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杀戮血窟(1)

    并没有等待多久,黎明的曙光就揭去了夜幕的轻纱。

    只是,在广场上却感受不到晨光的柔和,只觉得笼罩下来的光芒越发地璀璨,渐渐地,八条通道的血色曰月星辰不断闪耀起来,光柱的光壁上隐约显现出一轮巨大的血月。血月当空,诡异的血红色映射在广场圆台中央巨型剑士雕像上,雕像发出“哐当”一声巨响,剑士左手的盾牌猛地高高举起,与光柱连接在一起,一道模糊的身影蓦地在盾牌与光柱间浮现,磅礴的威压如泛起涟漪的水面,迅速蔓延了整个广场,压得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

    起码有七星巅峰的修为,看来应该是幻境的守护兽,萧炎暗暗猜测着。

    守护兽的身影似兽非兽,似人非人,根本看不出是何物种,巨大的手臂从光柱中伸出,低沉的声音轰隆隆地响彻广场:“巨浠大森林幻境马上开启。里面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杀戮,无尽的杀戮,这,就是你们的宿命!在血腥的杀戮中表现最突出的十个人,将会得到我最为慷慨的馈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血淋淋的话语落下,巨臂遥遥一指,广场中央圆台上的光门骤然发出幽蓝的光芒,光门的中间旋转着升起一圈圈血色雾气,像极了一个无情漠视着天下苍生的眼瞳,透着无尽的血腥与残忍。

    光门一开,等待已久的人群立刻沸腾起来,如潮水般涌向光门,都想早点进去幻境做好准备,寻觅到一个伏击或者躲避的好地方。

    萧炎对于这种热潮并不着急,他将眼光落在持剑雕像的下面,搜寻着那个之前一直依靠着盾牌的混沌不灭。他很想知道,在雕像的盾牌突然抬起后,混沌不灭是不是还在那个地方,或者还是不是还保持着那样一动不动的姿势。

    萧炎看到了混沌不灭。萧炎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满意,混沌不灭依然在那个地方,姿势也没有因为盾牌的移动而有任何变化,仿佛他靠着的本来就是虚无缥缈的空气而不是盾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哪怕人流如川,哪怕离光门只有几步之遥,但混沌不灭似乎还是没有起身的打算,他就那么坐在那里,那么漠然地看着脚下,淡定得如同忘却了世界,同时也仿佛被世界所遗忘。

    不过,那如潮涌来的人流却不敢轻视他的存在,人群一涌到他身边便自然分道而行,这让他的身边形成了一块空地,一块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空地。

    “小爷我开始有些佩服这个家伙了。”净无尘毫不吝啬对混沌不灭的赞美,“一个人往那里一靠,便有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真是了不得啊!”

    “气势是有了,不过关没守住,守住的只有他自己。”萧炎笑着指向人流汇集的光门,与净无尘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真的不早点进去?”净无尘看着蜂拥的人群,问萧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么早进去干嘛?”萧炎轻松地反问净无尘,一点都不着急。

    “早一点进去可以勘测地形,占点地利啊。”净无尘见广场上剩下的人越来越少,神情有些焦急起来。

    “着什么急嘛,你没看那边还有那么多人没进去?”萧炎努了努嘴,示意净无尘看看。

    “你和他们比?”净无尘气恼地挺直身子,低声喊问道,“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在天才中都算厉害的,个个身有倚仗,还有众多护卫,根本就不在乎什么时候进去!而我们呢?就两个大男人带着个小屁孩,还学人家逞英雄,这不是找死吗?”

    “邋遢鬼,你敢叫我小屁孩?”

    龙懿暴跳起来,狂暴的气势爆发而出,尽管极快地控制住了,但还是让净无尘好一阵惊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哇,想不到你一个小屁孩脾气还蛮暴躁的。”净无尘心底暗暗吃惊,不禁反复打量了龙懿几眼,可嘴上依然很硬,不愿表现出被龙懿的气势吓到了。

    萧炎向龙懿摆了摆手,示意龙懿不要和净无尘争吵,再抬手一指丹殿众人的方向:“你想早点进去,真正的理由只怕是不愿正面对上他们吧?”

    净无尘的眼神随着萧炎的手指望去,从那个被他说出“破鞋”后就一直被丹殿众人排挤在外的美少女身上掠过,从望着自己这边的丹鼎脸上扫过,再落在一直都闭着眼睛的丹冰艳身上,他的脸庞略微有些抽搐,神色黯然地没有再说话。

    萧炎咧嘴一笑:“有什么好怕的?我听说进入幻境后传送到的地点是随机的,我们不一定会遇到他们。何况该来的始终会来,该面对的总要面对,对吧?”
daocaorenshuwu.com


    “我实在不明白你的自信来自哪里。”净无尘缓缓地吐了一口气,瞟了一眼镇定自若的萧炎,苦恼地揉着头发,“算了,反正小爷我已经被他们盯上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再说,这口气我也忍了太久,拼了就拼了,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呵呵,你就那么没信心?”

    听了净无尘如此慷慨激昂的话,就如赴死的遗言般,萧炎打趣地问道。

    “说实话,如果只是一个丹鼎,小爷我倒不怕,但要对上丹殿那么一群人,更何况还有那个丹冰艳,我连逃跑的机会几乎都没有。”净无尘无奈地翻了翻白眼,摊了摊手,“所以,你们两个到时还是能溜就赶紧溜吧,没必要白白搭上姓命。”

    “听你话里的意思,我们两人是你的累赘?”萧炎立时不喜地瞪了净无尘一眼。 稻草人书屋

    “萧兄,我只是不希望你们因为我平白丢了小命,如果丹殿的人执意要追杀我们,只怕我们凶多吉少!你千万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丹鼎那小子睚眦必报,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一旦遇见,必定是不死不休!”净无尘神色凝重地看了萧炎一眼,继续说道,“虽然我猜不透你们究竟有什么来头,敢直面对上丹殿,但就你们两人......唉!”

    萧炎不苟言语地听着,眼瞳中隐晦地闪过一抹精光。

    两人对话间,人山人海的广场上已只剩下寥寥数十人。

    “差不多了。”萧炎见只有几位绝世天才和他们的护卫还没进幻境,便拉着龙懿,招呼净无尘一起走向幻境入口处。

    净无尘一边走向幻境入口,一边回头一瞥,刚好看见丹鼎投来的威胁目光,心头微怒,悄悄地朝身后竖了下中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切被萧炎看在眼里,萧炎默默一笑,在丹鼎怒不可遏的注视中跨进了幽蓝中带着血红的光门。

    就在萧炎三人的身影在光影中开始淡化时,一直纹丝不动的混沌不灭抬起了头,朝入口处瞥了一眼。

    这一瞥,有着混沌不灭对萧炎浓浓的赞赏。

    ......

    幻境中,某处的几束光线随意扭曲了一阵,萧炎三人的身形旋即在光线处渐渐凝实,额头上都隐隐多出一个淡淡的弯月形印记。

    萧炎第一时间抬眼望天,因为入目所见,并不是想象中的晴朗白天,阳光普照下有着暖暖的温馨,而是一片夜色茫茫。

    天空中,一轮血色弯月高挂苍穹,但其挥洒下来的清辉却犹如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红色雾气,将整个幻境渲染得异常诡异。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望着这轮血月,萧炎本如静水的心突然变得有些烦躁,血液开始沸腾,一种想要拔刀拼杀的冲动油然而生。

    “别看月亮!”

    净无尘疾声提醒道。

    萧炎这才醒过神来,深呼吸一口气,灵魂之力急速运转,消除心中的悸动,后背渗出了一层冷汗。

    没想到这轮血月竟然可以影响人的心姓!一阵后怕后,借着月色,萧炎抬眼平望。

    三人所在,是在幻境的高顶处,一眼望去,前方尽收眼底。呈现在三人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环形山谷,山谷中云雾缭绕,隐约可见的,没有想象中的魔兽遍地和绿意盎然,只有漫天黄沙和茫茫黄土,处处透着死亡和狂躁的气息。层层叠叠的黄土路一直盘旋向下,呈漩涡状,到了最底下才陡然扩展成一个喇叭形。喇叭形的前半段绿油油一片,后半段则漆黑如墨,目不可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幻境原来是一大片死地啊?我还以为一进来就是魔兽成群,珍稀药草遍地呢,谁知道是百里不见绿,千里云茫茫。”萧炎眉头微微挑了挑,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魔兽?珍稀药草?”净无尘向萧炎投来怪异的眼神,“这里只是幻境的外围,能有什么魔兽和珍稀药材?打进幻境内围去,你想看到多少魔兽就有多少,想要什么药草就有什么药草,就怕你杀不过也没命采。”

    “哦?”萧炎的眼神骤然一亮,心道自己对幻境里的具体情况还真的一点都不了解,看样子净无尘知道不少,不妨打听打听,“无尘兄,能给我说说幻境里的情况吗?”

    净无尘用不可思议的目光在萧炎的脸上上下打量起来,仿佛在看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又仿佛在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痴,看看得萧炎浑身不自在。
稻草人书屋


    就在萧炎被看得忍不住要扭头就走的时候,净无尘才摇了摇头叹声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萧炎很纳闷,没好气地说道:“怎么了?不就是向你打听一下幻境里的情况嘛,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不愿说就算了,至于这样唉声叹气大呼倒霉吗?”

    “唉,我不是不愿说,我只是觉得你这个人真的让我搞不懂!”净无尘的头又直摇,“杀戮血窟这样九死一生的地方,你连里面是什么情况都没打听清楚,就敢两个人来?”

    “呃......你就一个人,不也来了?”萧炎轻笑。

    “你跟我比?我......”净无尘立时瞪起了双眼,欲言又止,噎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道,“我来之前,找了五个之前进过这个幻境的前辈详细询问,然后构想过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觉得凭小爷我一流的逃命本领,保命应该问题不大,才敢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顿了顿,眼皮一翻:“你呢?啥都不清楚,什么都不了解,又没有自保的实力,就敢来?不是送死是什么?”

    见萧炎只是笑笑地看着自己,并不反驳,净无尘用鼻孔长哼一声:“看你的年纪吧,很轻,不像是到了五星帝劫大限的样子;看你的气势吧,斯斯文文的,实力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看你们就两个人,连个护卫都没有,而且连幻境里的情况也没人给你们介绍,可想而知你们并没有什么背景。我还真的纳了闷了,你们冒那么大的险来这里干吗?”

    萧炎呵呵一笑:“我只知道里面充满了杀戮,是个不错的历练之所,所以就想来磨砺磨砺。”

    “磨砺磨砺?你这是玩命你知道吗?”

    “呵呵,磨砺嘛,总是有危险的。走到今天,我们谁不是拿命磨砺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