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混沌不灭与怒龙(一)

    三人速度很快,身边树影不断倒掠而过。

    就在三人的身形刚穿过一片挺拔笔直的桉树林时,一声凄厉的尖叫声让三人顿住了脚步。

    “怎么回事?”

    在死寂一片的森林中突兀地响起这么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的确让人毛骨悚然,净无尘忍不住惊问。

    龙懿长枪出手,警惕地望着声音来源的方向。

    “在那边。”萧炎挑了挑眉头,指着左手边的一处密林说道,“有三十来名斗帝,之前应该是双方火拼到了尾声,我灵魂之力到达之时,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

    “同归于尽?”净无尘撇了撇嘴,摸着脸庞戏谑道,“这么好的事居然被我们遇上了,所有战利品不就都白白便宜了我们?”

    “我总觉得这事会不会太巧合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听得净无尘此话,龙懿脸上浮现出一抹犹豫,怎么会刚听到惨叫声就这么快全部死光了?

    “这片森林之大,每时每刻都不知道有多少斗帝在厮杀,我们只不过在合适的时间刚好碰到合适的地点罢了。”净无尘不以为然,“说不定刚才的声音是最后倒下之人发出的。何况,据萧兄所说,不过三十来具尸体而已,能有什么猫腻?”

    “他们的收获我们不拿白不拿,反正又耽误不了多少时间,走吧。”

    净无尘所言有理,而且有灵魂之力这个优势,萧炎毫无惧色,示意龙懿无需多心。

    见萧炎发话,龙懿乖巧地点了点头,三人穿过起伏的树冠,到了密林之中。

    入目所见,林中光线暗淡,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打斗过的痕迹,几十具尸体东斜西歪地趴、倒在地上,斑斑血迹四溅在树木和落叶上,见证着这里曾经经历过一场惨烈的血拼。

www.daocaorenshuwu.com



    尸体的不远处,一只魔兽倒在那里,头颅已经劈开,里面的魔核不见其影。

    不过,引起萧炎三人注意的并不是这些,而是树下的两名灰衣人。

    两人上下叠压在一起,一个的刀劈在对方脖子上,进去了将近一半,而对方的剑也刺入其胸膛,剑尖透背而出,令人触目惊心。

    在两人的身下,半掩着一颗亮晶晶的物体,三人定睛一看,这一颗人头大小的东西竟然是六星魔核。

    “这下赚大了!哈哈,平白无故得到六星魔核还有那么多纳戒。”

    净无尘帅气的脸庞顿时一喜,他嚷嚷着就要上前去收取战利品。

    “等等!”萧炎伸手阻止了净无尘的举动,嘴唇轻咬一阵后眉头微蹙道,“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里我总感觉到有些不妥。” www.daocaorenshuwu.com

    “有什么不妥?这一看就知道是一方刚杀了魔兽,却遭遇上了另一帮人的窥伺,火拼之下结果双方一起完蛋。”净无尘觉得萧炎太过小心了,继续说道,“我们之前不也遇到过这么一回,结果还收获了一张完整的藏宝图?何况,在萧兄你的灵魂之力探测下,还有什么能瞒得过我们?”

    “话虽这么说,但我总有一抹挥之不去的心悸。”萧炎脸色微变,“此地过于沉暗,让我看清楚再说。”

    说罢,萧炎手指一弹,一团火焰悬浮在半空中,将黑暗尽数驱去,三人的眼前为之一亮。

    “萧兄是不是在担心魂影绝?也只有他才能躲过萧兄的灵魂之力。”净无尘指着面前这些尸体说道,“你们看,尸体四周并没有黑气飘出,这就证明非魂影绝所为。而且我们进内围这么久,都没有再见到魂影绝的踪影,说不定他已经跟丢了我们。” 稻草人书屋

    听到净无尘极有道理的话,龙懿悬起的一丝担心终于放了下来,但萧炎却盯着那两名灰衣人若有所思,没有开口。

    “萧兄的担忧是缘于这两名灰衣人?”净无尘见萧炎沉默,颜面上有些过不去,更是喋喋不休,“这更不可能,你看面朝上的那位,脖子被刀削去了大半,伤口那么大,若是魂影绝施展了秘法,黑气绝对掩盖不了。而那位被剑透背的,虽然面朝下看不清楚,可剑伤之处也没有黑气蔓延,可见我们是多虑了。”

    “看来我的心悸不是无的放矢。”萧炎没有接净无尘的话,而是脸色越发凝重起来,“其他人并没有任何异常,但这两个却有些蹊跷。”

    净无尘和龙懿同时睁大了眼仔细看去,却没能发现任何端倪。

    “若他们两个是相拼而亡,那么脖子挨了这么狠一刀的那位刀口处必定血如泉涌。”萧炎咬着银牙,心中的不安更盛,“而且我们从听到声音到赶来这里不过弹指间,按理这血迹依然应该新鲜,甚至还在汩汩冒出。可现在我们所见,这伤口虽然有大片血迹,但还是显得少了一些,而且血已经有点粘稠了,明显是已经死了一会儿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是死了以后才挨的这一刀,因为人已死,血液已经开始凝固,后面所受的创伤之处出血绝不如未死之前。”

    “啊?难道真的是魂影绝动的手脚?”

    净无尘和龙懿吓了一大跳,细细端详之下果然发现萧炎所说非虚。

    “被动了手脚是千真万确,可是不是魂影绝动的手脚就不知道了。”

    萧炎耸了耸肩,心中提起了警惕,灵魂之力瞬间扩散开来,将方圆千里全部笼罩在内。

    “有什么发现?”

    龙懿深知萧炎姓格,一见萧炎表情就知道萧炎已经在搜索四周。

    “没有。”

    萧炎的回答很干脆。

    “这么说来,只有魂影绝的嫌疑最大。可就算是制造了这假象又有什么好处?对我们半点伤害都无法造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净无尘想起之前自己拍着胸口说没问题,脸色涨得通红,忿忿地问道。

    “有时不要太快下妄断,这无由献宝物,非歼即盗。”

    萧炎大袖隔空一挥,两名紧挨着的灰衣人被斗气分开,受了剑伤的那位转了个身,面部朝上,呈现在三人面前。

    只见这位脸上一片惨白,七窍之中有淡淡的黑气冉冉飘起;而另外一位却没有异常,只是一具平常得再平常不过的尸体。

    “我靠!这绝对是魂影绝所为!”净无尘乍见之下,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跳了起来,“那混蛋太歹毒了,竟然虚虚假假设下了局让我们钻!若非萧兄心生感应,说不定我们就要栽在那王八蛋的手中了!”

    “还好被爹爹识破了,否则情况堪忧。”龙懿心细,气愤之下依然没有失去冷静,问到了关键之处,“可为什么这位的剑创处没有黑气冒出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是,怎么会这样?”

    净无尘也冷静下来,神色被一片震惊所覆盖。

    “我猜,在经过幻境外围艹控尸体的刺杀失败后,魂影绝虽然不知道我们是否知晓这秘法的黑气,可心细如发的他还是将这种可能算了进去。”萧炎分析道,“这三尺青锋薄如蝉翼,剑伤并不大,若想有心掩饰伤口,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宁可错算一万,也不愿意漏过一丝失误,这魂影绝果然是暗杀的不世天才。”两人虽为仇敌,可萧炎还是忍不住赞了魂影绝一句,“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整个过程魂影绝都在巧妙借势而为,这样才能让我们的疑心降到最低。”

    萧炎前面的话两人听得明白,可后面就有些似懂非懂了,两人面面相觑,脸上写满了困惑。

    见两人不解,萧炎耐心地解释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魂影绝肯定是遇见两批人在此地厮杀,灵光一闪临时设局。”

    “而等到只剩余两人或者人数不多时,魂影绝便快速出手,将其击毙之后制造假象。”

    “加上此地光线昏暗,这名斗帝面部朝下,身下又有六星魔核做诱惑,这乍见白得宝物之喜会让太多人警惕心大降,必然就会难逃其毒手。”

    萧炎根据四周的打斗痕迹分析得非常详细周密,就算不是全部猜中也已经**不离十,净无尘和龙懿越听越心惊,到了最后两人都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这么说来,那声凄厉的叫声应该是魂影绝所发,而非这批人!”

    龙懿明悟之下,恨得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