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与丹冰艳对决(二)

    “最毒女人心,此话果然不假。你就是个心肠狠毒的女人!比蛇蝎还毒!”

    萧炎做梦都想不到这种手足相残的事情会落在自己身上,气得大骂出口。

    丹冰艳恨恨地冷漠地盯着萧炎,怒道:“我是看在你实力惊人、同为天才顶峰的份上才和你多说上几句,没想到你竟如此不知好歹,一再出口辱骂于我!萧炎,我保证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净无尘,给我动手!只要你配合,事后我会留你一条命。”

    丹冰艳不再和萧炎废话,手指一点净无尘,下令道。

    听着丹冰艳这无情的话语,萧炎和龙懿脖子上暴起一道道青筋,双眼简直要喷出火来。但他俩都没有轻举妄动,或许,是在等待净无尘做出选择吧。

    丹鼎和一众护卫也都停止了攻击,冷笑看着这一幕,尤其是想起死去的同伴,心中更是升起了极大的报复感。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此刻,净无尘的眼眸已渐渐恢复清明,呆呆地望着萧炎,心中泛起了莫大的悲哀。

    自己的女人被丹鼎玩弄,自己的魂血又被丹冰艳控制,只要丹冰艳手指轻轻一捏,自己就将命丧黄泉。莫非自己这辈子都要低头于丹殿的**威之下?净无尘的眼神在萧炎与丹冰艳之间转着,他觉得自己的人生真是悲催到了极点。

    “你没有犹豫的时间。动不动手?”

    丹冰艳步步紧逼,根本不给净无尘思考的时间。

    “杀你妹!”

    净无尘虽然吊儿郎当,但骨子里却极仗义,他对着丹冰艳破骂出口。

    “没有萧炎,小爷我根本就活不到现在,更不可能在你们面前这么嚣张!”

    “小爷已经在丹鼎面前懦弱过一次,已经够了!如果再被你一个女流之辈控制住,小爷我也没脸再活下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净无尘字如连珠怒吼了出来,飞刀倒转,骤然激射向丹冰艳。

    众人色变,丹冰艳更是身形急闪,避开净无尘的飞刀,俏脸变得铁青,她根本就没想过净无尘竟然会不顾生死向自己动手。

    “你找死!”

    丹冰艳贝齿紧咬薄唇,手指就要收紧捏碎净无尘的魂血,让这个可恶的家伙坠入地狱方解心头之恨。

    “萧炎,小爷我先走一步了,帮我把他们尤其是那个人渣杀了,小爷我下辈子投胎来跟你做朋友做兄弟。”

    净无尘闭上了眼睛,一抹惨然在嘴角飘起。

    “等等!”任何举动都不可能快过丹冰艳随手一捏,萧炎心念一转,当即出声,“我愿意用任何东西交换净无尘的姓命。”

    “哦?”丹冰艳停住了收拢的玉手,冷冷扫了萧炎一眼,“交换?和我谈条件,你配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丹鼎和众多护卫也忍不住捧腹大笑,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

    望着众人脸上**裸的不屑,萧炎却冷笑一声:“那可未必。”

    “无论多好的东西,杀了你东西一样是我的,不过多消耗点灵魂之力罢了。”

    丹冰艳的表情逐渐收敛成冰寒。

    “如果用你弟弟的命呢?”

    萧炎剑眉倒竖,冷笑着说出这么一句让丹冰艳眉尖一跳的话来。

    没有理会脸色越发阴沉的丹鼎,萧炎指着丹鼎非常认真地对丹冰艳继续说道:“你在我的右手边,但你弟弟却在我左手边,而且离我不远。我现在和你打一个赌,赌你拦不住我生擒你弟弟!”

    字字掷地有声,完全不似在开玩笑,丹冰艳的秀眉微微皱起,眼神中有了那么一刹那的犹豫,然后又轻轻地摇了摇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兄弟......”

    净无尘也彻底蒙了,心想萧炎这不是在开玩笑吧,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龙懿却憨憨地笑了,他知道,萧炎终于要爆发了。

    而丹鼎被萧炎一次又一次的轻视气得浑身直哆嗦,他的牙齿咬得咯嘣响,恶狠狠地对着萧炎叫道:“你**这个拖延时间的借口也太幼稚了!姐姐,别和这**啰嗦,先解决了净无尘再杀他!”

    “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只希望你别一时冲动害了自己弟弟的命。”

    说着,萧炎瞄都没瞄丹鼎一眼,身形却动了。

    这一动,已经将身法施展到了极致,半空中残留的影子还未淡去,萧炎已然出现在丹鼎与一众护卫的面前。

    没有多余的动作,萧炎双眸血红,重尺比身法更快地挥出,顿时,七百七十七尺尺影在空气中仅是一闪,便凝聚成了一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是萧炎毕生修为尽出的一尺,是无坚不摧的一尺,是一夫当关破尽万夫的一尺。

    净无尘根本看不清萧炎的出手。

    丹冰艳眼瞳缩成针孔般大小,心中大叫不妙,但手印再变时,已经迟了一步。

    尺风起,重尺落,丹鼎身边的护卫们眼睛只是一花,便陷入了尺影风暴中。

    挡在最前面的护卫胸口被尺风压得根本喘不过气来,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身体便被砸飞撞到洞壁上,溅起灰尘和石屑无数。

    在丹鼎身边的护卫手中刀剑匆促格挡,但兵刃顿时碎裂成漫天飞舞的蝴蝶,双臂骨骼连声脆响,人也仰头向天连喷鲜血倒飞出去。

    丹鼎头皮发麻,只勉强来得及将火鼎横在胸前,萧炎的天火亘古尺已然挥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嘣”的一声巨响,重尺拍中了火鼎,隔着火鼎撞击在丹鼎的胸口上。丹鼎喉咙一甜,鲜血还在喉咙中上涌,整个身躯已经不受控制地向后滑去。

    待到鲜血喷出口时,丹鼎发现自己已经被萧炎擒住,重尺就横在其脖子上。

    龙懿此时也已赶到,雷电之力全部爆发,长枪似电刺出,强劲的枪风将丹冰艳后发的攻击完全撕裂,身躯闷哼着连退数步,但依然站立如松。

    这一切,电光石火间便已结束,丹鼎浑身被冷汗浸湿,他低头看看了勒在脖子上的重尺,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比做梦还要恍惚。

    这萧炎还人吗?无论是重伤的还是将死的护卫,都目瞪口呆地望着萧炎,满目的恐惧之色。

    净无尘的表情更夸张,他的嘴张得能塞下自己的拳头,大脑一片空白,完全处于短路状态。过了好一会儿他竟然挥手打起了自己的嘴巴,不知道是因为嘴巴闭不上了,还是想试试有没有痛感以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

daocaorenshuwu.com



    “我原本以为低估了你,没想到是远远低估了你,算你狠!”

    丹冰艳脸色一片惨白,身躯激烈颤抖着。

    这个极度自傲的女人,眼睁睁望着萧炎在她面前生擒了自己的弟弟,等于被萧炎重重地扇了一记耳光,比杀了她还难受,若不是丹鼎还在萧炎手中,她下一刻就会不顾一切地去找萧炎拼命,哪怕耗尽最后一丝灵魂之力也在所不惜。

    “我说过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人质到手,萧炎心中那根紧绷的弦终于松了下来,淡淡地回应着丹冰艳,“现在我有和你谈条件的资格了吧?”

    “将丹鼎交过来。”

    “你先将净无尘的魂血交回,然后放他过来。”萧炎目光有些阴冷地乜着丹冰艳,“现在你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乎同样话,转眼却从萧炎口中说出,丹冰艳气得快要吐血,她强忍着怒火说道:“我怎么相信你?”

    “你没有选择!”

    “好吧,我将他的魂血交回给他,等他离开我一段距离后你就得将我弟弟放了,如何?”

    丹冰艳终于做出了让步。

    “好!”

    萧炎也不想将丹冰艳逼得太甚,以免她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答应下来。

    在净无尘拿回魂血,小跑离开丹冰艳的时候,萧炎将丹鼎往丹冰艳方向狠狠一推,身形一掠,已经拉住净无尘和龙懿站在了一起。

    丹冰艳也接回了丹鼎,正掏出丹药为丹鼎治疗。

    “没事吧?”萧炎上下打量着净无尘问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没事。如果有事也是被你的深藏不露吓的。”

    一丝笑意挂在净无尘还沾着血渍的嘴角。

    “一个人总有些底牌的。”

    萧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你这底牌实在太吓人了,我一路看着你从普通天才到超级天才又到**的天才再到绝世天才的表现,若不是心脏还算坚强,恐怕早爆炸了。”

    净无尘假装后怕地拍了拍胸口。

    “接下来你就不要掺和了。龙懿,你守护好净无尘,记住千万别靠近丹冰艳。”

    萧炎见净无尘没事,站起了身,大步向丹冰艳跨去。

    不得不说,丹殿的高端丹药还是颇具神效的,丹鼎的气息虽然还略微有些不稳,但伤势已基本恢复。 daocaorenshuwu.com

    姐弟俩与萧炎对视着,不死不休的火花开始在双方的眼神中燃烧。

    “你有底牌,我一样也有底牌,只是不知道你这次是否还那么幸运。”

    丹冰艳手指点向自己的额头,一道道银色的符文不断流淌而出,在丹冰艳与丹鼎之间形成一种难以言明的联系。

    丹鼎的眼瞳中开始隐隐有了银色的光芒在闪烁,随着火鼎的再次祭出,银色符文立刻欢快地包裹着紫红色火焰,看起来非常绚丽。

    而丹冰艳的身上也有火光在**不定,渐渐形成了一副火焰铠甲,只是脸上的苍白变得甚了些,显然施展这些的负荷极大。

    “这是?”萧炎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形,不禁有些愕然,紧了紧手中的天火亘古尺,心中升起了一丝忐忑。

    “这是极其罕见的联合斗技,威力相叠加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没想到他们姐弟俩竟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见识颇广的净无尘连忙叮嘱着萧炎,心底升起一股浓浓担忧。

    “哦。”

    尽管萧炎也有一本妖皇送给他的联合斗技,但从未**过,他的脑子里对联合斗技的威力还是没有清晰的概念。

    “死吧!”

    丹冰艳冷哼一声,芊芊玉手往丹鼎的火鼎上一点一牵,小鼎立刻窜出两条火龙。

    火龙腾空,随即爆了开来,融入到漫天的银色符文中,符文瞬时收缩成无数根长约寸许的银针,从四面八方朝着萧炎暴射而去。

    密如骤雨一样的银色箭雨上缭绕着红色的火焰,速度之快近如闪电,来势之猛强如奔雷,一个呼吸间便已经逼近了萧炎。

    “太快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