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丫头

阿呆的冥王剑刺入其中,刹那间他只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幼年时期,回到了那个寒冷的小城。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天空中的阴云缓慢地飘动着,似乎又会带来一场风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元大陆尼诺城一条阴暗的小巷中,几个穿着破棉袄的人围在一起,其中一名额头上有一道刀疤的中年人,正怒视着眼前一名黑发黑眸,只有十二三岁,衣着单薄的小女孩。小女孩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很瘦,脸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蜡黄,半长的刘海遮住了鼻子以上的部位,看不清容貌,身体瑟瑟发抖,惊恐地看着中年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啪——”中年人一巴掌将小女孩打倒在地,怒骂道:“你个死丫头,笨死你得了,这么简单的任务都完不成。如果不是阿呆把你拉回来,你还向那老太太赔不是呢。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会收留你这个废物,一天到晚就知道吃饭,什么也不会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年人身旁一个比小女孩高一点的男孩上前将小女孩扶了起来,小心地替她擦掉嘴角的血丝,冲中年人说道:“黎叔,您就再原谅丫头一一次吧,我,我待会儿再去钓几条鱼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黎叔哼了一声,看着同样黑发黑眸,一脸呆相的男孩,声音温和了一些,道:“阿呆,每回你都替她求情,就你钓回来的那几条鱼,够大家吃饭吗?在我这里,没有人能不劳而获。丫头,今天我看在阿呆的分上,就再放过你一次,再有下回,哼哼。咱们走。”说着,黎叔带着另外几个孩子向外走去,还没走到巷子口,又回过头来,和颜悦色地冲阿呆道,“别忘了你刚才说的话,最好钓几条大鱼,知道吗?” daocaorenshuwu.com

阿呆点了点头,黎叔这才满意地离开了。黎叔的身影终于消失在小巷的尽头,小女孩猛地扑人阿呆的怀中放声痛哭。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阿呆呆地看着怀中瘦小的小女孩,抹了一把脸上的鼻涕,小心地拍了拍小女孩的肩膀,道:“丫头,别,别哭了。很疼是不是?”半晌,哭声收歇,小女孩抬起冻得通红的小脸,看着面前的男孩,泪眼婆娑地说道:“阿呆哥哥,活着真的好痛苦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呆显然没有明白小女孩的意思,从怀中掏出半个已经硬得像石头一样的馒头递了过去,道:“丫头,给你吃,吃饱了就不痛苦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女孩看着眼前这傻傻的又很真诚的男孩,将馒头接了过去,抽泣了几声,道:“阿呆哥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呆拉着小女孩坐到角落里,将自己身上的破棉袄脱了下来,披在两人的肩膀上,和小女孩依偎在一起,憨憨地说道:“我对你好吗?快吃馒头吧,吃了馒头就不冷了。我待会儿还要去钓鱼呢。”说着,他馋涎欲滴地看着小女孩手中那半个馒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女孩看着阿呆憨厚的样子,不禁有些痴了,双手用力,将那半个馒头一分为二,递给阿呆一块。 稻草人书屋

阿呆咽了口吐沫,道:“我,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小女孩将馒头塞到阿呆手中,道:“我胃口小,吃不了那么多,咱们一起吃。”说着,她双手捧着自己那块馒头,用力地咬了一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呆“哦”了一声,狼吞虎咽地将手中那块馒头吞了下去,由于吃得太快,他噎住了:“啊,呜。”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小女孩看着阿呆憋得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由得轻笑一声,一边帮他拍着背,一边抓了一把地面上前天留下的积雪,塞入阿呆口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呆努力将积雪化为水,费了半天劲才将嗓子中的干馒头咽了下去,长出一口气,拍拍自己的胸口,道:“谢谢你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半响,小女孩终于努力地啃完了自己手中的馒头,突然冲阿呆道:“阿呆哥哥,等我长大了就嫁给你,好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丫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熟悉的名字……

稻草人书屋

突然,阿呆的心剧烈地痛了起来,因为他清楚地记得,丫头最后死得有多么凄惨。尽管他为她报了仇,可是,她永远也活不过来了。

稻草人书屋

在他的心中,除了母亲之外,就只有两个女人,一个自然是妻子玄月,另一个就是小时候与他相依为命,后来却离他而去的丫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丫头”这个名字一直是他内心深处的痛。阿呆从未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能再见到丫头。在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的一身神力消失了。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大手悄无声息地按在了他的额头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去吧,死神。”阿呆的身体被抛起。所有的幻象在这一瞬全部荡然无存,他的眼神有些呆滞。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daocaorenshuwu.com

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并没有因为实力提升了而变坚强,还是有脆弱的时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是在状态好的情况下,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沉浸在白云千载的幻境和对过往的回忆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他此时本就身体虚弱,在先前的大爆炸中,最不擅长防御的他是留下来的三大神王之中受伤最严重的。