。”血斯眼中顿时充满了戾气,这种戾气可谓是在万魔殿的任何一人身上都存在,这是因为长时间在杀戮之中度过才拥有的。

“嗯,看来你很清楚你想要什么,很不错,虽然不可能实现,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是件好事,不知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老者点点头,血斯虽然言语充满野心,但这也是大多数人心中所想,包括曾经的北天裂。

“何事,还请前辈告知。”血斯摇了摇头。

“万魔殿所有人都是……孤儿,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皆是没有任何的牵挂,你们难道都不觉得奇怪吗?”老者缓缓的说道,万魔殿之中轰几乎都是各自为营,极少有人会去相互了解更别谈身世,血斯知晓很多人都是无亲无故,但却没想到是所有人。

“前辈的意思说……是殿主杀了所有人的亲人朋友?”血斯眼眸微微一缩,万魔殿在众多势力中,人数并不多,但是之所以能够生存下来,而且能个跻身于上等界空之中,其每个人的实力都极强,特别是一些活了几万岁得老怪物。

北天裂曾带领之时的万魔殿迅速发展,令万魔殿之中崛起了一大批强者,只有千人变是横扫众多势力居于不败,万魔殿的名声也是因此得来。

可北天裂消失的事情即便万魔殿想尽办法去隐瞒,可时间一久,万魔殿屡屡败仗,事情便已暴露,最后不得已只得请北天裂出山,但不料北天裂已死,如今活着的不过是一个不想在参与世事之争得俗气老头罢了。

“若非如此,怎能像你所言,你是之所以没有了牵绊才会说出刚刚那番话语,别把孤寂当成自由,别把无路可选当成自己的方向,因为你已经无法左右你现在的生活。”老者缓缓的说道,血斯闻言之后也是微微一怔,时间是抹掉所有不好记忆最好的办法。

???血斯顿时变得是哑口无言,仔细回忆却真的发现似乎早已忘了自己的初心是什么,老者的这一番话语,对于再漫漫修炼长途之中的人,道心都会有软肋,而同是万魔殿之修,老者便清楚的知道,万魔殿之修虽然强悍,但孤寂却一直隐藏在内心的深处。

平时可以隐藏的极深,但有人撬开这块地方的时候,却很少有人能够不为之动容。

“前辈说这些何意?”血斯微微拱手抱拳,有些不解。

“意思很简单,就是想告诉你们,一味的修炼没什么意思,不如跟着老夫学学钓鱼,学学种种花草,修身养性,比起乏味的修炼有趣多了,要不要不考虑一下,免学费。”老者顿时裂开嘴来,露出慈祥的笑容,原来之前一本严肃的言论不过是想劝他们留下来,对他们进行一波洗脑。

血斯闻言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原来老者说了半天就是这个意思,血斯还以为老者要跟他说什么大道理。

“前辈,您出关吧,万魔殿需要您!”血斯再度拱手抱拳说道,老者则是笑着摆了摆手。

“我说了,北天裂已死,万魔殿已经跟我没有任何的瓜葛了,此事休要再提,不然我就把你们俩都炼成肥料。”老者笑着说道,但却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感觉,血斯顿时不敢多言。

“这段时间跟着我吧,就算是还了万魔殿的最后一丝因果吧。”老者再度说道,血斯闻言便是与身旁的身影对视一眼,老者的意思是要他们拜他为师啊。

血斯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便是跪拜了下来,拱手抱拳。

“不必行礼,我可以教你们,但我不收徒,起来吧。”老者看着跪拜的血斯缓缓的说道,血斯微微一愣,有些不解。

不拜师?但又教他们?

“你们来此,既是一场缘分,而且……想必殿主的意思也并非是让我出关,而是他吧……”老者说着,便是将目光缓缓的看向了血斯身旁的那道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