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蝉,螳螂,黄雀(八)

    (扑 )    身形快闪中,萧炎散出灵魂之力,施展了他目前威力最dà 的灵魂斗技“灵魂磨盘”。

    兀地,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白色磨盘,与其相对的地面上也浮现出一个与其同样大小的黑色磨盘。

    “阴阳逆转,天地扭曲,给我转!”

    随着萧炎在心中暴喝,一个在天一个在地的黑、白磨盘遥对着逆向缓缓转动起来,碾磨出一股磅礴的灵魂之力。

    立时,鳞甲巨猿背后的虚像不再凝实,而变得虚幻了,仿若鳞甲巨猿在身后的一个投影一般,痛苦的表情扭曲得就像被风吹拂的水中倒影。

    萧炎这才意识到,敢情是那个虚像替鳞甲巨猿承shòu了他的灵魂攻击啊!难怪鳞甲巨猿在召唤出虚像后就不再受他的“心剑”影响了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论灵魂攻击的威力,“灵魂磨盘”比“心剑”不知道强了多少,尤其是萧炎在灵魂境界提升到意阶中期后,其威力更是成倍增长。

    鳞甲巨猿暗叫不妙,哪还顾得攻击萧炎,掠身就欲撤离。

    它要逃了!能不逃么?尽管它不知道那一黑一白两个磨盘是什么斗技,但它知道,那是它身后的虚影承shòu不起的,虚影一旦被攻溃,它就会虚弱,就会变成待宰的羔羊。见势不对赶紧撤退,是它在这片森林中生存的信条。与性命比起来,领地又算得了什么呢?

    萧炎岂容鳞甲巨猿逃离?那可是一枚七星魔核呢!天火亘古尺一挥,立即有数百道尺影在鳞甲巨猿身周形成一个巨大旋涡,发出极强的力量牵扯住鳞甲巨猿的身形,同时将血色的火焰凝得黏稠如血河,弥散出令人心悸的毁灭气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举步维艰便意味着逃无可逃,鳞甲巨猿被惊慌和恐惧紧攥着心,也彻底爆发出了它的凶性。它必须赶在黑、白磨盘再次发出攻击前逃离此地。发出一声挣扎的大吼,它一拳擂出,狂暴的力量凝成一道光柱轰向萧炎。

    有恃,便无恐。黑、白磨盘加速碾磨,天火亘古尺挟着宛如血河的滔滔火焰重重劈下。

    光明似乎被这两股可怕的力量所夺取,一方空间一下子暗了,紧接着一声巨响惊天动地,四周的腐叶全被震成了齑粉,地上裂出条条裂缝向八方蔓延。

    萧炎趔趄着倒退,以尺支地方才站稳,体内气血翻涌,但眼神却笃定。

    鳞甲巨猿虽受尺影旋涡的牵扯仍在原地,但其面色苍白,背后的虚像业已消失不见。它定定地看着萧炎,看上去很镇定,但旋即一口鲜血激喷而出。它虚弱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趁你病要你命!萧炎一跃而起,天火亘古尺裹挟着熊熊天火劈向鳞甲巨猿的胸膛。脱落了鳞片的胸膛只是一堆骨肉而已,天火亘古尺以摧枯之势劈了进qù 。

    鳞甲巨猿低垂下头,看着已然焦糊的破碎胸膛,眼中不知是后悔为何要来趟这趟浑水的懊色,还是被七星初期的萧炎击杀的不甘,而后缓缓向后倒下。

    恰在这时,犀牛终于冲破了龙懿与小伊的压制和拦截。可它尚未来得及释放心中的憋闷,便被鳞甲巨猿倒下的一幕吓住了。它不敢置信,鳞甲巨猿与它实力不相上下,怎么会命丧在七星初期的萧炎手下?而且还只是短短一炷香不到的时间!

    犀牛错愕间,萧炎已经一个起落赶到了龙懿身侧,血色火焰立刻泻开,借着火海的掩护,九百九十九尺合一的一尺迅速斩向犀牛。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萧炎这一击让犀牛从错愕中惊醒,它感到了巨大威胁,但它的未及防备以及笨重又使它难以避开,它一声怒吼,头顶青角绽放出更为璀璨的光芒。整个泥潭的泥水仿佛受到了一种无形的牵引,瞬即汇聚在犀牛身周,形成一个巨大的圆球将犀牛包裹。

    重尺劈在圆球上了。重尺虽力道千钧,但泥水混合而成的圆球格外坚rèn 也格外黏稠,重尺的力道在劈破圆球中大幅减弱;尽管尺上的火焰迅速将圆球的水分蒸发,却也烤干了泥土使圆球变得尤为坚硬。待重尺劈开圆球落到犀牛身上时,力道已被削减过半,根本无法对防御力强悍的犀牛造成创伤,只是让犀牛后退了几步而已。

    萧炎对犀牛感到很是头痛。不仅自身防御力强,连借周遭环境施展的防御斗技都那么厉害,只怕就是使出“心剑”或“灵魂磨盘”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掉犀牛。好在,上天在赋予犀牛变态防御时并未赋予它强大的攻击力。森林深处传来的咆哮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时间紧迫,“龙懿,拖住它!”萧炎立即转向魔狼群疾掠,人还在半空,便发出一道道血色光环套向一头头魔狼,随即血色火焰席卷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血色光环乃是灵魂之力的束缚,几十头魔狼立时失去了行动的自由,只能眼睁睁看着火海蔓延过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