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进阶成功(1)

    第八十九章进阶成功(1)

    姓命自然就不用说了,但若是毁功的话,那可就断了萧炎的希望。因为正是基于八极天决可容纳三奇物的神奇,萧炎才会有今天的晋升速度,换言之,说八极天决相当于萧炎修炼的生命也不为过。

    不过电光火石间,萧炎脑子里已经以百倍于光电的速度将所有可行的方法分析了个遍,但还是没敢下决定。

    萧炎并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只是这次事关重大,哪怕一丝的错误他都犯不起,都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而也就在此时,萧炎体内地爆天火与怨灵之祖竟然在相互抗衡中悄悄向那空白的三分之一地区渗透过去,虽然只是那么一小丝的越界,但还是被全神贯注下的萧炎发现了,这可把萧炎吓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任由天火与鬼灵渗透下去,岂不是就没了灵印的一席之地?若然如此,八极天决的晋升三种奇物缺一之下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情况。萧炎额头布满了黑线,时间紧迫之下只能狠下心来,争取在天火与鬼灵渗透完成之前融合灵印。 www.daocaorenshuwu.com

    ”情非得已,只好鲁莽一点了。”与时间赛跑的萧炎眸子中闪过一丝毅然之色,冰冷的喝声猛然响起,身子半斜着,手掌猛地轰在了灵印之上。

    ”砰”的一声闷响,石屑四溅,蜘蛛般的裂缝沿着手掌覆盖处扩散蔓延,已经认主的灵印没有过多抵抗,便被萧炎一掌拍裂开来。

    外面石壳裂开的灵印宛如一块半透明的虚幻玉石,静静地悬浮在空中,有些困惑地望着萧炎,不知道这主人意欲如何。

    ”以血为引,灵印入体。”萧炎没有工夫去理会灵印的感受,手掌中生出一股吸力,一把将灵印拉扯到身边,吞入口中。

    可就这么一轰一吸的瞬间,勉强抽出部分余力的萧炎就犹如被忽然挤干了水的海绵一般,斗气猛然一滞,对天火与鬼灵的控制也就略微一松,原本看似安静的天火与鬼灵顿时爆发,酸麻的痛感不断侵蚀着萧炎的神经,萧炎全身的青筋抽筋般地激烈跳动着,牵动肌肤上裂开的伤口,使萧炎连呼吸都带着阵阵刺痛。

稻草人书屋



    萧炎嘴角抽搐了几下,吸了一口凉气,连忙灌了一瓶清灵液,补充枯竭的斗气。

    要同时维持如此庞大的斗气消耗,对四星中期的萧炎来说,还是太勉强了。

    各自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天火和鬼灵在萧炎斗气的控制下稍稍稳定了下来,可还是极其缓慢地向着空白的区域蠕动。

    而此时,终于明白萧炎是要吸收自己的灵印开始愤怒了。

    认主是一回事,被吞噬吸收却是另一回事,灵印的能量一瞬间快速蠕动,虚幻的躯体立刻覆盖上一层半透明石甲,抵御着萧炎斗气的入侵。第八十九章进阶成功(2)

    ”我靠,这鬼灵印与天火和鬼灵完全不一样,天火与鬼灵是拼死反抗,反噬其主,而灵印则是龟缩成一团,防御为主,任你踩踏。”萧炎目光微微闪烁间,无奈中带着哭笑不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换作平时,这倒是好事,免去了被奋勇抵抗的痛楚和斗气的大量消耗,最多多消耗点时间用斗气耐心磨下去,总能成功。可如今萧炎是在跟时间赛跑,每一分每一秒对萧炎来说都异常重要,灵印的这一特姓反而最令萧炎头疼,任凭萧炎斗气如何磨炼,甚至化为大刀阔斧横劈竖斩,灵印表面的石甲只是留下几条淡淡的白色印痕而已。

    ”莫非我萧炎要冤死在这龟甲防御上?”萧炎脸色惨白,汗如瀑下,”斗气,给我拼命啊。”

    萧炎催动着体内所能调动的所有斗气,紧紧包裹着像个圆蛋的灵印,斗气越转越快,到了最后,交织在一起的斗气竟然形成一个小型旋风,与灵印虚幻石甲的摩擦发出了”嘶嘶”刺耳的声音。

    声响越来越尖锐,由内至外,刺得萧炎的耳膜嗡鸣不断,可灵印的石甲才被磨去了不过头发丝的厚度,而这个时候,地爆天火与怨灵之祖的渗透已经有了一个指头那么多。

稻草人书屋



    ”按照这样的进度,估计磨穿石甲,尚未来得及吸收,天火与鬼灵已经渗透完整个经脉了。”萧炎微眯着眼睛,脑海中快速闪现过所有与三奇物有关的传说,希望能从中得到一点启发。

    ......

    ”不知道萧炎哥哥现在怎么样了。”

    就在萧炎身处危机关头的同时,青鳞正端坐在塔中央的地板上,聆听着湛老讲解斗帝大陆的情势。青鳞不停地翘首以望萧炎闭关的方向,眸子中的担心让她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放心吧,难不倒那小子的,他的毅力就连老夫我都不得不佩服。”湛老微微转头,扫了两眼萧炎闭关的方向,虽然有些担心,但还是对萧炎充满了信心。

    ”希望萧炎哥哥能顺利。”望着充满信心的湛老,青鳞悬着的心微微放了下来,沉吟着轻轻点头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两人的对话又转到斗帝大陆上。湛老为了让青鳞对斗帝大陆尽快熟悉,不厌其烦地从斗帝大陆的历史一直说到如今的局势,再到未来的预测;青鳞津津有味地听着,不时插上几句,对这片大陆的神奇不住啧啧称奇。两人均不知道萧炎正在生死关头中挣扎。

    ......

    萧炎始终没有找到破解之法,灵印的石甲被一丝一丝地磨损着,而天火和鬼灵却在若干丝若干丝地向那三分之一的空白经脉渗透着。而随着地爆天火与怨灵之祖的渗透,萧炎的身体已经起了不小的反应。

    只见萧炎满是血迹的躯体上,左半边开始燃烧起熊熊烈火,右半边却结起了厚厚的冰甲。左边自然就是天下至阳之物天火的功劳,而右边则是天下至阴之物鬼灵的杰作,在冰火交界的中间,从萧炎的额头一直到胯下,一道淡淡的黑线出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天火与鬼灵再深入八极天决空白经脉一指头深之时,那条淡淡的黑线开始加深,露出了红嫩的肌肉,血液渗出,变成为一条血线,原来冰火交界之处,强悍的能量切割竟然让萧炎的躯体从中间开始撕裂。如果那空白的三分之一经脉被天火与鬼灵占满,或许就是萧炎的**一分而二之时。

    ”变态功法果然有变态之处,想不到一时小觑,没做好万全准备,一向温和的八极天决在晋级时竟然这样要命。”萧炎唇边扬起了苦涩的弧度,”莫非天要绝我萧炎不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