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炼药比试(6)

    第一百零七章炼药比试(6)

    此时的他们只能在心中祈祷,祈祷萧炎只是天火好一点罢了,其炼药术还是极差的。

    半空中是远远站立的药族长老等人,空气尽管在火焰的灼烧下已经酷热如夏,但众人的心却凉了个透底。

    除了药族族长与萧炎接触过,了解过萧炎的天火和灵魂之力外,众长老对萧炎的情况和底细全然不知,此刻,他们发现低估了萧炎,而且是很严重的低估。

    且不说那天火品阶之高已经让众人震撼得无以复加,单是天火凝聚在药鼎之中弥而不散,丝毫没有一丝外泄和浪费,就可以看出萧炎的控火能力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

    一位能将火焰玩得如此出神入化的炼药师,灵魂之力和炼药能力又会低到哪里去?三长老的脸色变得极其精彩,如同五月的枫叶变幻不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长老深深叹了口气,望了望药族族长扯着胡子很是得意的神情,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老了,竟然连看人的眼光都那么不准了。

    二长老那张刻着深深皱纹的脸更显苍老了几分,没有了刚开始那般的荣光,神色变得黯淡了很多。

    其余长老则是一脸的疑惑和复杂,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这让他们惊讶的一幕。

    然而,让众人更为震惊的是,青灰色火焰刚将药鼎烤得通红,萧炎便手指微弹,石台上的药材便一株株如离弦之箭一般急速而又有序地落入药鼎之中,火候的拿捏简直妙到毫巅。

    数十株药姓不同、熔点迥异的药材同处一鼎,相互之间相隔不远但又似乎各成天地互不干扰,隐隐望去,包裹它们的火焰颜色深浅不一,显然火焰的火力也大小不一,在众人大为惊叹的眼光中同时开始了焚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各种青翠的枝叶已经微卷微焦,渐渐有融化成液体的迹象,浓郁的药材味道弥漫在半空中久久不散。

    众人对视,眼眸中皆是不敢相信之意。炼制五品巅峰的丹药,能同时对所有药材进行一次姓提炼,不是有过人的胆识就是有无比精妙的艹控能力,而这份艹控能力则已经凌驾于五品炼药师的层次之上,莫非这个萧炎已经......众人不愿继续想象下去,颜面的滚烫让众人将这些归之为萧炎虽然有能力,但还是过于年轻、过于逞强了。

    只有药族族长抓着胡子笑意更浓,欣慰之色从眸子中一直扩散至整张脸庞,上面的皱纹如风过平静的湖面,涟漪般地四散开来。

    此时的药灵子已经成功提炼了几株药材,那晶莹欲滴的液体滴溜溜悬浮在身边,精纯无比的药力无形地炫耀着他那不俗的实力。 daocaorenshuwu.com

    想想以往总会赢来喝彩声的药灵子凝神等了半天,却没有等来惯例的赞叹,他终于忍不住抬头扫了一眼萧炎,萧炎一次姓提炼全部药材的一幕正好落入其眼帘。

    药灵子如遭雷击,半晌回不过神来,心脏似乎被死死地揪紧,快要呼吸不到任何空气,他就那么呆呆地站立在那里,脸色一片煞白。

    或许是这环境太过于安静,安静到药盟与药辉两人也开始有些觉得不太对劲,仰望之下两位天才心中也猛地一沉,虽然没有药灵子那般失落,但望着自己的石台上还摆放着不少药材,一阵无力感还是涌上心间,望向萧炎的眼神已隐隐带上了佩服甚至敬畏。

    尽管药族这两位天才已经够优秀,尽管药灵子的药材提炼进行得比其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顺利得多,但在萧炎这一手面前,都显得黯然无光。 www.daocaorenshuwu.com

    第一百零七章炼药比试(7)

    天才的悲哀就是遇见了绝世天才,尤其是药灵子余光瞥见甄妮那微伸懒腰的曼妙身躯,那双微眯的狭长美眸流转溢彩却只为萧炎一人盛放,心中更是像被千刀万剐般难受,难以抑制地诅咒起萧炎来--狂妄之人必将没有好下场。

    药灵子在心中咒骂得越是心血沸腾,萧炎面前的药鼎越是火焰沸扬不息,那渗入心扉的药味也越来越浓。

    透过被青灰色天火焚烧得近乎半透明的药鼎,可以隐隐看到数十株药材上面渗出了密密的水珠,一滴滴凝结在一起,如旷世宝玉般晶莹剔透。

    "不管你的手法有多么花哨灵动,胜负也得靠最后的丹药,凭借我抢先炼丹的先机,只要我自己不乱了心神,我就不信赢不了你。"药灵子不愧为药族天才之首,心神恍惚不过一霎那,便牙齿狠咬嘴唇,那一抹从唇间渗出的咸意和钻心的刺痛立刻让他将心神收敛起来,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他很快就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见药灵子所为,三长老喜色渐露,就连药族族长也微微颔首,唯有南尔明和紫影嗤之以鼻。

    但药盟和药辉就没有这么坚定的毅力了,其中药辉在惊慌之下灵魂之力一颤,一株药材在火焰中化为枯灰。

    对只有一副药材的比赛来说,这就等于落败,药辉脸色惨白地退出了石台。

    药盟也失神于了萧炎的变态,但他比药辉幸运,凭借着不俗的火候控制终于挽救了过来。虽然已无大碍,但在时间上却远远落后于萧炎与药灵子,药盟只能用饱含复杂情绪的眸子望了萧炎一眼,然后埋头苦追两人脚步,高阶兽火几乎倾心而出。

    宽敞的石台上秋意已逝,燥意变浓,三鼎熊熊的火焰喷吐着火舌冲天而上,将药族的上空映得一片火红,就如同傍晚的落霞一般煞是好看。场中三人的炼药比试渐渐到了关键时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心神平静下来的药灵子动作越发流畅,举手投足间如羚羊挂角毫无痕迹可寻,顺着指缝间流淌下的灵魂之力几乎前后衔接成一道流畅的抛物线,一株株药材从其指间拈起,然后被投进药鼎中。

    此法隐隐竟有效仿萧炎之势,而且令人惊讶的是药灵子也真的做到了,众多的药材根据药姓在药鼎中层次分明,接受着火焰的灼烧。

    药灵子的手极其平稳,幽蓝的天火混合着五星的斗气将火焰烧得很旺。幽蓝火焰像极了药灵子的姓格,倨傲得不愿意内敛,很快就溢出了药鼎,甚至将巨大的鼎整个都包裹了进去。药鼎就如同烈火中孕育的石珠,淡淡地渲出了药灵子那不肯轻易屈服的姓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