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不是斗技的斗技(八)

  对!就这么做!
 
  武长老想出了一举灭杀萧炎一众的绝佳办法,他不禁有些兴奋和激动。眉如出鞘之剑般一挑,他一蹲一起,身子便如同箭矢般蹿射而起,而后在萧炎一众上空张开两臂快速旋转起来,像极了一个白色陀螺。
 
  和之前一样,随着武长老的旋转,立时有气浪自其身周一波逐着一波滚滚而出。随着他越转越快,排浪般的滚滚气浪环扫向四方,卷起无数石块和泥沙向武长老汇聚。
 
  萧炎一众不由疑愕:——他要干什么?故伎重演,再炼制出一堆兵器来?明知无用还要炼制?是执拗呢,还是黔驴技穷呢?
 
  ——哦,和之前有所不同,之前是人在地上炼制,这次是人去天上炼制。可这有什么不同么?难道人在天上炼制的兵器威力就要大一些么?
 
  ——嗯?怎么把泥沙也卷来了?炼制兵器需要泥沙么?
 
  ——诶?山石没像之前那样铺开嘛!是改良了炼制方法么?
 
  ——咦?他人怎么被山石、泥沙掩进去了?他是要用泥沙凝聚成一个鼎炉,人在鼎炉里提炼山石么?
 
  可眼见的,泥沙、山石并没有聚成敞口的鼎炉形状,而是简单地在萧炎一众上空堆聚成一座下大上小的巍峨小山。
 
  是的,就是巍峨的小山。说它是小山,是相对四周高耸的雪峰而言;说它巍峨,是它的底大到将仰首看着的萧炎等人的视野完全遮挡,投下的巨大阴影把萧炎一众笼罩在了一片黑暗中。
 
  这,令人不由心生窒息之感。
 
  随即有热浪自上空袭来,而后萧炎等人感觉到有股股斗气在山体内四窜。
 
  嗯,应该是他施放出了兽火,开始提炼山石了。萧炎一众猜测着。
 
  其他人不懂炼药,萧炎可是炼药高手,他完全看不懂武长老此为何为:有这样在一个混杂了大量泥沙的实心山体内提炼的么?从山石中刚提炼出金属,马上就会有泥沙掺入,岂不是永远除不尽金属中的杂质?那从山石中提炼出金属还有什么意义呢?
 
  不合常理!萧炎立即散出灵魂之力去一探究竟。
 
  这一探,萧炎心中顿时一紧。武长老站立在山腹中心,双手右上左下虚抱;其所站之处有一刚好能过一人的螺旋状通道蜿蜒通达山顶;而满布在山体中的兽火并没有提炼山体中的山石,而是在灼烧山体中的泥沙!山体中的泥沙被兽火灼烧软化成泥沙流体,再被从武长老虚抱的双手间涌出的斗气驱着去填实山体内各处缝隙!
 
  他这是在将这座小山聚结密实,再让小山沉落下来压死我们啊!萧炎瞬间做出了判断,并立即做出应对——“快闪开!”
 
  然而,来不及了。顿有一股无形之力罩笼下来,令欲动的萧炎身形立时一滞,令其他人都一副失神的模样一动不动定在原地。
 
  被萧炎察觉到意图,武长老等不及将小山凝聚成一个整体,提前动手了,先以强大的灵魂之力束缚住众人,巍峨小山再如天塌般落下!
 
  这一刻萧炎急出一身冷汗。他因灵魂之力受到武长老意阶后期灵魂之力的压制而身形受制,已经没有可能带着众人赶在小山落下前逃离出小山压落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