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令人憋闷的大机缘(1)

    “我有一事不明,既然指示以融血为开启条件,而人、魔两族的人都可以开启,又何来大机缘之说?”萧炎不解,提出了疑问,也正是众人困惑所在。

    “看来我们都被那位前辈忽悠了,融血只是基础,拔出来才是关键。”乐少龙很是无奈,极其幽怨地望着石碑,神情中透出哭笑不得。

    乐少龙的话彻底解开了众人的困惑,回想之前的种种,众人不约而同沉默了下去,嘴角有些自嘲,还有些冷笑。

    “只剩萧少了。”

    乐少龙抬头望向萧炎,眼光中有着期待,但更多的是担心,如果萧炎也拔不出石碑来,白跑一趟倒也罢了,可与九星斗帝口中的大机缘失之交臂,怎么说也很不甘心。

    “试试看吧。”

    萧炎感受到了乐少龙的眼中的期待,缓步行至石碑前,凝定地看了看石碑。石碑依然是那样残破,但是萧炎却不敢小觑它,能让三位高阶斗燕京束手无策的东西,他一个三星斗帝又岂敢从外表去轻易断定呢。 daocaorenshuwu.com

    萧炎扎定马步,沉默地伸出双手扶住了石碑。石碑入手冰冷,手中传来的沉重感让萧炎感觉到不小的压力。

    冷静地用斗气尝试了一下,石碑没有反应,萧炎神色很正常,没有丝毫的波澜起伏。

    在斗气方面,萧炎远不及啸战、乐少龙与南尔明,石碑没动乃是意料之事。

    萧炎将灵魂之力慢慢灌注进双手的斗气之中,一声“起”,全身斗气如波涛,沉下然后又骤然涌起。

    乐少龙三人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上,紧张的眼光齐刷刷扫过石碑。

    没有任何的惊喜,萧炎的结果和其它人一样,石碑纹丝不动。

    “莫非此碑与我们无缘?”啸战有些失望,用手扶着谷内山壁,心情一下跌到低谷。

    萧炎却站在原地,愣愣地在想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谓的缘分也就是指契机,达到一种特定的条件,或许是自身不同,或许是天时地利。”

    “天时地利在新的环境中无所适从,那么唯有从自身着手。力量与血脉已经排除在外,自身还有什么哪些不同呢?”

    萧炎苦苦思索着,孤单的身影在石碑的衬托下显得有些落寞。

    “天火与鬼灵!”萧炎眼眸一亮,仿佛捕捉到了什么,“对,没错,整个斗帝大陆,能同时拥有这两样东西的人恐怕只有自己了!”

    萧炎上前,双手重新扶住石碑,左手天火,右手鬼灵之力缓缓输出。

    萧炎的举动落在众人眼中,三双火热而期待的眼光,牢牢地锁定了萧炎。

    炽热的天火与阴寒的鬼灵之力几乎是同时传到石碑上面,片刻之后,沉寂已久的石碑亮起了光芒。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有门!”萧炎心中一喜,脸上绽出了一丝笑容。

    然而,光明的道路,貌似都是曲折的。石碑亮起的光芒仅微微闪了一闪,又快速黯淡了下去,萧炎绽出的那丝笑容僵在了脸上。

    “不可能啊,刚才明明都已经有反应了。”众人觉得不可思议。

    “或许是顺序出了问题。”萧炎沉思片刻,再次将手贴住石碑。

    这一次,萧炎谨慎了很多,只缓缓输出鬼灵之力,测试着石碑的反应。

    阴寒之力蔓延而上,覆盖了整个碑身,石碑却越发静寂了。

    “看天火的了。”萧炎心中一紧,皱眉盯着贴住石碑的双手,脸上露出极其凝重的神色。

    青灰色的天火触及碑身,石碑突兀地亮起了刺目的光芒,八个符文从碑身显现,相互之间引导着天火连成了一个“火”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火”字一出,石碑表面的石块纷纷崩裂,碑身激烈震动,欲要破土而出。

    萧炎喜出望外,微一用劲,将石碑拔了出来,露出了一个漆黑的洞穴。

    洞穴一开,一道非常柔和的光亮飞出,然后悬在空中摇曳不定。

    众人定睛一看,是一个玉盒。

    玉盒通红如火,晶莹剔透,似有雾气在玉中流动,阻挡了视线,看不到里面所装何物。萧炎将玉盒抓到手中。玉盒入手沉重,乃是由一块整玉雕琢而成,浑然天成,没有一丝瑕疵。

    单看盒子就已经是无价之宝,用这样的无价之宝装的东西,其价值岂不是无法估量?萧炎心里这样想着。

    就在这时,一道信息从玉盒中传进了萧炎的脑海:“老夫当年得之天火有三,却苦于无法相互吞噬并融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夫曾花费数千年光阴来研究可令数种天火融合的功法,苦思之下却毫无对策,直至浩劫将临,老夫也只能在体内共存两种天火,但相互仍不能吞噬融合,此乃老夫一生最大的遗憾。”

    “故老夫留下大机缘赠予有缘人,其实也是希望后人能为老夫完成此生最大的夙愿。”

    “老夫知道此要求极难,所以不敢过于奢望,凡是能如老夫一般,体内共存两种天火之力者,便是有缘人,可得之老夫遗物......”

    感受着神庙主人萧索的心情,萧炎完全能体会,斗帝大陆万古年来,能融合天火的功法从来就没出现过。无数天才人物曾经费尽心血,始终无法解决这个难题,唯有萧炎幸运,得之焚决,也算了结了神庙主人一大心愿。

    “难怪说是大机缘,这简直就是十万中挑一的苛刻要求啊!”萧炎不禁感叹,同时也为自己的幸运而暗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恭喜萧少再获良缘。”南尔明缓步走来,英俊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儒雅的笑容。

    “贺喜萧少前途无量,古之天才者,无不伴随着逆天的运气啊。”乐少龙双手一抱拳,说出的话语暖人心肺。

    “恭喜恭喜!萧少,这里面的大机缘到底是什么?大家都很好奇呢,快打开看看吧。”啸战大步前来,一扫之前的憋闷,眼神瞅着萧炎手中的盒子,眸子中的火热掩饰不住。

    “看你急的。”萧炎望着迫不及待的啸战,忍不住笑了,把玉盒高举了起来,方便大家看得清楚。

    三人舔了舔嘴唇,以最快的速度围了上去,莫不想看看一名九星斗帝口中的大机缘到底是什么,心脏的跳动一秒比一秒加剧,“怦怦”的声音在寂静的山谷中清晰可闻。

    萧炎习惯姓地想掀开盒盖,却发现这玉盒竟没有一丝缝隙,根本就不知道该从何处开启,当即有些呆呆发愣,立在场中傻眼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围在身旁的三人很快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全都蒙了,眼下的情况让众人有些无法理解,这算什么回事?历经千辛万苦才拿到的玉盒却打不开?这不明摆着玩人嘛。

    “我看这个九星斗帝一定姓忽名悠。”啸战忿忿不平,之前的怨气看来还没有消散。

    “就凭你这态度,难怪无缘受眷于石碑。”南尔明瞪了啸战一眼。

    “你......你有本事,那找出开启的方法啊。”见南尔明哪壶不开提哪壶,啸战虎眼怒瞪,显得很不服气。

    “萧少,玉盒底部好像有字。”南尔明虽然寡言,但极其心细,借助谷中微弱的光线,用实际行动让啸战吃了一个瘪。

    啸战气得鼻子都歪了,乐少龙安慰似地拍拍啸战的肩膀,以示无奈。

    没心思理会两人的斗嘴,萧炎翻转玉盒底部,仔细端详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盒底的一个印记附近,刻着三行极小的字:“体内能共存两种天火之人,无一不是天才横溢之辈,如无意外,必定已是七星斗帝之上的实力。”

    “因此,老夫随手在此盒上设置了一个六星巅峰的印记封印,纯属手痒,权当是隐居数千年的无聊之作,望君笑纳。”

    “凭有缘人七星斗帝的实力,只需注入融合了两种天火的天火之力,即可开启此盒。”

    看完三行小字,萧炎站立无语,众人呆愣无语,气氛很压抑,现场安静得让风的呼吸都显得那么厚重。

    神庙主人几句简单的留言,却让众人的心中打翻了五味瓶,不知该用什么来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就像是柳絮飞扬满天,斩不断理不清,酸甜苦辣一下涌上心头。

    从踏进神庙开始,一路惊喜不断,失望不停,直至最终成功的那一刻,众人以为幸运之神眷顾的光芒终于笼罩在自己身上,却还是被神庙主人阴了一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而且,这一手对萧炎来说,还真不是一般的阴!

    六星巅峰的实力要求,对目前仅为三星巅峰的萧炎来说,简直就是遥不可及!

    捧着玉盒,萧炎有种想摔烂的冲动。虽然这是九星斗帝极为看重的遗物,虽然这是全斗帝大陆都想得到的宝贝,可他妈的要等我到了六星巅峰才能打开,那要到何年何月啊?萧炎有种泪流满面的感受。

    你说,你一个活了无数岁月的前辈,至于无聊到在玉盒上随手弄个封印吗?就算无聊到了极点,你种种花弄弄草都好啊,偏偏去弄留给我的盒子干嘛啊?你以为六星巅峰斗帝是萝卜大白菜,随手一大把啊?一想到自己如今才三星斗帝巅峰,这一刻萧炎想死的心都有了。

    “都说好奇害死猫,却不知好奇心也会憋死人的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萧炎心内的郁闷直冲脑门,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神情无比萧索,随手抓起一把野草,塞进嘴里拼命嚼动,任由那淡淡的苦涩在嘴中弥漫开来。

    “真是坑爹啊!”啸战也替萧炎接受不了这样的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