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对弈"象棋”(二)

    龙懿呵斥一声,金光一闪,化身九玄金雷龙,百丈长的龙躯横亘在众人前方,巨大的金色眸子冷冷地扫视着石怪。、ybdu、

    ‘蹬!蹬!蹬!蹬!‘石马疾驰而至,挎剑石怪高举石剑,以不可抵挡之势向着龙懿力斩而下。

    龙懿眉头微蹙,以爪为枪横扫而出,清脆的响声在九玄金雷龙身前响起。但是,纵使龙懿防御再强,也无法阻挡住四名六星巅峰的魔偶,两匹石马借着龙懿被震退之际跨过了龙懿的防线,落在磐石怪外围。石马上的挎剑石怪手腕一翻,剑锋化作两道白光扫向众人。不愧是魔偶,连动作都像是复制出来的。

    尽管磐石怪被众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杀了八十余个,但还有近百之数,现在加入四个六星巅峰魔偶,众人顿感压力大增。

    欲追回的龙懿此时被两道连绵不断的血色光柱所牵制,啸战眼瞳微缩,挺身而出,双爪展开,金色战甲护体,斗气凝成的爪影穿梭飞舞,织成一道密不透风的网,以绝对嚣张的姿态迎向了右侧的持剑石怪与铠甲石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右侧的持剑石怪与铠甲石马似乎被啸战的拦截激怒了,无情的眼眸落在啸战身上,巨剑和重蹄一转向,誓要先将这个嚣张的家伙斩杀。

    就在此时,一道突兀而起的旋风出现在啸战面前,巨剑劈斩之势一缓。继风暴出手之后,清沐儿也快速落鞭,无数鞭影穿透旋风。配合着密密麻麻的爪影攻向两个魔偶。

    而在这刻,左侧的萧炎天火亘古尺也闪电般撩起,格挡下巨剑之际斗气汹涌而出。展开了激烈的反攻。

    在萧炎身后的紫影手中冰刃随之飞起,绕着她的身体高速旋转,下一刻便隐入空中,不见踪影。

    南尔明没有对魔偶出手,手中惊神枪大起大落,为萧炎和紫影扫荡出一片安全的区域……

    双方进入了白热化的交战,灰色石坪上裂缝处处。尘烟弥漫,不大一会儿的时间,双方已经对战了数百个回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魔偶很是棘手。完全悍不畏死,灵魂斗技对它们又没有半点用……”

    萧炎一边激战一边留意着灰色石坪上那四块一直没有动静的石头。那四块巨石看似没有动静,但萧炎却敏锐地觉察到,随着此地杀戮气息的浓郁。四块巨石颜色渐深。还不时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光芒闪过。

    ‘灰色石坪绝没有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虽然我依然想不起似曾相识的感觉从何而来,但为免夜长梦多,先绞杀了再说!”

    萧炎心头凛然,不再有所保留,灵魂之力铺天盖地溢出,数个呼吸间就布满了头顶上空,缓缓旋转起来。

    随着灵魂之力的凝聚和浓郁。原本无形无色的灵魂之力在灰色石坪的倒映下也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灰色,形似一个巨大的磨盘。散发着可怕的气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灵魂磨盘,镇压绞杀!”

    萧炎心动,磨盘倾压而下,看似缓慢实则快速无比,瞬间便将所有人都笼罩在内。

    这是萧炎对‘苍穹寒‘领悟之下一个新的掌控手法,比之之前杀伤力又提升了不少。

    ‘啊……”

    ‘吼……”

    惨叫声、怒吼声此起彼伏,但很快便归于宁静。在意阶中期灵魂之力的面前,一百有余的磐石怪就像秋后被机器收割的稻草一般,大片大片地倒下。

    魔偶没事,因为它们根本不惧灵魂之力,但六个魔偶看到一瞬间后灰色石坪上只余它们六个,也不禁一愣。

    这一愣,便是时机。

    左侧温度剧降,上空突然飘起了片片雪花。伴随着漫天飘舞的雪花,若有若无的数道刃影悄无声息出现,持剑石怪的身上骤然出现了不少裂缝,裂缝上快速凝上了一层冰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冰花蔓延,眨眼间持剑石怪的整个身躯就布满了厚厚的冰霜,并很快凝得像一副冰甲。

    持剑石怪从寒意中惊醒,巨剑立时上扬,虽然反应很快,但还是迟了,在紫影冰刃的破体寒气快速侵蚀下,已经化成了一尊冰调。

    直到此时,铠甲石马才反应过来,前蹄抬起正欲反击,头顶上却骤然投下一片阴影,一柄巨大的重尺从天而降。

    受寒气束缚,铠甲石马的反应远不及之前,只得眼睁睁看着天火亘古尺挟带着八百八十八尺之威拍碎铠甲,重重地砸在头颅上。

    ‘咔嚓‘之声响起,仿如一尊破碎了的石像,铠甲石马惨鸣一声,前腿一软向前瘫倒,背上驮着的冰雕随之栽倒在灰色石坪上,碎成一地碎片。

    左侧的魔偶全灭!
稻草人书屋


    右侧魔偶的情况比左侧的要好不少,尽管分神之际遭受到了清沐儿、啸战与风暴的猛攻,但三人中没有像萧炎、紫影这样的强力攻击,反而将清沐儿、啸战与风暴三人压得节节后退。

    ‘龙懿,务必拦住两个红光魔偶,我们帮啸战他们收拾完这边就马上过来!”

    灵魂之力所剩无几,又接连催发斗技,萧炎的脸色显得有几分苍白,但眼神依然明亮,向着龙懿喊了一声后,快速冲向石坪右侧。

    右侧的魔偶见萧炎几人冲了过来,悲愤莫名,仰天齐吼。

    随着吼声大起,灰色石坪上一直没有动静的四块巨石开始颤动起来,颜色也越来越深,渐渐黝黑如墨,一股莫名的气息开始在灰色石坪上流动。

    ‘不要给魔偶翻盘的机会!”
daocaorenshuwu.com


    萧炎眼瞳猛地一缩,厉啸一声,八百八十八尺合一,天火亘古尺带着狂暴的天火砸向持剑石怪和铠甲石马。

    与此同时,紫影身形舞动,宛如雪之精灵般缥缈不定地逼近,手中双刃尽落要害之处。

    一团绿色的雾气爆起,手持黑色惊神枪的南尔明也疾驰而至,枪尖抖起十八朵碗口般大的黑色花朵罩向魔偶。

    见萧炎几人来援,啸战、清沐儿与风暴顿时一喜,骤然加紧攻势死死缠住魔偶,断绝魔偶的退路。

    前有萧炎众人,后有龙懿巨大的龙躯相隔,两个六星巅峰的魔偶眸子里闪过一丝厉芒。

    铠甲石马全身鳞光闪烁,铠甲脱离身躯迅速变大,形成一个圆形的巨大石甲,将自己与持剑石怪护在其中;持剑石怪则巨剑连斩,剑光一化五、五化十,瞬间化为数百柄巨剑分斩四面八方,反击萧炎一众的攻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交战的瞬间,清脆的铿锵声和刺耳的嗡鸣声交错响起,不间断地响彻在灰色石坪上空。天火的灼烧,冰霜的速冻,毒气的腐蚀,风暴的洗刷,鞭影的抽打,拳头的重击,使巨大石甲原本带着历经岁月沧桑的残旧灰色在极快地变幻着,每一片甲片上都有了细微的裂缝,并还在持续扩大。尽管持剑石怪的剑光很凌厉,但在萧炎一众强大的战力面前也护不了铠甲,只能暂缓铠甲的破碎速度而已。

    情况危急,两个六星巅峰魔偶眼中的睥睨已被焦急所取代,吼声连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