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女人间的争斗(二)

    show_read);

    清沐儿则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自己忍不住又说漏了嘴,心想混沌不灭还真是粗线条,小骗子不能是在遇到你之前就已经把丹殿殿主的儿女杀了?

    见目的达到,甄妮见好就收,对混沌不灭道,也是安慰彩鳞:‘既然他们已经这样认定了,就由他们去吧,我们萧府也不是他们丹殿想捏就能捏的。‘而后转对彩鳞和药老道,‘彩鳞夫人,药老,我们先下去吧,到萧府再聊。事情没你们想的那么严重,萧少他啊,让你们吃惊的事情还多着呢,以后你们慢慢就知道了。走,不降到府里,我们从大门走进去。”

    众人在甄妮的示意下降落下来,向着萧府大门走去。

    萧府已经收到甄妮发来的信息,大门轰隆隆打开,萧遥和萧琪率乐少龙、啸战、萧立、萧龙、明帝以及萧府一众中层迎了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彩鳞的那一刹,萧府所有人都驻住了脚步。与甄妮和清沐儿见到彩鳞时一样,彩鳞的绝色之姿疑是这一刻最亮眼、最夺目的一抹色彩。

    而彩鳞只打量了一下出来迎接的众人,视线便停留在了萧琪身上,美目一凝,蹙起了秀眉。

    一身白衣的萧琪,丽若春梅绽雪,神如秋蕙披霜,姿色虽不及甄妮,比清沐儿也稍逊一筹,但也是说不尽的美丽清雅。这样一位美色女子,被萧府一众簇拥在前,意味着什么?

    甄妮本正要对彩鳞介绍萧琪,可一见彩鳞看萧琪的目光和在撕裂城初见时看她和清沐儿的目光一样,充满了女人间的那种警惕和敌意,到了嘴边的话一时难以启齿。

    先前在撕裂城,诸事待解,没有向彩鳞介绍清沐儿与萧炎的关系尚还说得过去;如今已到萧府,以萧琪萧府主母的身份,若不向彩鳞介绍,如何说得过去?可若介绍吧,以彩鳞那眼里不容沙子的刚烈,说不定立马就是一场波澜。这可如何是好?甄妮大感为难。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甄妮这一犹豫、为难,彩鳞已然明晓了其中的隐晦,脸色立时沉了下来。

    萧府众人喜庆出迎,看到的却是彩鳞一张冷寒的脸,众人也愣在当场,神情各异。

    清沐儿本来心情就不怎么好,与萧府众人又情同家人,与萧琪是已经情同姐妹,见彩鳞看到萧琪后立马当众垮脸,顿时忍不住一股气从心底冲了上来:萧府那么多人喜庆出迎,先祖也在,就算你是小骗子的元配夫人,你就可以寒着一张脸对大家?大家就要拿热脸贴你的冷臀?哼,本姑娘今天就要煞煞你的威风,让你知道,可不只有你才是小骗子的夫人!

    从小到大,除了清浩然和萧炎,清沐儿还从未看过任何人的脸色,她上前几步走到萧琪身边拉起萧琪的手,转身面对彩鳞一挺胸膛,虽没有彩鳞的那么丰挺,但也挺出了诱人的曲线。‘我来为你介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挑衅还是要给我下马威?彩鳞淡淡地看着清沐儿,眉头蹙得紧了。对甄妮的戒心在接触中已经慢慢消除,但她对清沐儿的介怀并没有减少,现在见清沐儿要替萧琪出头,她在心里越发不安,脸色也越发阴沉。

    萧琪生怕清沐儿在这时向彩鳞介绍自己的身份会激化彩鳞的情绪,她想让彩鳞在心里先缓冲一下,急道:‘彩鳞姐姐一路辛苦,先进府稍作歇息再介绍吧。”

    可脾气上来了的清沐儿哪管那么多?清沐儿嘴角一挑,笑中带冷道:‘这位,也是萧炎的夫人,萧琪。”

    果然!彩鳞双眸如刀般看向萧琪,就那么看着。

    ‘麻烦了。‘甄妮心叹。

    萧府众人、药傲天、混沌不灭,甚至药老,也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呵。‘彩鳞脸布寒霜,冷笑道,‘难怪初见你们时你们的神情就不对劲,原来是心中有鬼。”

    ‘彩鳞夫人还请冷静,且听我说。”

    甄妮欲要相劝,却被彩鳞挥手阻止。彩鳞狠狠剜了萧琪一眼,手指着萧琪冷问清沐儿:‘你,是与她关系亲密,还是你与萧炎也有什么瓜葛?”

    女人的心思缜密如针,清沐儿这一路虽看似没有什么不妥,可她感受得到,清沐儿对她并不热情。现在清沐儿又站出来那般挑衅地向她介绍萧琪,她断定:要么,是清沐儿与萧琪的关系十分亲密,要替萧琪出头;要么,便只有如她所问,清沐儿和萧炎之间的关系绝不简单,清沐儿看似在替萧琪出头,其实也是在替她自己出气!

    ‘我……‘清沐儿一挑眉头,似要脱口而出,却生生止住了,如被戳中了要害的小女孩,俏脸浮起窘迫的殷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与萧炎有婚约这事仅限极少的人知道,现在有药傲天、混沌不灭等外人以及萧府很多人在,她不能由着性子说出来。面对彩鳞咄咄逼人的质问,她唯有恨恨地瞪彩鳞一眼,一跺脚转身进了萧府。

    药傲天、混沌不灭等人只当清沐儿是负气离去,但彩鳞看着清沐儿的背影,心中的迷雾却渐渐明朗,脸上的寒意也一点一点浓郁起来。魔皇的妹妹,身份再高贵,在萧府也是外人,也是客人,却可以在萧府颐指气使,似乎萧府就是她的后花园,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她和萧炎之间没有鬼才怪!

    同是女人,甄妮何尝不知道彩鳞心中所想?眼看局面将不可收拾,她对彩鳞传音道:‘彩鳞夫人,你猜得没错,沐儿姑娘其实是萧少未过门的妻子。不过,这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还请夫人切勿声张,否则会给萧少带来**烦,说不定还会给萧少引来杀身之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果然!彩鳞贝齿咬唇。她望着萧琪,脑海中盘旋着清沐儿的娇艳身姿,呆呆的,只觉得心正慢慢沉进冰窖中。萧炎和清沐儿的关系为什么不能声张,她不知道,此刻她也不想知道,她心里憋得发慌,怒火在躁动。

    ‘是时间真的能磨灭一切,他已经淡忘我和薰儿了?”

    ‘还是他认为我和薰儿根本就不可能突破斗帝来斗帝大陆和他团聚?”

    ‘还是他变了,经不起美色的诱惑?”

    ‘不行,我一定要问个明白!”

    彩鳞挺了挺身子,透发出一股冰寒的气息,扫视的双眸中饱含着令人不敢直视的冷。

    这与实力关,只与气质有关,似乎,这一刻她不是什么萧炎的夫人,而是当年那个睥睨一方的美杜莎女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她并没有发怒,或者说她将她的怒像岩浆一样竭力压制着。她的语气很淡漠:‘没见到萧炎之前我是不会进去的。”

    但她越是这样,众人就越忐忑。比之这种淡漠,众人希望她能把心里的火像火山一样爆发出来,把心里的委屈释放出来,哪怕是大哭大闹一番也好。毕竟,换了任何一个女人,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一时难以接受,何况是元配夫人。

    所以甄妮耐心劝道:‘萧少在闭关,什么时候出关谁也不知道。彩鳞夫人,还是先进府吧。”

    彩鳞没有理会甄妮,而是看着众人,柳眉倒竖,落语似冰:‘我要萧炎亲口给我一个解释,你们能代表萧炎吗?”

    在萧炎的家事上,谁能代萧炎做主?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劝说。

    最能理解彩鳞此刻心情的是萧琪。心中幽幽一叹,萧琪对视着彩鳞嘴唇轻启:‘当年能得夫君青睐,是萧琪之福。可惜那时姐姐不在斗帝大陆,未能事先知会姐姐。如今得见姐姐绝世风姿,萧琪心中高兴,替夫君能与姐姐团聚高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得好听!彩鳞抬了抬眼皮,嘴角轻挑起不以为然,意味非常明显,那就是,只要我这个元配不首肯,你就休想正名!

    ‘萧炎这个元配性情还真是烈啊!‘见萧琪和彩鳞僵持在那里,站在最前面的萧遥眉头大皱,深知如果没人压制住彩鳞的话,场面将不可收拾。轻咳一声,萧遥拿出了先祖的威严,面布寒意‘呵斥‘萧琪道:‘琪丫头你怎么没点规矩?见到你彩鳞姐姐也没说先迎进府去,在府门口聊什么家事?也不怕人笑话!‘而后看向彩鳞,面色转为和缓,一脸慈爱道,‘彩鳞丫头,萧府上下恭迎你的到来,有什么话咱先进府再说,可好?”r1152

    show_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