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三十八章 献祭,天火

“竟然这么快就凝聚出了第一道白焱之光,也不知……他能凝聚出多少,听闻初代老祖凝聚出了一百二十道,我穷其一生也不过凝聚出了六十道,第一道就花费百年光景,而他……几十天便是做到了。”北天裂收回了血手,奇迹的的确确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小子,还真是让人难以置信,涅槃火都硬生生的扛过了,我当年吸收火焰之源时便是溃败在了这涅槃火之上,还好七代老祖帮助才得以生还,丹药虽然有恢复作用,不过真正抗衡涅槃炎的并非丹药之力,而是他体内所散发出来的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一个小小的斗仙,便是身负诸多秘密,倒是我小觑了他。”北天裂眼睛微眯,看着盘坐着一动不动的萧炎,倒是他先慌了神。

而且感受到萧炎实力突破后,北天裂才送了一口气,身上的气息这才是缓缓的收敛,红发红眸全部变回了原本的模样,中年再度变成老年,似乎这幅模样才是北天裂最喜欢的常态。

“不过这初代老祖的火焰之源一来便是这强悍的涅槃火,涅槃火只是开始罢了,至少火焰之源有三波攻势,而萧炎只不过才刚刚经历了第一波,而等待着萧炎的还有更强的两波攻势。

北天裂还在思索之际,萧炎眉头紧锁,其身上的气息顿时颓靡了下来,就连呼吸也都是瞬间变得极为微弱,似乎肉体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

“这是……火焰之源的火焰源脉……看似没有涅槃火凶险,实则这火焰源脉比涅槃火更难以承受,每个人的经脉构架都是不同的,本身的经脉与肉体的契合度乃是最高的,但这火焰源脉则是要打乱本身的经脉,塑造成火焰之源独特的火焰源脉,独特的火焰源脉一旦成功,火焰之心的运用程度便能发挥到极致,比起没有吸收火焰之源的要强上数倍不止……”北天裂眼中泛着精芒,虽然他没有经历过这一步,但是白焱的七代主人则是早已跟他讲述过,能够亲眼见到也是令北天裂兴奋不已。

“但想要构架出火焰源脉需要先毁掉本身的经脉,也就意味着肉体和灵魂之间的桥梁会被隔断,能不能成功不是本身意识能够超控的,而是肉体是否能够构架出火焰源脉,七代老祖曾说过,机率极小,可一旦成功,便将拥有非凡的造诣,对火焰之心的驾驭更是信手拈来!”北天裂独自喃喃道,在一旁不断的感叹着。

而萧炎的情况正如北天裂所言,他此刻已经完全感觉失去了对肉体的控制,没有疼痛,但是萧炎感觉自己的灵魂没有了归处,仿佛肉身被毁掉了一般,这种感觉虽然不痛,但很是不好受,萧炎能够看到自己体内的经脉全部被搅乱,然后尽数被毁,没有了经脉也就意味着无法修炼和释放源气。

经脉被毁掉之后,萧炎看到自己肉体之中出现了一抹火光,就像处于一片黑暗之中微光,它必须要在黑暗之中找到出路!

这缕火光忽然一颤,而后飞速的开始胡乱在萧炎肉体之中窜动,这火光哪里是在开辟经脉,完全实在胡闹,速度非常之快,四处乱串,萧炎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这模样,可不是什么好迹象。

萧炎傻愣愣的看着,眼看着自己的肉体已是千疮百孔,重新构建的经脉根本无法成形,短暂的出现便是消失不见了,那就是说明没有构建成功。

就在萧炎发愣不知所措之时,湛老的声音传出,道:“你还在等什么,运转子辰虚灵决,这样下去这肉体真的会变成一个废壳子,到时候没有肉体,灵魂是保不住的!”

萧炎顿时才反应过来,刚准备运转子辰虚灵决,却又停下来了,不由的苦笑道:“无法控制肉体,怎么运转?!”

萧炎对着子辰虚灵塔里的湛老吼道。

“冥想子辰虚灵决,用它指引方向,才能重塑经脉,抓紧时间,一旦火光熄灭,不仅经脉被毁,而且还无法重塑!”湛老急忙说道,萧炎顿时闻言,不敢耽搁,按照湛老所说,开始冥想子辰虚灵决。

而平时感觉十分鸡肋的子辰虚灵决,在此时却真正的爆发出了它的奇特威力,萧炎很快便是感觉到自己与肉身之间得到了一抹联系,旋即萧炎想办法控制在体内乱窜的火光。

在几次尝试之后,萧炎便是摸索到了一些方法,但同时火光变得比之前黯淡了许多。

经脉全部被毁,萧炎如今的肉体就如同一张白纸,而萧炎此时手里握着画笔,他需要自己画下经脉,可萧炎顿时就犯难了。

这tm的……该怎么画啊……

“湛老……怎么画,给个图啊……”萧炎只得再度求救湛老,而湛老似乎也意识到了火光坚持不了多就,如果没有成功,萧炎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在萧炎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火字模样的图案出现在了萧炎的脑海之中,只有四笔,萧炎必须完成这四笔,以前百条经脉,如今却简化成了四条经脉,这也正所谓大道从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